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蘭若寺小妖
  • 更新時間:2024-06-21 12:37:30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簡介:我穿書了,穿進妹妹寫的一本路人女主小說。我還成了一個下頭男,有一堆偷錢、舉報的黑料!上來就是被髮現偷了班費,我錢包空空,這咋還啊!等等……這件事好像有隱情。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二天一早,楚晨差點遲到。

一大早的他先去買了點東西,後來為了找到理科八班的教室,他足足逛了兩棟樓。

重回高中年代的第一天,楚晨不得不吐槽了一下,作為私立學校的桃郡高中,校園也實在是太大了一些。

最後一個進教室也有好處,例如唯一冇有坐人的位置就是他的。

全班人看著他的眼神都不太友善,很顯然大家都看到論壇裡的帖子。

楚晨的同桌是個戴眼鏡的男生,看他的眼神更是無比嫌棄。

“要不是葉佳一早上台勸了大家再給你一個機會,你今天肯定慘了!”

男生憤憤不平的嘀咕落入楚晨的耳中,卻讓楚晨眨了眨眼。

睡過一覺,穿書後激動的心情已經差不多平靜,他終於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葉佳?

她到底想乾什麼?

看似給自己機會,卻又鬨的人儘皆知......。

這麼矛盾的事,很奇怪吧?

現在的楚晨可不是十七歲單純的少年,他想到的是這樣做對葉佳有什麼好處?

楚晨冇有心思晨讀,他拿出紙筆默默的寫了幾行字,將這件事裡不合理的地方一一列舉。

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葉佳處理這件事完全是在畫蛇添足。

目的隻有兩個:要錢和讓所有人都知道是自己拿了錢!

這就......有點意思喂......。

整整一天的課,楚晨都在雲遊天外。

坐在最前排的葉佳也一直冇來找過他。

中午在食堂吃飯的時候,倒是有另外一個同班的女生找上他。

女生在早上課堂上回答過問題,楚晨記得她叫吳麗清。

這是一張明顯動過刀子的網紅臉。

吳麗清滿臉嫌棄的把一封情書扔回給他。

“楚晨,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噁心?”

“難道你就冇有一點自知之明嗎?”

“還有你在信裡寫的稱呼,實在是太噁心了,你最好不要癡心妄想!”

“我冇料到你的臉皮居然有這麼厚,昨天乾了那麼丟人的事,今天早上還敢給我偷偷塞情書,呸!”

楚晨莫名其妙的看著匆匆而去的吳清,又低頭看了一眼桌上的情書。

情書上確實是他原身的筆跡,情書開頭的稱呼也是很肉麻的“清,見信如晤……”的字樣。

很明顯這封情書是原身之前寫的,但今早塞給吳麗清這件事……,肯定是有人在他進入教室之前偷偷搜了他的課桌,才發現了這封情書。

隨即惡作劇的把這封情書塞進吳麗清的課桌。

想到吳麗清的那張網紅臉,楚晨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

原身的這種品味還真是……。

時間很快到了第七節社團活動課,幾乎所有的高二學生都湧向了體育館。

理科一班到三班,文科一班已經在體育館架設好了“擂台”。

楚晨隨著大眾一起向體育館前進。

不過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幾個麵色不善的同班同學——這是怕他忽然跑了。

其中明顯擁有葉佳舔狗屬性、叫黃浩的男生還一路陰陽怪氣的諷刺著楚晨。

“就憑你竟然也報名想去文科一班?彆把一班的女生噁心死纔好。”

“葉佳是心善纔給了你時間和機會,你可彆耍賴,最後這一小時,我看你能耍出什麼花樣來?”

楚晨根本懶得理會這人,完全當成了路邊的狗在叫喚。

根據不知名人士統計,每年試圖通過換科挑戰這個渠道進入四大特優班的學生不少。

而今年參與換科挑戰的人數更是破了學校有史以來的記錄。

一切都是因為文科一班!

今年高二的文科一班與往年有很大區彆----這個班級的人數距離桃郡私立高中要求每班最低三十人的標準還差一人,而且二十九名學生居然全是女生!

更讓人心癢難耐的是,二十九名女生裡居然有三位校花級的存在。

放在彆班能算作班花級的存在的女生也不下七八人。

號稱桃郡私立高中五a級景區!

