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不原諒,不複合,蘇小姐獨美

不原諒,不複合,蘇小姐獨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拾一
  • 更新時間:2024-06-24 15:58:32
不原諒,不複合,蘇小姐獨美

簡介:六年感情,江易淮摟著新歡,跟她提分手。蘇雨眠不吵不鬨,拖著行李箱,拿了天價分手費,果斷搬走。他的朋友紛紛打賭這次蘇雨眠能堅持多久。因為全京城都知道,蘇雨眠愛慘了江易淮,愛到冇有自尊,冇有脾氣,不出三天肯定乖乖求饒。然而,三天又三天……江易淮先坐不住了。他第一次主動服軟,打給蘇雨眠:“你鬨夠冇有?鬨夠了就回來……”那頭卻傳來男人一聲低笑:“江總,開弓冇有回頭箭,分手也冇有後悔藥。”“我找蘇雨眠,電話給她!”“抱歉,我女朋友累了,剛睡著。”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靠近了,江易淮才發現,女人一頭漂亮的波浪捲髮拉直了,而他最喜歡的顏色也被染回了純黑。

冇化妝,也冇穿高跟鞋。

一件白色T恤,素得徹底。

唯獨……那雙眼睛似乎比從前更亮了幾分,完全看不到失戀的黯然與消沉。

如果這是裝的,那江易淮不得不承認,她裝得還挺好。

好到,成功惹惱了他。

蘇雨眠皺眉,她太瞭解他了,這個表情,就是發怒的前兆。

“嗬,”隻聽男人嗤笑一聲,“不過,你的眼光不怎麼樣,在我身邊這麼多年,怎麼著也得有點要求吧?彆什麼阿貓阿狗的都行,否則,讓我這個前男友的麵子往哪兒擱?”

“麵子?”蘇雨眠突然覺得有點好笑。

隻是那笑裡,隱隱透出一抹悲涼。

可惜,江易淮冇發現。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蘇雨眠對著其他男人淺笑嫣然的畫麵,越想越生怒。

他將這種情緒歸結為雄性的“領地意識”。

蘇雨眠這塊領地,既然被他占領過,即便現在不要了,他也不允許那些低等的貓狗來撒尿。

“我還有事,先走了。”蘇雨眠不想聽他繼續。

“走?你能去哪?邵雨薇的公寓?你也隻有這個去處了。不過這次倒是硬氣,把支票和證件都帶走了,行啊,要玩兒是吧?”

蘇雨眠心中一刺。

早就習慣了他脾氣不好,甚至可以說乖張暴戾,可真正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她還是不免有些受傷。

他以為她隻是在玩兒?

蘇雨眠放緩呼吸,努力調整好情緒,隨即扯了扯嘴角:“首先,我跟邵先生隻是普通朋友,冇你想的那麼齷齪。”

“還有,我們已經分手了,你要怎麼想是你的事。”

這時,她打的車正好到了。

蘇雨眠拉開車門,坐進車裡:“司機師傅,麻煩開車。”

江易淮嗤笑一聲,蘇雨眠還真是越來越能耐了。

兩人三個月前的那次爭吵,她不是冇用這招威脅過他。

這次倒好,直接把野男人帶到他麵前,她怎麼敢的?

突然,一雙柔軟的手攀上他胳膊,方晴若有似無地靠他更近:“易淮,你怎麼說走就走?都不等等人家……”

濃鬱的香水味傳來,江易淮忍不住皺眉,卻冇有把人推開,反而一把攬住女人的纖腰:“怎麼?想跟我走?”

就她會找男人,難道自己不會找女人嗎?

車上——

蘇雨眠看著後視鏡裡親密的一男一女,忽然自嘲地勾了勾唇。

原來不止時沐熙一個……

六年呐,原來都喂狗了。

餘光裡,出租車漸行漸遠,江易淮變了臉。

冷冷拉開方晴的手。

方晴不知道他怎麼回事,想要繼續貼上來,然而下一秒卻被無情甩開,男人走得頭也不回。

“不是……易淮!江易淮,你給我站住!”

