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花間月
  • 更新時間:2024-05-19 07:51:52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簡介:一朝穿越,身陷險境,但居然可以操縱動物!她打開了一個新世界,也被立刻送去了給那惡名遠揚的攝政王!但誰知,攝政王居然將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啊!

淩厲的慘叫聲貫徹整個丞相府。

花園內,渾身帶血的女子倒在地上,她拖著沉重的身子努力向另一頭的中年男子爬行著。

“爹!您為什麼要害我?您為什麼非要我去殉葬!”

林婉傾咬著牙,忍著被打的劈開肉綻的痛楚,用儘最後一點力氣呐喊。

而麵前的當朝左丞林大河卻一臉冷漠:“給我滾開,你這個野種!”

“一個野種也配當爹爹的女兒?”在一邊冷笑的林晚晚一腳踹在林婉傾的身上,甚至用腳狠狠的碾著她的後背:

“實話告訴你吧,你是爹爹用十兩銀子買回來替我嫁給那病癆鬼的!攝政王病了那麼多年,要不是爹爹捨不得我因為小時候的娃娃親就被殉葬,你以為你能在丞相府這麼多年錦衣玉食?”

像是一道炸雷把林婉傾轟的腦袋嗡嗡作響,她僵硬的呢喃:

“不會的,不會的……”眼淚已經掉下來,慢慢的她忽然吼出聲:“不會的!爹爹!爹爹不會的!”

“林晚晚你胡說八道!”

“是不是胡說你問爹爹好了。”

而此時,外麵的花轎嗩呐聲已經傳進來,林大河下令:“迎親的花轎已經來了,趕緊把這晦氣的東西丟給攝政王府。”

“來人,即刻塞進花轎。”

林中承冷喝一聲,兩婆子抓著手腳被綁的林婉傾拚命的往轎子裡塞——

砰!

所有人都一愣,下一刻就看見林婉傾的額頭留下鮮血,而轎子的一角也沾上了血。

林婉傾居然直接撞了上去!

“快!把她塞進去,送給攝政王府,死的活的都一樣,明天就合葬了,早死一會兒也冇事!”

腦袋轉得快的婆子最先下令,下一刻歡喜的娶親嗩呐聲再次響起。

轎子裡的林婉傾漸漸的冰冷,她的意識最後消散……

……

痛!

蝕骨的疼痛讓林婉傾醒過神,視線模糊的看著四周,腦海中不斷浮現一些隻零破碎的畫麵。

她不是應該在那場爆炸中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

這時,一股不知名的記憶鋪天蓋地湧來。

她穿越了!

成為與之同名的相府嫡女林婉傾。

回憶起原主死之前的記憶,林婉傾隻覺得太可笑了,這愚昧的時代,女子的地位就這麼一文不值!

前世的她本是玄門世家傳人,醫術為主,算卦為輔,既然用了這具身體就定會為原身討個公道!

下一刻,腦袋突的一痛。

是她的醫療空間還有她自製的藥丸都一一具在!

她身子發軟,兩個婆子已經將她從花轎中抓了出來,一左一右的往洞房拖去。

門被打開,她直接被丟了進去,隻聽怦的一聲門被重新關上隱隱聽到落鎖聲。

林婉傾睜開眼,用力掙脫了繩索,迷迷糊糊的看清了屋內的佈置,很豪華。

離她不遠的位置放著一張床榻,榻上躺著一男子麵色蒼白的可怕,應該剛死冇多久。

想靠近時,一隻巨大無比的血狼突然毫無征兆的撲向了她!

並狠狠地壓倒在地,血紅色的獸眼,尖尖的獠牙發出直顫心悸的吼叫,似在磋磨著該從哪裡入口。

她力量還未完全恢複,根本不是一隻巨型血狼的對手。

【敢靠近我主人!死!】

誰在說話,這裡除了她和床上剛死的攝政王,誰會說話?!

林婉傾眼睛落在血狼身上,不敢置信,這狼莫不是成精了!

還是說她能聽懂動物說話?

嚓——

下一秒,血狼直接衝了上來,速度極快,林婉傾用力往後一閃,才堪堪閃過。

冇想到這攝政王府居然有這麼靈性的東西。

夜狼還想衝上來,林婉傾看準時機,衝著它的血盆大口撒過去一把藥粉,血狼瞬間倒在地上,林婉傾試探著走上前:

“我能聽懂你在說什麼,但我不是來害你主人的,我是來殉葬的。”

血狼腿軟的起不來,林婉傾這才放心,畢竟那一把軟骨散能讓血狼安靜許久。

她走上前,來到床旁隻見男子一身大紅喜服,雙眸緊閉,俊美的五官,蒼白的麵容給他增了幾分破碎感。

這應該就是攝政王夜北冥了。

從原主的記憶裡,林婉傾知道了按照慣例要是男子娶妻前死了,要找人殉葬合棺,不然到了陰間會被陰司懲罰。

林婉傾自然對此封建陋俗嗤之以鼻,但她好不容易活了過來,可捨不得這麼死了。

她摸了摸男人的頸脈,這男人居然還有脈象,雖然很微薄,不仔細摸根本摸不到,但林婉傾卻知道根本還有救!

她扒光夜北冥的衣服,

她將幾根銀針紮在男子的穴位上,下一刻,夜北冥蒼白的麵容逐漸有了血色。

林婉傾看這有點用處,又從空間裡找出幾味藥材胡亂塞進了夜北冥的嘴裡。

讓你要老孃殉葬!

我噎死你!

林婉傾剛把藥材塞進去,就在此時,剛纔還一絲生機都冇有的男人忽然睜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