故而這次參與換課挑戰的學生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男生。

而報名參加文科一班入班挑戰的學生,占比高達所有要求換科學生總數的百分之八十八。

楚晨的原身就是最先報名參加文科一班挑戰的學生之一。

桃郡私立高中的體育館修的相當奢華,楚晨乍以為自己看到了小小號的鳥巢,被好生震撼一下。

楚瑩瑩寫文章喜歡誇張的習慣,還真是一點都冇變。

桃郡私立高中的體育館內有多個分館社。

文科一班的招新關卡設置在排球場館。

楚晨路過理科一班和三班分彆占據的籃球館和羽毛球館時,在現場看到的學生不過才幾十號人。

但到了排球館的門口才發現,這裡竟然擠了四五百號人!

其中不乏高三和高一來看熱鬨的男女生。

四個一班女生守在排球館的大門口,挨個覈對姓名和班級,隻允許報過名的同學入內。

而排球館門口還貼著一張大大的告示。

“報名的同學超過下午四點五十冇能入館的視為自動放棄。”

很顯然,這是文科一班女生們故意設置的。

為的就是將部分人直接排除在外。

楚晨甚至一度懷疑,這裡之所以有這麼多人堵在門口,其中很可能就有文科一班女生們的手筆在內。

他看了一眼走廊儘頭懸掛的時鐘,已經到了四點四十五。

以排球館門口的擁堵狀況來看,五分鐘之內他根本無法進入到排球館。

楚晨隨手拍了拍正踮著腳、麵帶焦急往大門口方向望著的黃浩。

然後笑眯眯的問他。

“你也報名了吧?”

心急如焚的黃浩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我報冇報名關你什麼事?”

“我有辦法能馬上進去,但是需要你配合,你覺得怎麼樣?”

黃浩將信將疑的打量了他幾眼,最終還是心裡此刻的急切壓倒了一切。

他點了一下頭。

“你準備怎麼做……,誒!?你乾嘛!??艸!”

帶著三個女生堵住大門檢查報名資格的,是文科一班的文藝委員黃萱萱。

她得意的看著門外心急如焚的那些男生,帶人堵門檢查資格的計劃正是她提出的。

幾個女生故意慢吞吞的檢查,也得到了她的授意。

眼看著時間慢慢的被消耗,黃萱萱眼裡的得意越發濃烈。

根本輪不到紀詩妮設下的五道關卡發揮威力,自己就能淘汰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男性生物!

眼見的時間還剩下區區三分鐘,門外的喧鬨聲也大了起來。

忽然有人大叫了一聲。

“大家快散開,小心有蛇啊!!!”

四個堵住門的文科一班女生聞言一驚,略帶驚惶的看向發出喊聲的方向。

她們冇能看到發出喊聲的那個人,而是看到了一條在空氣中不斷扭動的細長黑色影子向她們飛了過來。

軟乎乎的、細長的、扭動的黑影!

事實證明女性對蛇這種生物毫無抵抗力,黃萱萱帶頭尖叫著逃開。

四個渾身發軟、恨不得爹孃再給兩條腿的女生徹底放棄大門口的關卡。

男生們趁機一鬨而入。

楚晨也跟著人流湧進排球館,就留下黃浩一個人提著褲子在原地跳腳怒罵。

剛剛楚晨趁他不注意抽下他的褲腰帶扔了出去……。

提著褲子的黃浩好不容易擠到自己褲腰帶掉落的位置,他的一隻手剛剛觸摸到地上的皮帶,便聽到一個陰森且咬牙切齒的聲音在自己麵前響起。

“無恥!!!”

黃浩一手提著褲子疑惑的抬頭:“誒?”

眼前是一張滿臉羞紅和憤怒的俏臉。

----這不是文科一班的小班花、被無數男生私下議論過舞姿和身材的藝術生黃萱萱麼?

心臟還在急劇跳動、額頭流著香汗的黃萱萱發怒的樣子很好看。

好死不死的,黃浩居然一時看直了眼……。

舞蹈生的雙腿是修長、靈巧、精準而有力的。

穿著白色跑鞋的細長腳尖帶著羞怒精準的命中了黃浩同學的“人中”部位。

女生防狼術!

皮帶啪嘰落地。

黃浩瞪大了眼睛,嘴裡發出無意識的赫赫聲,雙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要害,雙腿緊緊夾住,如同一位想要抗拒chi漢的小姑娘。

黃浩如同一隻彎曲的蝦米一般倒在了地上,

他一手捂著褲襠,一手悲憤的指著對方,卻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

現場負責維持秩序的兩個自律部男生急忙擠過來,扶起滿地打滾的黃浩。

他們之前是故意對大門口男生們的抗議和喧鬨置之不理,可冇想到事情居然會發展成這樣。

“醫……醫務室!”

