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八零,踹垃圾竹馬嫁最猛軍官

重生八零,踹垃圾竹馬嫁最猛軍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珠圓玉潤的寶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3:49
重生八零,踹垃圾竹馬嫁最猛軍官

簡介:(年代架空+年齡差+軍婚日常+虐渣打臉)林棉重生回被竹馬當眾退婚的除夕夜前世她捨不得十八年的青梅竹馬情,說死也不退婚。結果婚後竹馬郎心似鐵,恨她入骨,她被磋磨的家破人亡,淒慘早逝。重活一世,林棉什麼都不要了。什麼青梅情意,什麼垃圾竹馬,全都見鬼去吧!隻是這婚退著退著,她怎麼還被閻羅冷血軍官給盯上了呢?最重要的他還是垃圾竹馬的三叔!!!林棉避之不及,卻還是被男人摁在了牆角。林棉急紅了眼:叔叔,你大我太多了,我們不合適的。男人垂眸掃了彼此一眼,意味深長:哪裡不合適?你小我大,明明恰到好處,安安合適。而且嫁給叔叔,叔叔可以天天帶你打臉垃圾竹馬哦!林棉立刻覺得,合不合適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天天打臉垃圾竹馬,不要太爽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霍景行對她做的那些喪心病狂的事,全都是林蕊躲在後麵唆使的!

前世林棉直到臨死前,林蕊才以勝利者的姿態,高傲的出現在她麵前。

那個時候她形如枯槁,頭髮掉的一根不剩,瘦得皮包骨,和骷髏冇區彆。

而林蕊則踩著大紅色高跟鞋,穿著緊身的連衣裙,燙著時尚的波浪卷,畫著精緻的妝容,尤其是那個大紅唇,是真的醒目和耀眼。

她噠噠噠的走到病床前,將林棉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後,譏諷的笑道;“嘖嘖嘖,林棉,你現在可真是醜啊!好歹當年你也是廠子裡無人能及的一枝花呀,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你怎麼還好意思活下去?”

林棉氣得嘶聲怒吼,“我變成這樣是誰?是誰?”

那個時候她才知道,自己身上的多種絕症,都是林蕊悄悄給她下毒導致的。

而這就隻因為她嫉妒自己的容貌,想要把自己毀了,就給自己下毒!

“林棉,這你可不能怪我,要怪隻能怪你自己蠢!眼瞎心盲非得要給霍景行當舔狗,還要把自己全家人的性命都給搭上!”

“是你!是你害了我的家人!”林棉嘶聲痛哭。

那個時候她絕症纏身,霍景行放言說他不想治,如果林家人想治就隻能自己拿錢。

可憐她的家人為了給她籌集醫藥費,一個個全都送了自己的命。

林棉的爸爸林正剛為了她賣血,卻被林蕊買通了賣血的人,用了有臟病的針頭。

確診的那天,林正剛喝了三瓶燒酒,然後臥了軌。

收屍的那天,林棉的媽媽被刺激發瘋,跳了河。

哥哥林鈞傑開黑出租,被林蕊買通的人以豪車被撞的名義訛了一大筆錢。

哥哥還不起錢,又被林蕊買通的人打暈送去了黑市器官交易市場。

林棉的嫂子想要去報警,卻被林蕊買通的黑社會拉去了地下交易市場。

最後兩夫婦找到的時候,屍體都是殘缺的。

還有林棉的侄子,才十歲就被林蕊賣了,賣去了東南亞。

賣去做什麼,不言而喻。

林棉想起這些,恨得目眥欲裂,“我要殺了你!林蕊,我要殺了你!”

可她已經擠不出一絲力氣去動手了。

林蕊看著她黔驢技窮又拿自己無可奈何的樣子,捂嘴咯咯笑了起來。

“林棉,想報仇,來世吧!但願你真的有來世。

不過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

來世不要做舔狗,也不要把真心放在任何一個男人身上。

更要清楚的知道,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非得這些年就是不嫁給霍景行,還能讓他心甘情願的給我當舔狗啊!”

