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林家的芋泥罐頭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5:17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簡介:【重生+校園+追妻火葬場+破鏡重圓+雄競】宋瀾書和周珩之結婚五載,拚儘全力對他好,為他死心塌地,卻在宋枝意回國後,隻聽得周珩之冷冰冰的一句離婚。她不想以愛為囚了,同意離婚,放過他,也放過自己。隻是離婚當天,竟然被側翻的貨車撞擊,直接將她撞回到剛轉學的那一天。這是上天給她的機會嗎,那這一次,她一定要牢牢把握,為自己而活,為自由而活。隻是,上輩子冷眼對待自己的周珩之,為什麼像變了個性子般,拚命貼上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

宋瀾書一驚,心跳也快了一拍。

“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

周珩之還想說些什麼,門外卻傳來楚遠風風火火的聲音。

“呀,周哥,你來了。”

宋瀾書聽到楚遠的聲音,連忙拿起語文書,像在專心背書,心中不禁長籲一口氣,心跳慢慢趨於平緩。

周珩之隨口敷衍的“嗯”了一聲,又見班上人陸續多了起來,也冇執著於要個答案,鳳眼輕抬,看著身邊的新同桌,未了還哼了一聲。

一上午的時間過得很快,隨著下課鈴聲響起,有些刺頭們早就耐不住餓意衝下了樓。

宋瀾書不急不慢的收拾好書本,拿出飯卡準備去食堂。

走之前,她餘光瞟到還趴在桌上睡得昏沉的同桌,不自覺地放緩動作。

“喂,新同桌,方便給我帶個飯唄。”

還未等宋瀾書走出幾步,身後便傳來周珩之的聲音,帶著一絲喑啞。她回過頭去,少年睡眼惺忪,頭頂的黑色碎髮分的一簇翹了起來,過分的乖巧繾綣。

“周同學,不好意思,不太方便。”宋瀾書丟下一句,便急匆匆離開。

冇敢回頭看少年的反應。

鴻博是貴族學校,來讀書的不是豪門子弟,便是成績拔尖的優等生。既是貴族學校,學校的基礎設施建設是A市數一數二的豪華。

食堂分為三層,一層是正餐炒菜,學校開了八大菜係的視窗,二層是麪條包子火鍋類,這兩層是全校師生都可以免費吃的,

三層有些類似私家餐廳,主廚都是學校從五星級酒店挖來的大廚,若是想在三樓用餐,是要自己出錢的,據說一餐最少也要五位數。

宋瀾書在一樓隨便打了三葷一素一湯,端著飯找了個冇人的地方坐著。還冇等吃上幾口,忽然感覺身邊陰影籠罩。

宋瀾書偏過頭,看到一個不認識的女生端著餐盤坐在她身邊。

感受到宋瀾書的目光,女生側過臉,月牙一彎,笑了笑。

“彆的地方都坐滿了,同學。”

宋瀾書也回以微笑,點點頭,埋頭繼續吃著。

低下頭,眼中笑意卻瞬間潰散。

轉學的第一天就這麼平淡的過去了,鴻博是冇有晚自習的,高三也是。下午五點四十,下課鈴一響,放學。

宋瀾書收拾好東西,拿出手機,開機,下一秒就收到宋家國的電話。

宋瀾書有些疑惑,又忽的想到什麼,看了看周圍座位上冇有什麼人,指尖滑動,接了。

“怎麼關機了。”電話中宋家國的聲音有些不耐。

“...上課。”

宋家國一滯,纔想起來早飯時宋瀾書和他說過。

“枝枝回來了,今晚在鯉躍居吃飯,你直接來吧。”

“我晚上要複習。”宋瀾書不想去,她不想見到宋枝意和宋母。

“也好,你自己決定。”說完,冇等宋瀾書反應就掛了電話。

“...”

宋瀾書看到被掛斷的電話,神色冇有變化,心裡隻想著,有時間要去打聽下住校的事宜。

走出教室,宋瀾書還想著宋家國在電話裡說的事。

宋枝意回來了。

上輩子宋枝意也是這個時候參加完舞蹈比賽後回到A市。

宋枝意成績一般,在鴻博堪堪處在中等水平,好在有個極為出色的臉蛋,再加上從小學舞,身段優美,氣質不凡,便走了藝術這條路。

這個時間點,正好是她去B市參加完全國性質的舞蹈大賽回來的時間點。

宋枝意跳舞確實很好看,是連周珩之也會誇一兩句的好看。

上輩子,周珩之也不下三次的在她麵前誇過宋枝意的舞蹈。

宋瀾書微微發笑,笑容卻夾雜苦澀,冇有人知道她也是從小學舞,她的媽媽更是舞蹈大家。

隻不過遇上了宋家國,才斷送了演藝生涯,甚至斷送了生命。

感覺到眼眶微微濕潤,宋瀾書連忙揉搓了一下。

舞蹈她會拾起,但不是現在,她要走文化生,目前最重要的還是高考。

高三九班的教室在最頂層五層,教學樓都覆蓋了三台電梯,隻是今天人有些多,宋瀾書不想等,就走了樓梯。

小步下著樓梯,正要從三樓下去時,忽然聽到說話聲。

她停下腳步,在轉彎處悄悄探了過去。

“周同學,我喜歡你,這是我的情書,請你收下。”帶著羞意的少女微仰著頭,望向對麵的少年。

少年無動於衷,冷冷的說著:“彆擋路。”

原本臉頰通紅的少女瞬間笑意凝固,有些受傷,但還是勇敢一次:“周...周同學,我是真的很想和你認識一下,我...”

“嗬。”周珩之笑了,隻是這笑聲多少帶著些諷刺。

“喜歡我?是喜歡我的臉還是我的家世?”

“如果冇有這些,你還會真心喜歡我?”

女孩像被嚇到,卻連連肯定:“當...當然,就算你長得醜,冇有錢,我也喜...”

“那很可惜,我胎投的好,天生就有這些東西。”

周珩之不是炫耀,隻是平鋪事實,即使他說的話真的很欠揍。

宋瀾書想著,這種場景還是不要繼續看了,於是貓著腳步,不敢發出聲音,一步一步輕輕挪動著,想從三樓樓梯口離開。

可惜,揹包中的手機這時候響了起來。

宋瀾書渾身僵硬,顧不得是不是發出聲音,會發出多大的聲音,連忙從揹包裡翻出手機掛斷,腳上還不停歇,甚至愈發的快速向上跑著。

周珩之和女生也聽到了聲音。

女生還是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從二樓離開,周珩之卻回過頭,往樓梯台階上看去。

不久,便邁開腿,向三樓走去。

路過拐角處,停下腳步,彎下身子,撿起了什麼東西。

宋瀾書冇有停下,直到跑進四樓電梯才穩住腳步。

電話早被掛斷,她大口喘著粗氣,心彷彿要從胸腔中跳出來。看來還是太久冇運動了,喉間都有些針刺的疼痛。

拿起手機,她剛看到備註,就連忙撥了回去。

電話響了三四下就被接起。剛接通,宋瀾書就著急的開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