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此生隻做逍遙王

此生隻做逍遙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秋收玉米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4:51
此生隻做逍遙王

簡介:顧幸一朝穿越,本以為自己就是天命之子,拚儘一切算儘一生,結果最後卻隻落了孤家寡人一枚,毒酒一杯。時光回溯一切重來,顧幸心態擺正,徹底躺平,那個位置誰愛坐誰坐,反正自己不坐,重新來過的顧幸滿腦子隻有一個想法,前世打了一輩子仗了,難道今世還不該享受享受嗎?杯中美酒,懷中美人,遊遍天下,豈不快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砰砰!”

顧幸一個人並冇有在房中待多久,房門就再次被扣響!

廖詢低頭走了進來:“王爺,在不啟程可真要遲到了,您在陛下心中,一向品德端正極為守時,相比其他王爺評價極高,可莫要因為遲到這等小事,讓陛下不喜。”

“嗯,”顧幸麵色平靜,輕點了一下頭。

實則內心是不想去的,今生既然已經對那個位置冇了興趣。

何必再去趟那漩渦,何不活的瀟灑一點。

但轉念一想,自己原來的人設,品德端正自幼聰慧。

一向深受建武帝喜愛,百官私下也紛紛議論七皇子顧幸是下一任皇位有力競爭者。

若是突然性情大變,會不會讓人誤會,是發了癔症。

這若是將自己綁了起來,再找一天師過來各種做法,這要是傳了出去,自己豈不是顏麵掃地?

在一群婢女的伺候下!

片刻時間顧幸便換上了一件四爪九蟒袍,一條玉質腰帶環顧腰間,一塊上好的玉佩垂掛於腰間一側。

在一群人的擁戴下,出了王府!

一輛雙馬配置的馬車早已等候在王府門前!

馬車前後皆有披甲之士靜立!

“王爺!”

普通甲士未動,馬車旁一青年靜立,身上同樣披了甲冑,一手牽著一匹身姿矯健的戰馬,一手握著腰間戰刃。

見到顧幸的身影,此人頭顱微抬,抬起一手放在胸前,喊了一聲王爺。

大周禮製,凡軍中披甲之士,見皇無須行跪禮。

“周全,”顧幸見到此人,麵露一絲回憶,喊出了對方的名字。

周全,原大周禁軍百戶,官拜正六品,直屬皇權。

自己宮外開府之後,建武帝下令,此人帶領本部一百二十人出宮護顧幸安危。

如今算是自己的護衛總管。

記憶中,建武三十九年,自己於長安遇刺,此人為自己擋箭不治身亡。

看著一個個曾經因自己而死的人,如今重新站在自己麵前,顧幸心中不由感慨。

其實重活一世,不再去爭搶那個位子,也不為一上上之策!

顧幸上前兩步,抬手重重的拍了拍周全肩膀兩下,開口說道:“辛苦了!”

麵對顧幸突如其來的動作,周全受寵若驚急忙行跪禮說道:“能為陛下,為王爺辦事,是末將的福氣。”

“起來,”顧幸伸出雙手將周全攙扶起來,肅然道:“大周有禮製,凡軍中披甲之士,見皇無須行跪禮。”

將周全攙扶起身,顧幸繼續開口說道:“本王若是冇有記錯,你家中好像還有一年邁老母和一幼妹。”

“你母親患病多年,不能勞作,你又長年呆在軍中,無法儘其孝道,家中全靠幼妹一人持家。”

顧幸轉身一指身後的王府,繼續道:“你看本王這王府可是大得很,異日你自尋一個時間,將你母親和幼妹接到府上來。”

“廖詢,”不待周全說話,顧幸又開口喊了一聲。

“王爺,”廖詢上前一步!

顧幸說道:“周全母親已患病多年,此事不能再拖了,你從府中支點銀子,儘快尋一個好一點的郎中先去看看。”

話落,顧幸直徑登上了馬車!

記憶中周全母親具體死亡時間,顧幸不知,但知道周母亡故之後,周全很長一段時間精神萎靡不振。

因此還險些誤了事!

為此顧幸還嚴厲訓斥過周全,後從其他軍卒口中才得知,周全母親亡故的訊息,給其放了幾天假,讓周全回去儘了最後的孝道。

身後周全身形靜立,看著顧幸消失的背影,眼眶濕潤,聲音低喃:“王爺如此待臣,臣此生定肝腦塗地不負王爺厚愛。”

此時廖詢走到周全身邊,從袖口中掏出了一張麵值十兩的銀票。

麵色笑道:“王爺對自己人一向極好,這銀票你拿著,一會王爺入宮之後,一時半會肯定無法出來。”

“可允你半天假,你自尋一個好郎中,去給你母親診斷醫治。”

“待你母親病情好轉,便可接入王府。”

馬車朝皇宮的方向駛去。

寬大的車輪壓在由石板鋪成的路麵上,發出嘎吱嘎吱的響動聲。

周全策馬跟在馬車一旁,全神貫注眼神犀利時刻注視著周圍的一切。

“王爺,到了!”

不一會馬車停了下來,廖詢的聲音響起!

同時有人為顧幸掀開了馬車的簾子!

顧幸探頭走出馬車,入眼是雄偉龐大的宮牆!

一名名持刃披甲的禁軍,神色肅然的站立值崗!

顧幸身為大周王爺,又是剛出宮開府的,故此皇宮城門令都認識顧幸!

“王爺!”

見到顧幸的身影,紛紛抬手握拳橫在胸前行禮,同時命人打開宮門!

至於周全一行人,自從他們被一紙調令,調往宮外當差之後,便自動脫離了禁軍的軍籍,成為了顧幸的私兵。

無旨不得入宮,故此顧幸入宮之後,他們一行人隻能在宮外等候。

唯有廖詢一人原是宮中內侍,可以跟在顧幸左右!

文賢殿在宮中左側,入宮之後兩人步行近半個時辰,才抵達目的地。

待顧倖進入文賢殿時,裡麵早已有了不少青年才俊在此等候。

不下二十人!

但卻異常安靜,一個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的手持書本靜靜觀看。

有的雙眼無神,趴在桌上,一手有一下冇一下的扒拉著麵前的書本。

也有眼神東張西望,座位下麵彷彿長了荊棘一般,屁股扭動個不停。

顧幸身影剛進入文賢殿,立馬就被東張西望的學子發現了!

此人迅速起身,對顧幸抱拳行了一禮:“臣宋之卿見過逍王!”

文賢殿中以皇子身份在其中讀書的隻是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是朝中大臣的子嗣。

聽到響動,殿中身影紛紛扭頭望去,凡朝中重臣子嗣,紛紛起身行禮。

“見過逍王!”

“見過七哥!”

也有年紀小於顧幸的皇子起身行禮!

“嗯!”

顧幸麵色微笑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同時目光落在一人身上,怪不得今日文賢殿如此安靜,自己倒是忘了。

今日老爺子於文賢殿考教諸位皇子,太子顧商今日也來了。

顧商,建武帝長子,皇後所出!

不過皇後崔氏於建武六年崩世!

同年,建武帝下旨,賜顧商五爪龍袍,立儲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