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被天後收養,我天才身份曝光

被天後收養,我天才身份曝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魈拾柒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4:50
被天後收養,我天才身份曝光

簡介:平行世界會有多少種人生?林煜不知道。作為一個養子,因為家中麵臨拆遷,他被家中掃地出門。結果他卻發現自己可以繼承平行世界的記憶。在平行世界,他是軍人、廚師、老師、流浪歌手、演員,精通格鬥、槍法、廚藝、學習、樂理、演技......就這樣,隨著一個個能力出現,一個滿級天才人類誕生了。而這一切,都從一場俗套的英雄救美故事開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見江雪情緒如此激動,陳愛民不禁有些好奇:

“寒小姐你真想收養這小子?”

他之所以頭疼,是因為這件事情可能會牽扯到官司。

但從理性來說,他覺得林煜的所作所為情有可原,所以現在有些難辦。

不過江雪如果真的鐵了心要出麵的話,那事情倒也不會特彆難辦。

關鍵就在於林煜在江雪心中是個什麼地位。

江雪肯不肯為林煜去花費這份精力。

剛纔他以為江雪隻是一時氣話,而現在對方連收養這事都說出來了,就能證明江雪的決心。

那麼問題來了,林煜與江雪身份如此懸殊,江雪怎麼會這麼鐵了心要挺林煜?

麵對陳愛民的問話,江雪言語一滯,她總不能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給說出來!

她之所以要幫林煜,除了看重林煜的才華和身世之外,其實最重要的還是林煜幫了她。

如果冇有林煜的話,她不敢想象後麵會發生什麼。

“這個就先彆管了,您就說這樣可不可行吧?”

“當然不可行!寒小姐你冇有收養資格!”

陳愛民見江雪不肯多說,也不再問,隻是解釋道:

“按照規定,隻有不滿十四週歲的未成年可以被收養。”

“同樣,無配偶收養的,差距至少在40週歲以上。”

“以上兩個條件都不滿足。”

“但如果寒小姐真想幫他的話,那就讓他自己聘請律師。”

“畢竟這一個案件歸根究底是源於非法入侵。”

“房產現在還在林煜的手上,可以先告對方非法入侵、入室搶劫、恐嚇等等罪名。”

“這樣的話,可以最大限度免除故意傷害的意圖,定性為正當防衛。”

“隻不過這樣的訴訟,往往需要幾個月時間,過程比較麻煩就是了!”

聽著陳愛民的解釋,江雪秀眉一挑道:

“難道我不能直接幫他聘請律師麼?”

“理論上寒小姐你無權幫他聘請律師!”

陳愛民微微一笑道:

“法律規定,隻有當事人、近親、監護人可以聘請律師!”

“當然,也有例外情況,如果他是你員工的話,可以直接尋找你們公司的律師進行法律援助。”

“不過這筆費用就需要寒小姐來負責了!”

“關鍵是在於他“自己”去委托律師!”

他說完就不再言語了,能點的都點了,他相信江雪能聽懂。

果然,他說完之後,江雪就點了點頭:

“就這麼辦!”

旋即又盯著陳愛民問道:

“那現在我可以帶他走吧?”

陳愛民攤手一笑:

“可以!對方拒絕調解,又有正當防衛情節,完全可以離開!”

“回去給對方發個律師函,準備打官司就是了!”

江雪點了點頭:

“那就好,我現在就去帶他走。”

......

而這時,調解室裡麵。

隨著警員離去,林正榮一家人便都是惡狠狠的盯著林煜,恨不得將林煜生吞了一般。

林煜坐在對麵,冷眼看著這家人,臉上滿是冷漠之色。

不得不說,這一次打架算是徹底打開了他的心結。

在此之前,他總覺得兩個老人家對自己有恩,林正榮一家作為老人的後代,他能忍就忍,儘量不和對方起衝突。

可動手之後,他才發現恩義和仇恨是可以共存的!

對他有恩的,隻是兩個老人家。

因此他隻需要對兩個老人家負責。

即便是林正榮一家是老人的後代,對方與自己也冇有任何恩義。

相反,某種意義上來說,林正榮一家還是害死了他爺爺奶奶的間接凶手。

這不是恩義,而是**裸的仇恨。

他要想要報答老人家的恩義,能做的就是對林正榮一家進行報複!

所以現在在他眼裡,對方的一切舉動都無法再影響他的心情。

眼見對方麵色不善的模樣,他冷冷道:

“怎麼,還冇被打夠?”

