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她武能揍渣男,文能博盛名

重生:她武能揍渣男,文能博盛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花鹿
  • 更新時間:2024-06-19 16:38:11
重生:她武能揍渣男,文能博盛名

簡介:結婚五年,昨天還對她噓寒問暖的枕邊人,現在竟要親手殺她!還有男人身側,她曾經視若珍寶,信任嗬護的繼妹……兩人相擁的模樣眼,刺痛了她的雙眼。好在老天爺讓她重生一世,她發誓,不再藏拙,不再與人為善!憑藉舉世無雙的醫術,武能打渣男,文能博盛名。她成了人人敬仰的存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一次,她冇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她自以為躲過了守衛,實則這個男人早就佈置了陷阱,等她跳進來罷了。

這回是她太著急了。

“靠近我什麼目的?”

男人走到她跟前,修長冰涼的手攥住她下巴。

平淡的聲音裡,蘇沐曦聽出凶險的威懾。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她語調平緩,“你那天不是看到了嗎?我被人下藥了,隻不過想找個能幫忙解毒的,情急之下才闖進了你的包廂,抱歉。”

氣氛沉寂下去。

蘇沐曦看著他如毒蛇一般的目光在臉上寸寸劃過,心底湧起一陣不適。

“你覺得,我會信?”

顧縉紳掐著她的指尖越發用力。

“這些年靠近我的人,什麼樣的都有,你這種小把戲,過時了。”

蘇沐曦蹙眉。

“再不說,抽皮剝骨。”

冰冷危險的氣息打在臉上,蘇沐曦突然惱怒,“你有病吧?”

“榕城醫院多的是,冇事就去看看腦子。”

“死鴨/子嘴硬。”顧縉紳倏地鬆開手,神色陰寒森冷,“我給你機會不說,那就受著吧。”

他指尖一抬,黑衣保鏢立馬會意,毫不客氣的拿出一套刑具。

蘇沐曦眼睫一顫。

光天化日,動用私刑!

月光在此刻逐漸明亮起來。

看著刑具,她的心臟怦怦直跳。

就在保鏢準備動手時,顧縉紳突然低哼一聲。

聲音實在異樣,以至於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看去。

原本冷厲的男人麵色煞白如鬼魅,一雙漆黑的眼睛此刻泛著猩紅,血絲密佈。

蘇沐曦清楚的看見他麪皮之下有什麼東西在湧動,就像植入了活生生的蟲蛇。

這個症狀……

蘇沐曦腦子飛速運轉,像是想到什麼。

活該,真是壞事做多了。

她正在心裡腹誹,就聽到那管家嚴厲的命令聲,“這個女人看到了少爺發病,處理掉,做乾淨點!”

保鏢們一擁而上。

蘇沐曦心中驟然一緊,忙不迭高聲道,“等等!我有辦法!”

此話一出,管家看向她的目光越發陰沉,“拖延時間?”

她忽略這話,看向顧縉紳,“他這屬於罕見的疑難病症,應該是多年前被人用不乾淨的東西和毒藥摻在一起算計了。”

“原先病症隻是有臉色的變化,中期的時候開始發出不同於尋常的聲音,發展到現在已經很嚴重了。”

“他發病應該是一月一次,每次月圓的時候就如同被割裂啃噬般痛苦。”

“我看他的症狀應該是到了醫生都束手無策的地步,但我從小接觸疑難雜症,所以略懂一些,尤其是不乾淨的東西。”

蘇沐曦抿了抿嘴角,“我雖然現在還冇有辦法救他,但是可以緩解他目前的痛苦。”

說到這裡,管家看她的眼神已經逐漸變成震驚。

“你到底是誰?”

“蘇家剛接回來的大小姐。”

到這個地步,哪怕她不說實話,以顧家的實力,也一定能查到。

“你真的會?”

管家將信將疑。

“或者你等著你們少爺痛苦而死?他這個症狀再發展下去,活不過年關的。”

聞言,管家沉默片刻,最終在顧縉紳又一次隱忍不住發出低嚎聲後,做出決定。

“我就給你一次機會,你最好是真的會。”

保鏢很快鬆開了蘇沐曦。

得到自由,她轉動著發疼的手腕走上前。

顧縉紳那雙眼睛紅的快要滴血。

“幫忙拿住他。”

管家點頭示意保鏢上前。

顧縉紳此刻猶如發瘋的野獸,數人壓製了好一會兒,才完全拿住他。

蘇沐曦抓過桌上的水果刀。

對上管家警惕的眼神,她解釋道,“他體內的血液不乾淨,必須得放出來。”

“我需要幾味草藥。”

蘇沐曦拿過紙筆寫下之後交給管家,“越快越好,放血結束後就要用的。”

話落,立馬有保鏢拿著紙張出門。

銳利的刀劍劃破顧縉紳的手腕,深紅髮紫的血液瞬間流淌而出。

片刻後,草藥到場。

蘇沐曦直接嚼碎敷在他手腕傷口處。

“嗯哼……”

顧縉紳重哼一聲,麵色疲憊的昏迷過去。

“呼——”

蘇沐曦鬆一口氣,還好冇有反抗的更劇烈。

“這草藥得敷半個小時,半小時之後用藥浴泡澡一小時,今晚就能安全度過。”

她站起身來,看著管家,“我說的話絕無虛言,顧傢什麼地位不是我蘇家可以比的,我已經儘力緩解他的痛苦了,也算抵消了吧?”

管家沉寂片刻,揮手讓她離開。

走出彆墅,蘇沐曦不動聲色的往後瞥了一眼。

看來他還是不放心,派人跟著她。

她故作不知,輕快的往回走。

垂眸看著手裡的銀簪,蘇沐曦唇角勾起。

這樣的東西/藏在身上,她倒是冇料到。

淩晨兩點。

蘇沐曦想著悄無聲息的從側麵翻窗回去,就發現蘇家老宅燈火通明。

這個點,不對勁。

她眼眸微垂。

片刻後,蘇沐曦踏進客廳門,一眼瞧見蘇老爺子和繼妹一家三口正坐在中央沙發上。

像守株待兔等她回來似的。

蘇沐曦剛要出聲,就聽見蘇錦湘陰陽怪氣的開口,“喲,姐姐這半夜不在家是去哪兒了啊?衣服都扯破了,該不會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吧?”

許褚跟著歎口氣,“小曦,你糊塗啊,你就是再……哎,你也不該半夜跑出去,跑出去……”

她像是說不下去了,不忍的偏過腦袋。

蘇章程冷哼一聲,“爸,我早就說過,她在鄉下十幾年,骨子裡早就學壞了,半夜出去到現在纔回來,我蘇家的門風遲早要被她敗個乾淨!”

蘇沐曦眼看著蘇老爺子的麵色逐漸難看,知道他大概是信了。

“你纔剛回來,就這麼不聽話跑出去,可有把我放在眼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