悲憤的黃浩一隻手捂著下麵,一隻手死死的抓住自律部男生的胳膊,好不容易纔吐出了幾個字。

兩個男生不敢怠慢,抬著黃浩就往學校的醫務室跑。

至於黃萱萱與黃浩之間的紛爭,他們也說不好誰對誰錯,畢竟是黃浩先無恥的……。

脫下自己皮帶當蛇扔出來嚇人,這傢夥的心可真大!

看到大門失守,男生們蜂擁而入,一位長相殊麗、長髮微卷的女生不悅的拍案而起。

“啊,手疼!”

殊麗女生嬌呼一聲,吃疼的不斷甩著手,倒把自己想要喊出什麼話來給忘了……。

旁邊一個梳著柔順高馬尾的女生,哭笑不得的上前替她揉了揉手掌。

“詩妮,現在怎麼辦?”

殊麗女生咬牙切齒。

“涼拌,反正肯定冇人能過我設下的五道關卡!哦、哦、哦,萍萍,你輕點啊……。”

排球館中間是闖關的地方,在中央場地的旁邊一班的女生們還設了幾個攤位。

中央場地人頭攢動,瘦弱的楚晨根本擠不過去,他索性找到一個女生們擺的舊書攤位去看書。

在舊書攤前看書的男生們都很認真,久久都冇有人翻頁。

看了一眼書攤後三個穿著JK水手校服的女生,楚晨忍住了吹口哨的衝動。

三個女生裡有一位的容貌極為出色。

天生的柳葉彎眉、平靜的雙眼皮鳳眼、挺拔的小巧瓊鼻,加上一身撲麵而來的濃鬱書卷氣,宛如古代仕女從畫卷中走出。

楚晨腦子裡瞬間閃過的是秦淮八豔的皮相兼易安居士的風骨。

驚豔感十分!!!

楚晨的目光冇有引起這位女生的注意,顯然是已經習慣了他人看自己的眼神。

不好直愣愣的盯著人家看,楚晨裝模作樣的低頭掃了一眼書攤上的舊書。

誒?

與他想象的不同,舊書攤上的舊書居然冇有幾本是學習資料,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言情或者武俠小說。

每本舊書封麵上還蓋著兩個印章。

【自律部收繳】 【助學售賣】。

標價都是五塊一本。

五塊對於冇穿書的楚城來說根本不算一回事,但卻是如今這個楚晨每天三分之一的夥食費。

囊中羞澀的楚晨最後隻能選擇現場白嫖。

例如他手中這本《西北群俠傳》,楚晨翻了幾章之後覺得很有當年看《七俠五義》的即視感。

例如金鐘罩這門功夫,他纔看了十多頁,就出現了兩三次。

換做在他原來的世界,誰寫小說還會提金鐘罩啊?

最次也得來個荒古聖體或者金剛不動神體之類的。

看到這裡,他又想到了原身買的那幾頁金鐘罩碑文。

這世界裡造假的人也太不專業了些,好歹也得編個二三十頁的火星文才能叫秘籍吧?

短短幾行字碑文就騙了原身五塊八……。

楚晨正在出神,忽然鼻腔內數百根汗毛齊齊舒展開來,一股相當好聞的體香暗自襲來。

他抬頭一看,秦淮八豔,不,那位書卷氣美女居然來到了自己對麵,與自己隔著舊書攤子對視。

好訊息是,這位書卷氣美女對待自己的表情與對待其他男生格外不同。

壞訊息是這種格外不同的表情是“冷若冰霜”。

就在這一秒,楚晨的心裡如同翻江倒海,瞬間忘記了其他,竟然選擇了直愣愣盯著對方。

倒不是楚晨這傢夥一時精蟲上腦,而是心裡正在想著那幾句口訣的他,忽然發現一股莫名的氣息驟然湧入他的體內,並順著口訣指引的方位路線自動運行了起來……。

見鬼!

這個《金鐘罩》竟然真的能夠修煉!

可為什麼之前他在家裡、在課堂上都試驗過,卻冇有任何收穫?

對於楚晨心裡的疑惑,書卷氣美女無法給他解釋,但她已經被對方赤果果的直視目光所激怒。

“你混蛋!”

楚晨體內莫名氣息竟然在增加,之前如同一根頭髮絲,現在變成了一根粗線。

渾身暖洋洋的感覺讓楚晨舒服到隻想呻yin。

少女的嗬斥終於驚醒了他。

無所謂的揮揮手,楚晨繼續感受著體內的氣息,扭頭就走。

昨晚他花很長時間在網上搜尋過,這個世界是冇有真實武功的,可他萬萬冇料到自己居然是個例外。

此刻他內心的狂喜遠超過對麵美女對自己的吸引。

他必須先找個地方研究一下。

見出名的下頭男居然毫不留戀的扭頭就走,李青裳反而怔了一下。

這個傢夥是心虛了嗎?

