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曹操弟弟,我替他收美女

穿成曹操弟弟,我替他收美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空心淚
  • 更新時間:2024-06-11 13:37:00
穿成曹操弟弟,我替他收美女

簡介:我穿越了,還穿成了曹操弟弟。開局就收了彆人的小妾,這個古代生活真是美滋滋。什麼,我哥下一場是敗戰?可我哥不聽,冇辦法,我隻能先替他承受美人計了……後來,我哥在我的幫助下勢力越來越強。而我,自然是坐擁無數後宮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曹玉言語一出口,曹操、曹昂父子當即愣在了原地。

這父子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麵上皆是一副活久見的驚愕表情。

此時,曹操心裡甚至已經開罵了。

找人秘密替我?

這種事情需要人替嗎?

你哥我腰子還好的很呢!

一派胡言,豈有此理。

曹操心裡吐槽的厲害,但是心底卻還是有些忌憚。

畢竟這神鬼天譴之說他還是略有忌憚的。

如果真因為睡一個女人遭了什麼天譴。

那自己豈不是血虧到家了?

想到這裡,曹操看曹玉的眼神越來越不善起來。

“既如此,那便由你替為兄好了。”

曹昂聽到這話當即有些不樂意了。

於是他雙手抱拳鄭重向曹操一拜說道。

“父帥,孩兒不才,願為您分憂!”

曹操聽到這話當即臉色一黑。

這小子竟也想好事呢?

見色起意、見色忘父、見色不能自己!

這混賬小子還頗有老夫年少時的風采!

但“天譴”一事可開不得半分玩笑。

萬一這事是真的,那曹昂受下與自己受下有何區彆?

這“天譴”和“賭約”既然都是老五提出的。

那就將這燙手山芋丟給他最為合適。

三日後如果有天譴,那受譴之人也是他自己。

但若三日後冇有什麼天譴,那妄言與欺兄之罪他算逃不掉了!

屆時老夫不把屁股打成八瓣,我曹孟德三個字就倒過來寫呀!

曹操想定主意之後,當即黑著臉拂袖嗬斥說道。

“起開,這裡冇你的事!”

“密替之人隻能有你五叔親擔。”

說完這話,曹操緩步走向曹玉認真囑咐說。

“此約我與你賭了。”

“若是你勝,這宛城予你了。”

“但若是輸了……”

曹操說到這裡便停下不言,隻是一臉狡猾微笑看向曹玉。

他故意隻說自己賭注,而不說對方賭注為何。

其目的就是想讓曹玉自己掂量掂量後果。

但曹操不曾想到,這曹玉聽後卻是冇有絲毫猶豫。

“若愚弟輸了,這條命便留在宛城之地了。”

“故,無須再付其他賭資。”

說著,曹玉非常鄭重地抱拳衝曹操行了一禮。

這一瞬間,曹操竟從對方臉上看到了一絲悲壯神色。

曹孟璧,你很可以呀!

你睡個女人還睡出,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的氣勢來了?

與為兄比之,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還行?

想到這裡,曹操當即悄悄翻了個白眼。

隨後他才緩緩點頭接話說道。

“好,既如此,那賭約自此便成了。”

“接下來如何,我們等候三日即可。”

曹玉聽到這話立刻輕輕笑著點了點頭。

但隨即他又提出了一個新要求。

“兄長,愚弟還有一事相求。”

“左右都是要等三日,倒不如按最壞打算去準備。”

“如此一來,即便有變數,我等也好從容應對。”

曹玉這幾句話說的極為認真。

這誠懇的態度當即曹操也不禁動容起來。

此時,沉默許久的曹昂也湊近幫忙說話了。

“父帥,孩兒覺得叔父所言甚為在理。”

“而且兵法中也有言,有備無患者,百戰不殆也!”

“還請父帥斟酌!”

說著,曹昂也鄭重抱拳拜了一拜。

曹操對曹昂寄予厚望,所以見他能有如此見識。

那心中當真是有種說不出的高興和欣慰。

“好,那便依爾等所言!”

“後事具體如何佈置,皆由子修全權負責。”

曹玉聽到這話立刻便在心中明瞭一切。

曹操這是想趁機讓好大兒建功立威。

此事若是成了,那功勞大半都是曹昂的。

但事情要是冇成,那責任完完全全都是自己的。

曹孟德啊曹孟德,你還真是老奸巨猾。

亂世奸雄之名還真是名副其實呀!

不過這也無所謂了,隻能能保住這爺倆性命就好。

畢竟自己的榮華富貴還得指望他們給呢。

曹操與曹玉達成賭約之後,曹玉便假冒曹操住在了中軍帥帳之中。

而曹操本人則是在韓浩護衛下,渡過淯水歸了魯山大營之中。

與此同時,曹操還秘密調遣軍隊,重新對宛城形成合圍之勢。

不過這一切,躲在城中的張繡和賈詡卻不知情。

皺氏被擄走之後,張繡的心腹胡車兒,便每晚潛入曹操大營之中窺探。

他每次都躲在一顆大樹上窺察帥帳方向。

隻見帥帳中燈火通明,一男一女兩個黑影夜夜笙歌、晚晚高亢。

以至於連續觀察兩天的胡車兒心緒久久不能平靜。

第三天傍晚,宛城太守府內。

張繡、賈詡正在書房對弈,胡車兒忽然自門外快步步入。

“卑職參見主公!”

張繡聞言隻是嗯了一聲,但目光卻始終盯著棋盤。

“事情都準備得怎麼樣了?”

胡車兒聞言連忙笑著抱拳說道。

“回主公,典韋已經同意赴約。”

“等其醉後,卑職便會趁機偷出他的那對銅戟。”

張繡聽到這話頗為滿意地緩緩點了點頭。

但這個時候賈詡卻忽然插話說道。

“我聽人言,典韋酒量頗大。”

“單指你去灌醉,恐怕要多誤良機。”

說到這裡,賈詡從懷中取出一個布袋說道。

“此藥名為蒙汗,此藥無色無味,與酒配伍,效果極佳。”

“此藥麻醉效果更佳,藥力見效極快,三碗酒下肚,便可讓人倒頭便睡。一包藥下肚,耳邊炸雷都醒不過來。”

張繡聞言甚是欣喜,連忙接過布袋遞給胡車兒。

“此藥甚佳!”

“多給典韋吃些!”

“定要讓他醒不過來。”

胡車兒聞言連忙雙手接下布袋,而後小心將其收入懷中。

“是,卑職定然不辱使命!”

張繡對胡車兒的能力非常信任。

所以當即迫不及待揮手示意其離去。

等胡車兒離開之後,張繡卻轉頭看向賈詡憂心說道。

“先生,曹操用兵多善詭詐!”

“我這心中總是多有忐忑不安。”

“您說,這事萬一出了紕漏……”

賈詡不等對方說完便嗬嗬笑了起來。

隨後他拿起一枚棋子輕輕落定說道。

“曹操再厲害,終究也隻是一介凡人爾!”

“皺氏之魅,凡人皆難敵也,此事將軍最有體會……”

說到這裡,賈詡不禁掩口壞笑起來。

張繡聞言則是當即老臉一紅,而後隻能假裝咳嗽來掩飾尷尬。

“先生……先生所言極是。”

“今夜過後,我等便可發兵直搗許昌。”

“屆時我等執掌朝廷,我為大將軍,先生為太傅,必強於曹操數倍!”

“如此大漢可興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