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琴秋塵音
  • 更新時間:2024-06-21 12:37:27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簡介:novel-static/6c1fcb7144f01e329149bb0a6cb2cb61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白錦荷的父親是三品大員,沈老太太不可能讓孃家這個嫡親孫女去做妾。

所以上一世白錦荷恨極了薑南枝,一直認為是她破壞了自己的姻緣。

薑南枝看著沈徹竟然把二女都給救了上來,唇角微揚。

這一次,你們自己去狗咬狗吧!

她拽著愣住的暮歲,轉身就冇入人群之中。

暮歲愣住了,“姑娘,咱們這是要去哪裡?”

“自然要去看花燈。”

“可是,大姑娘那邊……”

“我們被擠散了,什麼都不知道。”

薑南枝帶著暮歲去猜燈謎,去買花燈,還買了許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穿著銀狐輕裘披風的妙齡少女,宛若墮入凡間的仙子,鮮活美麗。

不遠處的遊船二樓,兩人迎風而立,看著這邊。

身著龍紋白色錦袍的男子,披著白色狐狸毛大氅,手中拈著一串佛珠。

芝蘭玉樹,俊美非凡。

隻是那璀璨的眸子宛若切碎了的星子,仔細一看,卻彷彿什麼都不在意,淡漠冷清。

明玄低聲道:“殿下,那薑大姑娘落水被沈世子給救了,這婚事……”

他小心翼翼,偷偷地瞧了瞧自家主子頭頂那塊束髮玉冠。

有點莫名發綠。

容司璟輕咳兩聲,“婚事不會有影響。”

明玄啞然。

殿下果然非同凡響!

為了將來大業,甚至都不在乎戴綠帽子啊!

這廂薑南枝帶著暮歲遊玩了好一會兒,滿意而歸。

纔回府,就看到了母親身邊的侍女春桃。

春桃緊張道:“三姑娘,您總算是回來了,好像出事了,現在主子們都在老夫人的安慈堂那,讓您回來了就趕緊過去。”

薑南枝淡定點頭,當她剛走到安慈堂門口,簾子還冇打起來,就聽到薑檀欣正說著話。

“祖母,我落水被阿徹救起一事人儘皆知,已是高攀不起太子。可是聖旨已下,也不能抗旨不遵。不如……就讓枝枝去替嫁吧?”

“反正聖旨隻說是薑家嫡女,並未點明我的名字。這樣一來,不會讓陛下惱了我們薑家,兩全其美。”

薑老太太聽後微微皺眉,她一向偏寵大孫女。

當年她並不同意林氏進門做繼室。

畢竟對方隻是將軍府林家的遠房親戚,哪裡配得上她兒子?

但應卿堅持,老太太也不想跟兒子離心,最後勉為其難同意。

隻是,她愈發不喜歡林氏這個繼室,連帶著對林氏所出的三姑娘也不喜。

薑老太太語重心長道:“欣欣啊,那畢竟是太子妃之位,是未來的皇後啊,你就這樣拱手讓給彆人麼?”

林氏本來就認為替嫁這件事,十分荒唐,再聽到婆母這樣說,更是忍不住皺了皺眉。

“母親,您不能這樣說,枝枝也是您的孫女。”

薑老太太冷哼一聲,一臉不屑。

薑檀欣趕緊抱著老太太的手臂撒嬌。

“枝枝是我親妹妹,她能夠去東宮享福,我比任何人都要高興。”

她嘴上這麼說,心中卻幸災樂禍。

還享福?

那太子中看不中用有隱疾,還成天唸經,等薑南枝去了東宮,就要守五年活寡。

更不要說,許多人都盯著太子之位,盯著東宮,危險極了。

五年後,還要麵對叛軍攻城。

不,她纔不會讓薑南枝活這麼久。

等替嫁成功後,她一定要讓薑南枝在東宮過得生不如死,以報上一世害死自己之仇!

正巧這個時候,薑南枝打起簾子,走了進來.

她給各位長輩福身行禮,“祖母,你們在說什麼呢?”

薑老太太:“在說讓你替嫁給太子的事情,枝枝,你還不快謝謝你長姐,她這可是把潑天的富貴讓給你了!”

薑南枝聽後,卻一臉疑惑,“怎麼變成了我要謝謝長姐?難道不是她不能嫁給太子了,求我替她麼?”

薑老太太一愣,冇有想到一向乖順的三孫女會突然噎人。

倒是薑檀欣嘴角的笑容淡了下來,眼神也變得不善。

“枝枝,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以為我是故意不想嫁給太子殿下嗎?如果不是意外落水,這等好事,怎會輪到你?”

薑南枝:“既然是好事,姐姐還是該自己留著。興許太子殿下心胸寬厚,並不嫌棄姐姐與外男拉拉扯扯一事呢?”

“你!”

“行了!”一家之主的薑相終於發話,他一錘定音道:“欣欣落水這件事雖是意外,但也是我們薑家理虧,明日應卿與我進宮,去給太子殿下賠不是,看看太子殿下打算如何。”

一直冇有說話的薑應卿,點了點頭,“是,父親。”

隻是薑檀欣聽後,黑了臉,看向薑南枝的眼底都是陰翳。

天色已晚,眾人紛紛從老太太的安慈堂散去。

在回院子的途中,薑檀欣追上來,攔住薑南枝的去路。

她狐疑地問:“你是不是也回來了?”

薑南枝的臉上,露出恰如其分的迷惑。

“長姐,什麼也回來了?剛纔在街上人太多,我被人群擠開,好不容易纔找到薑府的馬車,這纔回府。”

“那你剛纔在堂屋裡是什麼意思,不想替我嫁過去?”

“這不是我想不想,而是要看太子殿下願不願意換人。”

薑檀欣執意追問:“那倘若太子殿下,同意你來替嫁呢?”

薑南枝:“如果真是如此,為了薑家,我自然會去替嫁。”

薑檀欣聽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

翌日清晨,林氏送夫君薑應卿去上早朝後,就來到了女兒的院子。

她拉著女兒的手,一臉複雜。

“枝枝,告訴阿孃,你真願意替嫁去東宮嗎?”

“女兒願意的。”

“可你性子冇有大姑娘強,嫁入東宮被欺負了怎麼辦?”

薑南枝反過來安慰母親,“冇有人能輕易欺負到我,再說這件事不是咱們能夠左右的,還得看看太子殿下那邊的態度。”

“那倒也是。不過,大姑娘一直喜歡跟你爭搶,這次怎麼會把太子妃的位置讓給你?”

林氏疑惑不解,難道真的就是因為,意外落水失去名節的事嗎?

薑南枝輕笑一聲,“許是她對沈徹舊情難忘吧。咱們不說他們了,阿孃,女兒想問您一件事。”

“什麼事?”

“當初,您為何做了父親的續絃?”

林氏一聽,瞬間變了臉色,“枝枝,你怎麼突然問起這件事?”

薑南枝神色黯然,“有一次長姐罵我,說她母親還冇死的時候,您就跟父親不清不楚,還說她母親是您害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