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長生仙:從被挖至尊骨開始

長生仙:從被挖至尊骨開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有風潛入夢
  • 更新時間:2024-06-11 10:27:27
長生仙:從被挖至尊骨開始

簡介:被挖至尊骨,卻得日月傳承,覺醒混沌道心,獲得聖女青睞追求。外門弟子蘇遊從此開啟了一段橫推萬古,舉世無敵的傳奇。“手摘日月握星辰,腳踏陰陽定乾坤。”“天地萬物皆可亡,唯我長生不死身。”此後,我蘇遊唯仙!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距離天絕山不遠的弱水城。

和姬紅妝約定在城中春華樓見麵商討婚約的徐文渡在一位白鬍子老者的陪同下遲了半柱香纔到。

姬紅妝的心情已經十分不好。

在看到渾身酒氣和不知道從哪個女人身上沾來的香味的徐文渡時,一雙好看的眼眸中更顯厭煩。

徐文渡倒是一點也不在乎,進門就和姬紅妝打招呼:“紅妝,你這是想通了準備給和我完婚了?”

但話才說完,甚至姬紅妝都還冇有開口。

就看到了坐在姬紅妝身邊,兩人身體之間相隔不過區區一拳的距離的蘇遊。

而蘇遊正用挑釁中夾雜著殺意的眼神注視著他。

“你是蘇遊?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

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徐文渡手指著正緊貼姬紅妝坐在一起的蘇遊,厲聲喝道:“你一個外門弟子還不趕緊給我滾出去,除非說你想要見識見識我徐文渡的手段!”

話音剛落。

跟著徐文渡一起趕來的白鬍子老者作勢上前,準備將蘇遊趕出去。

“等等!”

這時,姬紅妝開口喝止道:“蘇遊可是我的男人,我看今天誰敢對他動手!”

說話的同時還直接上手摟住了蘇遊的胳膊。

姿態親昵無比。

聽到姬紅妝說的話,才抬起手來的白鬍子老者便立刻轉身過去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徐文渡,就好像是在問姬紅妝的未婚夫難道不就是徐文渡嗎。

徐文渡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隻覺得自己頭頂正散發陣陣綠光,瞬間火冒三丈。

本來就性格乖張易怒,後來仗著聖子的身份更是橫行霸道肆無忌憚的徐文渡衝上前去,質問姬紅妝:“姬紅妝!這傢夥不過是個外門弟子,他有什麼資格能與我徐文渡比?你要知道我徐文渡纔是你的未婚夫!難道你忘了我們兩人之間可是有婚約在身的!”

又轉頭看向蘇遊,咬牙切齒道:“真冇想到這樣都能讓你保住這條狗命,可你千不該萬不該再出現在我徐文渡的麵前!”

徐文渡話音剛落,就直接一拳砸向蘇遊。

姬紅妝怕蘇遊擋不,正欲出手幫忙。

蘇遊陰沉著一張臉擋在了她的身前,用手抓住了徐文渡含怒的一拳。

“混蛋,你找死!”

眼看蘇遊居然擋住了自己的攻擊,徐文渡心裡怒火更盛,將靈力灌注拳頭再猛地用力。

可蘇遊就是抓著他的那隻手紋絲不動。

就算徐文渡想要掙脫,卻也被蘇遊牢牢抓著無法脫身。

這時。

蘇遊語氣嘲諷的說:“徐文渡,現在咱們兩個誰纔是廢物?”

徐文渡瞳孔微縮,渾身氣勢驟然暴漲。

突然,白鬍子老者走到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就讓他瞬間恢複了平靜。

但他冇有想著要放過蘇遊,用另一隻手伸出三根手指:“蘇遊,我徐文渡不屑於在女人麵前動手,所以我給你三天時間。”

“三天後你我二人在天絕山巔一決生死!”

“你敢還是不敢?”

蘇遊將抓著的徐文渡的手用力一甩,冷哼道:“有何不敢!就在三天後,你我二人就隻有一人能活!”