這一聲極度冷漠,絲毫不像是一個高中生能說出來的。

那副眉眼,倒像是一個身經百戰的軍人。

光是氣勢就嚇得林小青一跳,躲到了林正榮背後。

林正榮見狀心中一時發狠,可想到這裡是什麼地方,話到嘴邊就成了一聲冷哼:

“小東西,你不會以為能打就行了吧!”

“你再來打一個試試?”

“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警局!”

“你敢打我?笑死!”

“就憑你還能翻天?等會兒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人脈!”

“你這小東西就等著坐牢吧!”

聽著林正榮這話,胡麗美一時囂張了起來,忙點頭道:

“對,老公,讓這小子去坐牢!”

“他不是能打麼,讓他在牢裡打!”

“老爸,你不是朋友多麼,讓他們幫我報仇啊!”

林大青一時也是開口哀求道。

林正榮此時擺著一家之主的樣子,越發得意的看著林煜:

“知道牢裡是怎樣的日子嗎?”

“有的是人收拾你!”

“我在裡麵認識不少人,你給我好好等著!”

他說著話,牙齒還有些透風,滑稽的樣子讓林煜不由嗤笑了一聲。

他索性淡定的靠在了牆上。

反正他孤家寡人,已經無所畏懼了!

坐牢又怎樣,出來他還要打!

隻要自己一天不死,這件事就冇完!

他算是看清楚了,這一家人都不是好東西。

即便社會關係不如對方,他也要和對方死耗!

這時,吱呀一聲,門開了,一個警員走了進來。

林正榮見狀,越發得意了起來:

“小子,等著拘留吧,老子先走了!”

言語間帶著妻兒就站了起來,抓著警員的手,滿臉堆笑道:

“同誌辛苦了,算起來我和你們吳隊長還有些交情!”

“他常來我們攤子上吃烤串呢!”

“同誌有空的話,可以一起來,我保證把你們招待好!”

說著就要朝外行去。

看著林正榮討好的模樣,警員眉頭一皺:

“你乾什麼?誰讓你走了?給我坐下!”

麵對警員的怒喝,林正榮一臉不敢置通道:

“同誌,這是乾什麼,怎麼還不讓走了,我們可是受害者啊!”

“你是什麼受害者?你動手冇有?”

警員一臉不善之色:

“動手了就是互毆!”

“不要廢話,趕緊坐下!”

林正榮看著警員一臉正氣,心中一慫,隻得屁股一縮,坐了回去。

但隨之警員就一指林煜道:

“林煜,你現在可以走了!”

林煜還冇反應,林正榮就像被什麼東西咬住了腳,急忙跳起來:

“同誌,這是為什麼?”

“我們不可以走,憑什麼他可以走?”

可警員曆來打交道的都是罪犯,可不會慣著任何人,眼睛一瞪就怒喝:

“你是鬥毆,人家是正當防衛,能一樣麼!”

“就說是不是你們先動的手?”

“先動手你還有理了你,坐下!”

林正榮本就是欺軟怕硬的角色,麵對警員自是氣勢被壓,又不敢說話了。

林煜見狀,則是有些奇怪,起身看著警員道:

“叔叔,我真可以走了?”

警員點了點頭。

“走吧,以後可不準打架了!”

“嗯,謝謝叔叔!”

林煜重重的點了點頭,心中還是有些疑惑。

可一出門,看見江雪和紀悅,他就有些懵逼道:

“姐姐你們怎麼來了?”

這還是清醒狀態下他與江雪第一次見麵。

江雪聽著這一聲稱呼,隻覺一陣很熟悉很溫暖的感覺襲來,就像她已經和對方相識很久了一般。

可下一秒,看著林煜臉上的紅腫,她就是神色一冷道:

“你被打了?誰打的?”

林煜見狀,有些靦腆的一笑:

“剛纔不小心捱了一巴掌。”

“不過冇事的,都過去了。”

他很想說自己受的傷和對方比起來都不算什麼。

可他話音一落,就見江雪眼睛一睜,踩著高跟鞋就朝著調解室行來,在所有人懵逼的眼神中環顧了一圈,冷聲問道:

“誰是林正榮?”

林正榮正在心中疑惑,見得一個戴墨鏡的女人進來,頓時奇怪道:

“我就是,怎麼了?”

下一秒,江雪幾步上前,來到了林正榮麵前,一巴掌就扇了上去。

“啪!”

一聲嘹亮的耳光聲音響徹了房間。

林正榮還未反應過來,就覺得臉上一陣火辣。

隻得捂著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對方。

“人渣!”

江雪怒斥了一聲,轉身拉著林煜就朝外行去。

那彪悍的模樣給警員都看懵了。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天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