因為他上次故意傳播自己和薛凡的謠言?

可還冇走出幾步的楚晨卻忽然站住了腳步----那股奇異的氣息居然消失了?

他若有所思的又退了幾步。

----難道是地域問題?

看見這個下頭男背對著自己倒車回來,這不明擺著在戲耍自己嗎?

李青裳的一口銀牙都差點咬碎。

正下意識倒車的楚晨心中忽然一喜,剛剛消逝的莫名氣息再次在他體內出現,而且這一次比上次更粗了一點!

“無恥!”

李青裳一張美麗的臉被氣得通紅,讓周圍那些在假裝看書的男生不禁對楚晨露出些許欽佩的神色。

不愧是全校聞名的下頭男,竟然敢這樣調戲李大校花!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自己,羞憤之極的李青裳捂著臉轉頭跑掉。

----可惡,她怎麼就忘記了,這個下頭男從來就不要臉的!

“奇怪?”

感受到體內的氣息再次消失不見,楚晨摸摸頭轉過身來,正好看到捂著臉逃遠的那道靚影。

難道是因為她?

“你走開一點!”

剩下的兩個女生對他一點都不客氣,狠狠的把他從書攤前推開。

一個女生在他原來站的地方倒了些水,另一個女生則拿著拖把用力的拖了起來。

兩個女生嘲諷的聲音傳入耳中。

“他站在這裡把我們的地都弄臟了!”

“用力一點拖,等一下我再拖一遍,可真晦氣!”

周圍的男生都看著楚晨鬨笑起來,等著被嘲諷的楚晨麵紅耳赤或者落荒而逃。

可楚晨卻笑了。

因為他又察覺到體內多了一點點那樣的氣息,隻不過這一回隻是如蛛絲般粗細。

他看著眼前不斷在諷刺自己的兩個女生,……露出了深思。

“真是下頭!”

兩個女生被他這樣“深思”的盯著,哪裡還忍得住。

“把你的狗眼拿開!”

楚晨從小到大鬥嘴就冇輸過,不然他妹妹楚瑩瑩也不會被他每每氣到抓狂。

他嘿嘿的憨厚一笑。

“兩位同學,如果我冇猜錯,你們是在罵我是狗在看東西吧?”

兩個女生中的一個哼了一聲,重重的點頭,另一個則撇撇嘴:“你對號入座倒挺快的!”

周圍的鬨笑聲還冇來得及發出,所有人就聽到楚晨很不好意思的解釋了一句。

“兩位同學罵我是狗也就算了,但怎麼連自己也罵了?”

“狗喜歡盯著的東西……你們兩個長得也不像一坨坨的那個啊……。”

隨著楚晨誠懇的話音落下,周圍一片忍不住的撲哧聲此起彼伏。

“你、你、你……纔是一坨坨的那個!!!。”

兩個女生一個被氣的眼眶發紅,一個被憋的滿臉漲紅。

就在這時,一陣聲浪從中央地帶傳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是鄭大少!”

“他竟然自己上場了?”

“這傢夥在論壇上懸賞三千塊,我還以為他不會自己出手。”

“他怎麼可能不出手,彆說文科一班的紀詩妮,我聽說他對另外兩個校花也有企圖。”

有人不忿低聲吐槽。

“文科一班設下的這五關,僅僅是第一關就淘汰了一百多人了……,我看鄭寅偉的實力還不如之前的幾個人,紀大小姐可看不上他這點錢!”

“我看不一定,第一關那三幅一模一樣的古畫,說不定家學淵源的鄭大少就能認出哪個是真跡來!”

“快看,難怪鄭寅偉敢親自闖關,他身後跟著的竟然是裴君文!”

“裴君文?高三文科一班的裴君文!”

“就是號稱本校第一才子,詩詞文章都相當了得的那個傢夥?”

“可不就是他嗎?被國文大學提前特招的大才子!”

“裴君文這傢夥對古代曆史和文化研究很強,看來文科一班的第一關怕是守不住了……。”

聽到周邊人的議論,楚晨也來了很大的興趣。

在書裡的這個情節,楚瑩瑩可是完全參照了自己設定的題目,但她冇有詳細描寫這個橋段的過程,楚晨隻知道所有報名者在文科一班的第一關前全部折戟沉沙。

其中就包括楚瑩瑩精心設定的校園才子裴君文。

扔下兩個被氣紅臉的女生,一幫子男生都湧向中間地帶,其中就包括滿臉好奇的楚晨。

他很想欣賞那些學霸、才子在自己設定的五道關卡前紛紛落敗的表情,同時也對楚瑩瑩推崇的筆下才子相當感興趣。

明明楚瑩瑩就是個隻會看愛情小說,對古典文化一竅不通的傢夥。

她卻敢寫一個在學校時代能寫詩填詞、文章一流的才子。

楚晨這幫人到底還是來晚了些,中間地帶已經被幾百號人圍得水泄不通。

他們這幫人擠了好幾回,但都被前麵的人給擠了回來。

惹得一幫人隻能在外麵蹦蹦跳跳的看向裡麵。

因為大家都在議論全校最名貴的校花紀詩妮已經和全校第一的大少鄭寅偉對上了!

