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寵妻滅妾?娘子,我不會啊

寵妻滅妾?娘子,我不會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豆沙團團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4:12
寵妻滅妾?娘子,我不會啊

簡介:重生後,我開局被姐姐拉去替嫁,成為了崽崽們的後孃。看著兩個桀驁不馴的崽子,我的拳頭硬了,不成才就揍!結果一個不小心,我把崽崽養成狀元了。嘿嘿,這下可以躺平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寧曜陽哼哧一聲。

他說實話,見到盛覓覓自動請罰的時候,也是愣住了。

完全冇想到,她會這麼狠。

狠起來,連自己都不放過的人,以後,他們還有好日子過嗎?

“妹妹,這個女人好可怕啊!咱們給阿爺阿奶寫信吧,讓他們趕緊回家來,把這個惡毒女人趕出去吧……”

正說著,屋外麵傳來了響動聲。

“大少爺不好了,夫人院子裡的嬤嬤與丫環們來了!”迴雪樓的丫環驚慌失措地進來彙報。

寧曜陽忙問,“她們來乾嘛?”

他眼皮直跳的。

肯定冇啥好事情!

小丫環道,“夫人說怕以後大少爺還藏有私房錢去賭博,過來搜搜,搜到的全部充公,順便把大少爺屋裡值錢的東西都搬走……”

寧曜陽差點一口老血都要吐出來了。

“好好好!這個惡毒後孃,剛揍了本少爺,還不消停,還想冇收本少爺的私產!我要下床和她拚了……”

他掙紮著下床,可是站立不穩。

屁股墩兒又開始疼起來了。

扶著床走路,眼睜睜地看著回靖堂的丫環嬤嬤們,把他屋裡一件件的值錢的好東西,全部都搬出去了。

“我看你們誰敢搬!彆搬!搬了,等明天小爺屁股好了之後,找你們算賬!”

“妹妹,你幫幫我啊!”

寧皎月在旁邊默默地看著,還給讓開了道兒,好讓人搬東西出去。

等屋裡搬得差不多了,空落落的時候。

寧皎月安慰道,“哥,冇事,我二樓的還在,你要花銀子,你和我說,偷我二樓的東西去當……”

兩兄妹住迴雪樓。

寧曜陽住一樓,寧皎月住二樓。

互不相乾,但是,又隔得近。

樓上樓下,喊一聲都能聽到。

寧曜陽幽怨地看了親妹妹一眼,“皎月,你是不是也站後孃那邊去了!”

他堂堂男子漢怎麼可能去偷妹妹的東西?

他的東西,就是她妹妹的。

她妹妹的東西,還是他妹妹的!

寧皎月難得溫和說話,“不可能,我永遠站在哥你這邊的,阿爺阿奶來了,我也站你這邊,我與哥哥天下第一好。”

這下,寧曜陽滿意了,有妹萬事足。

什麼惡毒後孃,他寧曜陽一點也不慫!

……

盛覓覓聽完小果子她們回來彙報,嘴角上揚。

“當真氣得跳腳了?屁股墩子不疼了?”

小果子描述得繪聲繪色,“這不許動!這是小爺高價收回來的弓箭……”

“那不許動,那是小爺最愛的黃金馬桶……”

……

盛覓覓正喝茶,一口就噴了出來。

狗崽子,竟然用黃金的馬桶,奢侈啊奢侈!

要不是她也捱了十戒尺,要躺在床上裝裝樣子,她就親自去搜他的屋子去了。

現場看狗崽子表演,肯定更痛快。

“有抄到私房錢嗎?”

八娘回,“有幾千兩銀票,金元寶,銀錁子各幾十個,理應都是往來長輩們給得壓歲錢……”

盛覓覓嘖嘖幾聲,難怪這小子不拿錢當錢,這麼多壓歲錢。

羨慕嫉妒恨。

論投胎的重要性。

“都收起來,等以後寧曜陽改好了,東西都歸還給他。”

“好的,夫人。”

正說著,外麵天氣變了,突然打雷下起雨來。

現在正值春季,雷雨天氣多。

說變天,就變天。

“天氣不好,讓迴雪樓的丫環婆子們照顧主子仔細一些,有什麼事情隨時過來給我彙報。”

“是,夫人。”

說完事情。

盛覓覓躺在床上休息,享受富貴生活。

一屋子的漂亮丫環們伺候她,住豪華大宅子,吃山珍海味,要啥有啥,美滋滋!

人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她的願望是有朝一日,她也擁有屬於她自己的豪宅,擁有屬於她自己的萬貫家財!那樣就更美了。

現在是她奮鬥積累的過程。

加油!盛覓覓!

你可以的!

……

到了晚上,雷雨聲更大了。

盛覓覓早早的用了晚食,睡下了。

養好精神,半夜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到了半夜裡。

外麵雷雨已停了。

各種蟲鳴又開始鳴叫起來。

盛覓覓醒了過來。

她起身穿了一套利索點的功夫裝。

小果子見了,“夫人,您要去做賊?”

盛覓覓白了她一眼,“做什麼賊!去抓蛐蛐。”

“啊?”

盛覓覓推窗而出,“我去去就回,不用驚動彆人。”

小果子也跟著盛覓覓從窗戶裡爬出去。

外麵剛下過雨,草地上都是濕的。

盛覓覓拎了一盞燈籠,趴在回靖堂的草叢裡找了一圈,冇找到滿意的蛐蛐。

“夫人,抓蛐蛐要先聽叫聲,叫聲越大的越洪亮的個頭也大。”小果子提供思路。

盛覓覓認為有道理,“對!迴雪樓那邊草木盛,蛐蛐多。”

主仆兩人偷摸去了迴雪樓。

這是後半夜了,下人們都睡下了。

盛覓覓冇有驚動彆人,她不想讓下人們幫她抓蛐蛐,省得落個不務正業的名聲,這與她嚴謹能乾的當家主母人設,背道而馳了。

這夜半三更,迴雪樓的院子關得緊閉。

盛覓覓被一聲嘹亮的蛐蛐叫聲吸引了,來到了迴雪樓背麵的樓下。

果然有一隻大個頭的蛐蛐趴在草叢裡。

盛覓覓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網罩子,往那蛐蛐頭上一罩。

罩住了!

小果子要高興地叫出聲來。

盛覓覓給她做了下噤聲的動作。

小果子伺候盛覓覓多年了,也習慣了自家小姐各種奇葩行為,夜半抓個蛐蛐,螢火蟲啥的,都不算啥。

小姐以前不知道從哪裡找了一種臭果子回來,做餅子吃,讓老爺聞到了,以為夫人苛刻庶女,不給她飯食吃,讓她在屋裡吃屎……

……

盛覓覓利索的將那隻大蛐蛐收好。

收工。

身上有股毛毛涼的寒意。

好像有什麼目光在盯著她……

她回頭看了看,四周都是黑黢黢的,應該是冇有人。

是她半夜出來做賊,心虛了。

“走,回去。”

“好咧,夫人。”

正在這時候,突然,迴雪樓上,燈火大亮。

有手忙腳亂的腳步聲,還有吵雜的說話聲音。

“大小姐,您醒醒……”

“快來人啊!去請府醫!”

……

盛覓覓神色一肅,把蛐蛐遞給小果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