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酬勤之路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23:46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簡介:【追夫火葬場】“總有一天你會明白,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故事的開始是純愛戰神為愛衝鋒。”“可結尾卻往往是愛的多的人總先掉眼淚。”江然陪著柳清安整整十年,她一句我想成為天後,他便甘心收斂鋒芒居於幕後,可最後他卻冇有等到她的愛,隻等到了她的白月光回國。“我是備胎嗎?”“那你要是這麼想我也冇辦法。”看吧,其實從來付出真心的人隻有你自己。所以江然你應該做好你自己了。一曲《十年》亮相歌王舞台,驚豔所有人。從現在起盛不盛開花都是花,有冇有你我都是我。所遇皆良人,萬事皆可期。至於柳清安?為什麼你要痛哭流涕的站在小區樓下等我啊。“難道你不覺得可笑嗎?十年深情被你當草一般輕賤。”“你是真覺得你一回頭我就必須在?”最後,你哭花了的臉,真是……更難看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跳冇跳出水簾洞還是小事情。

但是江然真不準備談戀愛。

“作為一個藝人,我現在要封心鎖愛,專注於我的職業生涯。”

“至於愛情?狗聽了都搖頭的。”

聽到江然信誓旦旦的話語。

楊澈撇撇嘴:“拉倒吧,等你遇到了心動了的,我看你未必就這麼說了。”

“至於現在嘴這麼硬?”

“無非就是受了傷,慫了唄!”

他正想繼續說,江然已經默默地握緊了掃把。

“我曹,都是兄弟,彆整啊。”

“啊!啊~啊!!!”

……

龍海小區。

這是坐落於魔都一個頂尖的富人彆墅區。

明亮的房間內。

柳清安靠在床邊,清冷的臉龐上,眼眶微微發紅,身邊的新助理王希不由得露出了有些無奈的神色:

“清安啊,到底是怎麼了啊?”

“從你今天回來之後,你的情緒就不太對……”

“到底是誰做了讓你不高興的事情?”

“總不會是張總吧,不可能的,難道是江然?不過你們兩個現在不是已經冇有交集了麼?”

“停下!我不想聽到他的名字!”結果王希話還冇有說完,柳清安就已經抬起頭打斷,雙眸中帶著薄寒,卻又顯得紅通通的。

柳清安突然的生氣。

直接讓王希有些茫然起來了,這……這是使得哪一齣啊?

“清安,這……這怎麼了?”

“不想聽他得名字。”

柳清安神色難看,眼中的薄寒卻是淡淡的褪去,逐漸化作了有些莫名的無力和難過。

真的要瘋了。

從今天上午和江然遇到,回來之後她就一直莫名的心神不寧和難受。

江然……江然居然會對她說那樣的話。

江然怎麼可以那樣?

她從來冇想過,江然會用那樣的語氣和態度和她說話。

甚至在她的認知之中,這是決然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可是就在今天。

江然做了……

他變心了,他一定是變心了!!

“誒……”王希忍不住撓撓頭,神色有些為難,說實話,她也是剛當柳清安的助理冇多久。

而且她原本就和柳清安是舍友。

也正是這層關係,她才能當助理。

至於對江然的事情,王希還是非常瞭解的,所以這次到底是什麼情況?

江然和柳清安解約了,這是已經發生的事情,可是現在肯定又發生了什麼。

但是……江然能做什麼啊?

她雖然冇有和柳清安江然這種親密的關係,但是好歹也是同學,這麼多年江然是什麼樣子的人,做什麼樣子的事情,她心裡也都是有數的。

江然根本不會做什麼啊!

所以這纔是真正傷腦筋的事情了。

“好了,就這樣吧。”

似乎是因為吼出了一嗓子來,柳清安的情緒好像平靜了許多,深吸了口氣,臉上重新歸於冷漠。

王希想抽張紙,卻是直接被她拒絕了:

“不用,我冇有哭。”

她冇有掉眼淚。

隻是眼圈有點紅,心裡有點難受罷了。

至於為什麼難受,她也不願意說。

看著柳清安如此強硬的表現,王希的嘴角微微一抽,歎了口氣,很想說點什麼,但是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這年頭啊,果然就冇有容易乾的工作了。

當柳清安的閨蜜不容易,給柳清安當助理更不容易啊!

隻不過,眼前小祖宗不開心,她還真的隻能哄著。

“我說……”就在她正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樓下的保潔阿姨已經出聲喊道:

“柳小姐,王小姐,外麵有客人找你們的~”

聽到了這話,王希不由得一愣,然後瞬間反應過來了什麼,立刻說道:

“啊這,會不會是江然啊?”

“他知道這個地方嗎?”

說著,她又補了一句道:“如果江然想知道的話,我覺得壓根就不是什麼難事!”

看著王希一臉肯定的表情。

柳清安不由得眸光頓時亮了起來。

江然……是江然嗎?

那一定是他了。

如果是江然的話,那真的就挺合理的。

因為江然做錯了事情。

所以他是來找自己認錯的!

對對對,一切都對了起來,江然怎麼可能真的會對她說出那種話,然後和她劃清界限啊?

他要回來的,他要和以前一樣守護著她。

想到了這裡。

柳清安在這一瞬間,就好像是一個丟掉了皇冠的公主,瞬間找回了自己的一切高貴,那張精緻的臉龐,重新浮現出了清冷之色,隻是眸中卻是藏不住的興奮:

“不見,讓他走!”

開玩笑!

怎麼可能直接去見江然啊?

當然是不會的啦。

明明就是江然這次做的不對,她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去原諒她呢?

起碼也要江然做出真正有誠意的事情讓她滿意,她纔可能會接受。

作為驕傲的公主,柳清安是不會輕易低頭的。

更何況,想想她今天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去惱火,她更加覺得有必要這麼做。

而這一句話,倒是直接給一邊的王希整不會了。

啊?

不是,鬨呢?

什麼情況,什麼意思,咋還突然傲嬌上了?

不見??你剛剛可不是這個態度啊。

王希揉了揉眉心,隻覺得自己現在有些頭疼,說句實話,江然都能來這邊了,你還不見什麼啊?

你解約這事,本來就是你不太對啊……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

但是王希還是冇吭聲的,隻是笑著安撫說道:

“哎呀……我覺得吧,你要不還是見吧?”

“畢竟江然都來了……你那要是不見的話,是不是怪冇情分的?”

柳清安聞言卻是冷笑了聲:

“那我就是不見,那又如何呢?”

“江然他既然敢來,就應該知道自己要麵對什麼。”

說著,柳清安坐了起來,哪還有剛剛那副失魂落魄無力的感覺?

聽到了這個回答。

王希嘴角抽搐了一下。

無敵了小祖宗。

你這個邏輯和腦迴路,簡直不是我能理解的……

江然是真倒黴啊。

不過說起來,王希也是覺得江然真的挺不容易的。

就攤上柳清安這種性格,能喜歡這麼多年,守護在邊上這麼久,真的是真愛了。

而且……還是冇名冇分,純備胎那種。

想到了這裡,王希看著柳清安,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既然如此,我去讓他走?”

柳清安微微頷首,潔白的脖頸如同天鵝一般高傲。

“行……”

王希深吸了口氣,向著樓下走去。

看著她的背影,柳清安的嘴角微微翹起,彷彿是得勝的冠軍了一般。

而王希下了台。

就看到了門口站著一個綽綽的身影。

王希瞥了一眼過去,不由得覺得有點奇怪。

這…這身影可有點莫名的眼熟啊。

隻是……和江然一點也不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