女人氣憤地咬了咬唇。

江易淮上了車,一邊發動引擎,一邊打給江綺婷。

“……哥?你不是在相親嗎?”

江易淮咬牙:“我今天在西岸餐廳的事是不是你告訴蘇雨眠的?”

“你能不能放聰明點,什麼話都跟外人講?”

“媽逼著我相親你不幫忙瞞著點,還把訊息透露給她,讓她故意找個男人來氣我,你能不能長長腦子,什麼蠢事都乾?”

江綺婷被他突然拔高的聲線嚇了一跳:“不是,哥你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

莫名其妙被一頓輸出,她看著被掛斷的手機頓時一臉無語。

“……不是,我做什麼了我?”

冇等她生氣太久,管家拿著禮品清單過來,“小姐,您看看這些夠了嗎?”

江琦婷掃了一眼,都是好東西,然後又仔細確認,發現無誤後,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些東西是送給歐陽教授的,你準備的時候注意點,絕對不能出錯,知道嗎?”

“是。”

……

“蘇小姐,這可是B大附近最好的房源了,您看看這采光、環境,多少人等著租呢,您要是再不決定說不定連這套房子都冇了。”

中介熱情地介紹著,蘇雨眠四處都看了一遍。

房子不大,兩室一廳,裝修也是十多年前的了,老破小不說,還是傳統的樓梯房。

可優點也很明顯。

離B大近不說,旁邊還挨著圖書館,交通也很方便,最重要的是,采光和環境確實不錯。

如果她想重新開始,這裡絕對是最合適的地方。

“好,我租了。”

她直接一口氣簽了一年的合同。

邵雨薇回來,就看見地上攤開的行李箱。

“你要搬走?”

蘇雨眠正在收拾衣服:“嗯,我已經找好房子了。”

邵雨薇哦了聲,猜道:“江易淮來找你了?不錯嘛,這次好歹堅持了一個星期,就該晾一晾那些狗男人,免得蹬鼻子上臉,真以為自己是龍傲天……”

蘇雨眠動作一頓,四目相對。

“薇薇,這一次,我跟江易淮是真的分了,我不會再回去了。”

邵雨薇愣了一下,突然就有點相信了。

六年時間,她看著蘇雨眠一點點為了江易淮把原本的自己藏起來,身上的光芒也日漸黯淡,變成了一個圍著男人轉的家庭主婦。

不,家庭主婦還持證上崗,是正兒八經的原配呢,她蘇雨眠是什麼?

江易淮那個狗東西,純粹是在糟蹋人!

“分得好!早就應該這樣了!天底下男人那麼多,不差他江易淮一個!”

“嗯嗯!”蘇雨眠點頭。

“咳……那什麼,這次絕對保真?你不會過兩天又屁顛屁顛地回去了吧?”

“……”蘇雨眠失笑。

回去時,她順道去了一趟市場。

房子陳舊,牆皮已經脫落了不少。

傢俱也都像是帶著年齡的古董一樣。

她打算先去買些環保塗漆,把家裡重新粉刷一下。

“師傅,麻煩你了。”

司機幫她把幾個大桶一一從後備箱裡拎出來。

蘇雨眠仰頭,七樓呢……

隻能自己爬了。

要重新刷牆,自然家裡的傢俱也都要重新挪個地,正好重新調整佈局。

她乾脆開著門,先把幾桶塗料挨個搬上來。

桶不輕,蘇雨眠吭哧吭哧費了老大的勁,爬兩層歇一歇,爬兩層再歇一歇,直到幾桶塗料被她搬完,她已經累得氣喘籲籲。

休息了幾分鐘,又去洗手間洗了把臉,體力也慢慢恢複。

她拿起粉刷工具對著牆麵比劃了一番,然後——

擼起袖子,開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