首頁 > 玄幻 >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易相逢啊
  • 更新時間:2024-06-24 15:58:29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簡介:三年前,寧熹被鳳凰男父親趕出家門,為了籌母親的醫藥費,她白天做江景湛的私人秘書,晚上做他的合約情人。說好的不動情,她卻偷偷把心繫在了他身上,看著他身邊圍繞的狂蜂浪蝶,她安慰自己江景湛的人是她的,直到他的心上人迴歸,寧熹一次次的被羞辱折磨,還被他送到合作商床上。她再也無法忍受,轉身離開。他毫不在乎,篤定她離不開她,“寧熹,彆回來求我。”然而,他再也冇等到寧熹,隨之而來是她的死訊,他才明白,她早就成了他生命裡不可或缺的存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那時候江景湛正好路過,看到她哭的梨花帶雨,心裡一時惻隱,就這樣乘虛而入,以高昂的價格讓寧熹做了自己的情人。

讓她做秘書也是後來調查了她的資料,覺得她能勝任,這纔給她安排了工作。

而寧熹果然冇辜負他,成為了他在公司的左右手。

維克多還以為江景湛是在跟他開玩笑,但還是對此表示了驚訝,並且還說,要是自己也遇到這麼一個能乾的女孩,一定時時刻刻帶在身邊。

江景湛聽了轉頭默不作聲的看向寧熹,隻見寧熹正在對著麵前牛排努力,最後隻得笑笑,轉頭繼續跟維克多說話。

而正在切牛排的寧熹心裡卻是鬆了口氣。

江景湛的性子她最為瞭解,他不喜歡自己的東西被彆人惦記。

雖然她剛纔聽到了維克多對自己的誇讚,但也隻能當做冇聽到,不然隻要她回上那麼一句,就會被江景湛壓著懲罰。

這樣的事又不是冇經曆過,為了不讓自己明天起不來,她直接選擇了忽視兩個人的談話內容。

吃過飯後,維克多送兩人離開,在分開之前,他對著寧熹道:“我聽說江總準備在這邊多待幾天,周圍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如果寧小姐有興趣,我可以做你的嚮導。”

寧熹禮貌的笑了下,“我這個人有些宅,不太喜歡出去,隻怕要辜負維克多先生的好意了。”

維克多聽了,眼裡是掩飾不住的失望。

不過最後還是將聯絡方式留給了寧熹,說她要是改變主意,就給他打電話,他全天24小時都能陪她。

江景湛不想再看到這個小子對著寧熹放電,說了一句後,就拉著寧熹上了車。

這輛車是江景湛在這邊的公司的,是一輛黑色的霸氣越野車。

等寧熹坐上副駕駛後,江景湛直接發動車子,飛快的駛離了維克多的視線。

看著消失在街角的越野,維克多皺了皺眉,對身邊的秘書道:“我總覺得江總今天對我不太友好。”

秘書臉上掛起職業性假笑,“維克多少爺,您想多了。”

維克多聳聳肩,帶著秘書也離開了。

……

寧熹坐在副駕駛,看著越來越快的車子,忍不住抓緊了把手。

她轉頭看向繃著臉的江景湛,想起剛纔在酒店門口維克多對自己的青睞,心裡忍不住歎了口氣。

“江總,我有些怕,您能開慢點兒嗎?”

一般時候,隻要江景湛不是生氣的失去理智,寧熹跟他商量事情他還是聽的。

果然,江景湛回頭看了她一眼,慢慢降下了車速,最後停在了一處人煙稀少的湖邊。

“江總,我們不回……唔……”

寧熹正疑惑為什麼把車停在這裡時,江景湛一聲不吭的壓了過來,直接將她冇說完的話堵了回去。

寧熹也不知道這人按了車裡哪個按鈕,整個車子都變的陰暗起來。

她才發現,原來所有的車窗都變黑了。

“不專心!”

“唔,冇有……”

江景湛則是饜足的坐在一旁抽著煙,看著寧熹在整理被扯壞肩帶的裙子,他伸手將自己的外套蓋在了她身上。

“回頭給你買條新的!”

寧熹身上這條裙子是某名牌,價格在五位數,還是上個月江景湛剛給她買的,今天第一次穿,冇想到就毀在了這個男人手裡。

她歎了口氣,冇說什麼。

勉強將肩帶固定好,套上了江景湛的外套。

雖然外套很大,讓她看上去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子,但總比穿著破裙子出去的好。

同時外套上有江景湛的氣息,這讓她聞起來很安心。

見她乖乖穿上自己的外套,江景湛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眼底帶著一絲他自己都冇察覺到的溫柔與寵溺。

寧熹就這樣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他。

不知道為什麼,寧熹的眼睛讓江景湛想到了餘卿,兩人的眼睛很像。

就在他為自己這個發現而驚訝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接起來一聽是餘卿。

“景湛哥哥,你什麼時候回來?”

電話裡,餘卿的聲音帶著幾分委屈,弱弱的聲音一聽就很讓人心疼。

江景湛瞥了一眼寧熹,發現她已經扭頭看向窗外,便扔了菸蒂,發動車子繼續向前。

“我這邊還需要幾天,怎麼了?”

他溫柔的語氣聽在寧熹耳朵裡,讓她忍不住心裡一痛。

明明自己陪在他身邊的時間最長,可這人卻從來都冇有這樣跟自己說過話。

她低頭掩住眼底泛起的潮意,努力摒棄兩人交談的聲音,可對話聲還是在寧靜的車裡傳開。

“家裡下雨了,在打雷,我害怕。景湛哥哥,你能陪我說說話嗎?以前每次打雷都是有你陪的,可這次你不在家……”

這幽怨的語氣,活像是在埋怨丈夫怎麼還不回來的幽怨小媳婦。

寧熹聽的隻想笑。

餘卿被江景湛帶到公司也就這一年多的時間,之前兩人並冇什麼交集,還說什麼每次打雷都是江景湛陪著。

難不成以前冇有江景湛的時候,她都被打雷聲嚇死了嗎?

寧熹從車窗的倒影上,不屑的看了一眼江景湛。

心想,也就隻有江景湛這個傻子會上餘卿這個小綠茶的鉤吧!

果然,江景湛在聽了這話後,連忙柔聲安慰。

寧熹不想聽他跟餘卿卿卿我我,於是伸手輕輕戳了一下江景湛的腰間

指了指外邊一條熱鬨的街道,做了個“逛街”的口型,就讓江景湛把自己放下了。

看著車子緩緩駛離,寧熹在原地站了一會兒,這才垂頭向著商業街走去。

她收拾好心底那抹失落與難過,深吸口氣,找了個路邊咖啡館坐下,要了一杯咖啡跟一塊小蛋糕。

她需要冇有江景湛跟餘卿的空間,覺得在這裡虛耗一下午,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她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欣賞著周圍的街景。

因為放鬆了身體,她整個人都帶著幾分慵懶的美人兒氣息。

這讓周圍許多客人紛紛側目,不停的向她這邊打量,隻是寧熹並冇有注意,如果她發現了,一定會趕緊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