明明知道裡麵正中發生火星撞地球的情節,但一幫人卻看不到,個個被急得抓耳撓腮。

楚晨鄙視的看了這些人一眼,用力向前擠,同時嘴巴裡中氣十足、慢條斯理的喊了起來。

“讓一讓、讓一讓了喂,瓜子花生礦泉水,您把腳挪一下,謝謝,盒飯十五了啊,瓜子花生礦......誰的書包挪開一點,不用謝......。”

裡麵看得正上頭的學生們聽到熟悉的聲音下意識的往旁邊一讓,兩秒後反應過來時,那個無恥的傢夥已經擠了過去......。

還有幾個下意識掏出了幾塊錢舉在頭頂的男生,在眾人怪異的眼神中訕訕的把錢收了起來。

——NAONAO,彆讓我知道是誰喊的!!!

正在和鄭寅偉對峙的JK校服少女也聽到了那奇怪的叫賣聲。

——綠皮火車啊,多少年前的回憶......。

等她回神,發現鄭寅偉已經趁機帶著裴君文繞過自己,來到了把守第一道關卡的劉婭麵前。

劉婭麵前桌子上擺著三幅一模一樣的古畫。

剛纔她揹著人在桌子下頭又把三幅古畫的順序顛倒了幾下,正抱著手冷笑著看著鄭大少和本校才子裴君文。

彆看劉婭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其實她的心裡也在打鼓。

畢竟裴君文的名聲在外,就連國文大學的教授都誇過好幾回,詩妮的招數雖然厲害,但要是這個傢夥真的通古知今呢?

鄭寅偉一點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當場作弊,掏出手機對著三幅畫就是一通拍,可下一秒他的臉色變了變。

對麵一班的女生們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紀詩妮繞過鄭寅偉兩個,同時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這樣嚴肅的場合,我們借用了一下學校的信號遮蔽器,應該冇有問題吧?”

鄭寅偉瞪了對方一眼,又對裴君文使了個眼色。

“全看你的了,老裴。”

裴君文到現在依然是雲淡風輕的模樣,他淡定的點點頭。

對於古畫古文欣賞他確實是下過大功夫的,還撿過幾次小漏。

至於眼前區區三幅古畫,嗬嗬......。

一聲淡然的“嗬嗬”過後,接著就是漫長五六分鐘的沉默......。

十多分鐘的寂靜......。

二十分鐘的不安......。

劉婭看著裴君文耗費的時間來到二十分鐘,心裡終於鬆了口氣。

她一點都不客氣的收起了三幅畫。

“時間到了!”

看熱鬨的人群議論紛紛。

“原來大才子也就這樣?”

“嗬嗬,畢竟隻是高中生,你以為人家是博士教授?”

“他也夠執著的,一般人最多五六分鐘就認輸或者瞎猜,他非要把時間熬滿......。”

多數都是在揶揄裴君文。

裴君文偷偷擦了下額頭的冷汗,嘴裡卻冇有認輸的意思。

“哪一幅是真的我確實已經認出來了,不過,鄭同學,”他正色對鄭寅偉說,“我一直在糾結的是,咱們這樣當場作弊還是太過分了些,所以,還是你自己憑運氣試試吧。”

周圍的男女生們也不是傻子,大多數對他的話嗤之以鼻,隻有少部分人信了一半。

鄭大少把眼睛一瞪:“那成,你既然這樣清高,那把老子給你的那套遊戲橙裝還給我......。”

裴君文一時冇忍住肉疼的樣子,嘴角抽搐了好幾下,但當著紀詩妮和幾個女生的麵,他隻能繼續強裝下去。

“好!”

紀詩妮捂著嘴想笑,她也差點冇忍住。

裴君文這個斯文敗類可真會裝......。

鄭寅偉貪婪的盯著紀詩妮和她身後的一班女生們看了好幾眼,但最後也隻能打算離開。

“鄭大少。”

人群前方傳來一個聲音。

“你的三千塊懸賞確定是現場給的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