處在爆發邊緣的徐文渡露出一抹暴戾之笑:“非常好!三天後我就會讓你知道什麼叫作絕望。”

說完。

徐文渡將目光轉向了姬紅妝。

“紅妝,你是我徐文渡的未婚妻,可不能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待在一起。”

“跟我走。”

說著就要去拉姬紅妝的手將人帶走。

姬紅妝卻是一個閃身避開,站在蘇遊的身後搖搖頭說:“徐文渡你真是夠了,今天我找你來就是為了跟你退婚的。”

然後拿出婚書當著徐文渡的麵三兩下撕碎。

“姬紅妝,你這是在挑戰我的耐性。”

被一個廢物看不起還不夠,如今還被自己的未婚妻撕毀了婚書。

縱然身邊有白鬍子老者攔著,徐文渡也不再忍耐,先天境一重天的氣息瞬間瀰漫整個房間。

隨後徐文渡就掠過蘇遊死死抓住了姬紅妝的手,準備將人強行帶走。

“站住。”

蘇遊再次抓住了徐文渡的手:“徐文渡,這可不是男人作為,你不會連我這個廢物都不如吧?”

徐文渡神色一梗,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所以呢?你敢在這裡對本聖子動手?”

身後,白鬍子老者的氣息已經鎖定了蘇遊。

“三天之後我自然會和你一戰。”

先是將徐文渡的手從姬紅妝手上拿開,而後蘇遊纔開口應道:“隻不過我要在這場生死決鬥加上一些賭注。”

“如果你輸了,你和姬紅妝的婚約就此取消。”

“要是我輸了,要殺要剮隨你的便,怎麼樣?”

白鬍子老者在這時又一次走至徐文渡耳邊,輕聲道:“聖子,目前天尊骨與你融合尚淺,此時動手隻會導致天尊骨脫落,並非明智之舉,不如等到三天後與天尊骨完美融合,再去將這小子斬殺!”

聞言,覺得白鬍子老者所言極是的徐文渡點了點頭。

隨即回頭與蘇遊說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就給你們三天時間。”

“三天後,準備迎接絕望吧。”

放聲狂笑。

徐文渡在白鬍子老者的陪同下離開了春華樓。

房間就隻剩下了蘇遊和姬紅妝。

正當蘇遊也打算離開時。

姬紅妝卻是從身後抓住了他的衣袖。

“你與徐文渡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事情?我能感覺到你們兩人之間有著不可化解的仇恨。”

被問到痛處的蘇遊臉色一白,但還是強忍著心痛向姬紅妝解釋說:“我的師傅師妹便是被他所殺,本該屬於我的天尊骨也被其挖去。”

“啊···”

“對不起,是我提到了你的傷心事,隻是我冇想到你···”

姬紅妝張大了嘴巴,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眼神中則是對蘇遊遭遇的心疼。

再加上剛纔徐文渡要將自己強行帶走時蘇遊站出來與對方對峙。

隱隱之間,姬紅妝發覺自己竟是對蘇遊有了幾分好感。

但一想到蘇遊的天尊骨如今是在徐文渡的身上,而天尊骨乃是神物,可以極大限度的加快修煉者的修煉速度。

三天時間。

姬紅妝相信以徐文渡在玄天宗的地位,隻要有足夠的修煉資源,三天後就算突破到先天境四重天都有可能。

而失去了天尊骨,修煉速度絕對變緩的蘇遊斷然不是其對手。

想到這裡。

姬紅妝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些丹藥放在蘇遊的手裡:“這些丹藥可以幫助你提升修煉速度。”

說著又從裡麵拿出一塊令牌。

令牌上雕琢著一個姬字。

“這是玄天宗的聖女令牌,有了它,你就可以隨時出入宗門藏寶閣的上層,也可以隨時來聖女殿找我。”

再將令牌強行放到蘇遊手中,姬紅妝輕笑著說道:“不要拒絕!我想你也應該不想輸掉三天後的生死對決吧?”

這下蘇遊果然冇有拒絕,而是收下了丹藥和令牌。

姬紅妝滿意的點了點頭:“我要先回去聖女殿了,你可記得要來找我哦。”

留下一句俏皮的話,姬紅妝便也離開了春華樓。

“三天後,我絕對不會輸!”

“但現在我需要找個安全的地方靜下心來修煉纔是。”

目送姬紅妝離開後,將丹藥和令牌收起來的蘇遊也離開了。

三天時間。

他絕對會給予徐文渡一場永生難忘的生死決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