最後林蕊更在離開前,親手拔了她的氧氣管。

“林棉,你這個心腸惡毒的小賤人,嫉妒我的蕊兒是醫學院的高材生,就誣衊她的清白,你這麼下賤惡毒,怎麼不讓老天爺收了你!”

老林氏惡毒的唾罵聲讓林棉回了神。

林棉看著依舊站在門外的林蕊,冷笑了一聲。

林蕊,托你的福,我真的有了來世呢!

你的提醒我都記住了,不做舔狗,但舔狗總得有人做是吧!

不如這一世換你來做啊!

林棉看向老林氏,罵得正歡的她啪的一聲,當眾往桌上摔了一張火車票。

“睜開你們的狗眼看清楚,我的蕊兒是今早才坐火車到的家。

她本來確實冇打算回來的,想要打什麼工什麼學。

是聽到她爸他媽說我想她想得都生病了,這才連夜趕回來的。”

林棉的視線落在火車票上,皺巴巴的火車票上寫的到站時間,確實是今早的五點半。

“我這麼好的乖孫女,被你這個惡毒下賤的賠錢貨眼紅潑臟水,毀了她的清白,我打死你!”

老林氏話還冇說完就又一巴掌朝林棉的臉上扇了去。

啪——

清脆的耳光聲驟然響起,但被打的卻不是林棉!

而是被林棉突然拽進屋裡的林蕊。

林棉是真恨林蕊的陰險惡毒,不管做什麼,她都喜歡在唆使了人後藏在後麵看好戲。

既然事是她挑起來的,那這一巴掌自然得她挨!

所以,老林氏這一個鉚足了勁,恨不能把林棉的嘴當場打歪的巴掌,結結實實的落在了林蕊的臉上。

“啊——”

林蕊被打得當場尖叫,眼冒金星,嘴角破裂,小臉更是當場和發麪饅頭一樣紅腫了起來。

“哎呀!我的蕊兒!”老林氏發現打錯人後,急得當場跳了起來。

想去看林蕊臉上的傷,卻被她一把推開。

老林氏冇看到的是,林蕊在推開她的時候,低垂的眸底全是滿滿的憎惡與怨恨。

隻是等到她再抬眼的時候,眼裡就隻剩噙滿的淚水和委屈了。

林蕊摸著被打的臉,眼淚汪汪的看向林棉。

“棉棉,你為什麼要這樣害我?還有昨晚的事,你為什麼要那樣當眾汙衊我?

你也是女孩子,你知道名聲和清白對一個女孩子有多重要的!

是!我是和景哥哥讀同一所大學,但我們始終都是清清白白的師兄妹關係。

難道你自己讀不了大學,就要這樣毀了我嗎?”

她意有所指,說林棉是因為嫉妒她,才故意汙衊她和霍景行的。

林棉冷眼看著努力哭出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的林蕊,現在的她和前世她最後看到的樣子,可真是完全不一樣。

冇了那麼多外在的裝扮,現在的林蕊隻能稱得上眉清目秀。

不,加上被扇腫的臉還有被扇破的嘴角,此時的林蕊足以可以用醜來形容。

“清清白白,林蕊,這麼誇自己,你都不噁心嗎?

還有!你長得可真醜啊!被打後就更醜了,醜成這樣你還怎麼好意思活得下去啊?”

林棉把前世她對自己說的那句話,一字不差的都還給了她!

醜字說出來的那一刻,林蕊的神色當場就變了。

變得極度猙獰扭曲。

是的,她一直都嫉妒林棉的容貌。

明明都是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可不管是哪個五官,林棉都要比她的漂亮,合併在一起後,更是比她漂亮百倍都不止。

眾人每每提及她們兩個,說起林棉時,都說哦,那個漂亮的和電視裡的明星一樣的小姑娘啊!

提起她林蕊時,則是一聲不鹹不淡,甚至是頗為嫌棄的,就她啊!

每每廠子學校有什麼需要撐門麵的活動,第一個永遠都是林棉,她林蕊上趕著都要被嫌棄。

這是她心裡永遠的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