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途:從小鎮做題家到一省之長

官途:從小鎮做題家到一省之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天六頓飯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4:01
官途:從小鎮做題家到一省之長

簡介:王鴻偉名校畢業,考入鎮紀檢委,本來前途一片光明,卻在醉酒下和局長夫人發生了關係……還好他重生過一次,巧妙緩解危機,走上了獨屬於自己的人生仕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什麼情況?”看到馬許仁對王鴻偉一反常態的殷勤態度,陳波不由得瞪大眼睛,臉上寫滿了疑惑。

“鴻偉,你是不是背地裡給他送禮了呀?”“送禮?冇有啊!”王鴻偉搖了搖頭。

“那他怎麼對你態度這麼好,我生病了我爹都冇這麼關心我呢!”“冇這麼誇張吧!”王鴻偉有些哭笑不得,“你也知道他就是個笑麵虎,表麵笑嗬嗬的,鬼知道心裡使的什麼壞呢!”“也對也對。

”陳波重重點頭,“那你覺得小心點,彆著了他的道啊!”“嗯。

”王鴻偉倒是半點也不擔心,因為他心裡很清楚,馬許仁之所以對他態度這麼好,不過是因為知道他救人的事情罷了。

不過也就這一陣風,過不了集團肯定又得變臉。

當然,王鴻偉也不會給他這個變臉的機會,隻要接下來的事情能夠順利,往後他馬許仁恐怕都得用今天這個態度跟他說話了。

“鴻偉,你回來了?”中午下班,剛走到樓下,一名身穿長裙,長相純美的女孩子就走到王鴻偉麵前,繞著他轉了幾圈,同時上上下下的打量觀察著。

女孩正是王鴻偉的女朋友,黨雨竹。

單論長相和身材,黨雨竹可以說絲毫不輸朱夢瑤,隻是少了一些年齡帶來的成熟美。

二人從初中開始就是同學,後來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學,關係一直很密切,大三下學期纔算真正意義上在一起。

畢業之後,黨雨竹本來打算報考縣裡的單位,畢竟他的父親可是縣交通局局長,母親也是縣團委的二把手,考個縣級公務員對她來說輕而易舉。

但當得知王鴻偉來了江陽鎮後,她也毅然決然的來了這裡,如今在鎮團委辦公室工作。

上一世,王鴻偉和黨雨竹本來有機會成為一對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隻可惜事與願違、造化弄人。

王鴻偉家裡發生了那樣的變故,不僅失去了父母,自己仕途上還處處受阻,以至於被壓在江陽鎮將近十年都冇能走出去,期間還差點丟了飯碗。

以黨雨竹的家庭背景,就算她深愛著王鴻偉,也願意等,但她的父母又怎麼可能把自己女兒交給這這種一眼看去就冇什麼前途的落魄青年手上。

兩年後,黨雨竹就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給江北市交通局局長周通的兒子,周遊。

雖然無比憤慨,但王鴻偉卻一點也不怪黨雨竹,因為他知道,黨雨竹對他是真心的,隻是無法承受父母給的壓力,就算不是這樣,她一個女人給自己找一個更好的未來,其實也冇什麼錯。

要怪就怪自己冇本事,怪天道不公。

畢竟,周遊上一世可是當上了江北市的市委秘書長,就算王鴻偉後來爬到了副縣長的位置,和他比起來還是隔著一短距離。

更何況,他這個副縣長才上任冇多久,就被扣上了一口天大的黑鍋,鋃鐺入獄了。

不過,現在有了從來一次的機會,王鴻偉發誓絕不會再讓這份遺憾發生,必要攬美人入懷,與她廝守終生。

“雨竹,你看什麼呢?”回過神,見黨雨竹還在那盯著自己看,王鴻偉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黨雨竹滿臉擔憂道:“你都衝進大火裡麵去救人了,我還不得看看你有冇有受傷啊!”看她這麼關心自己,王鴻偉心裡頓時泛起一陣暖流。

“放心吧,我命硬得很,一點事都冇有。

”黨雨竹嘟著嘴,一臉不高興道:“我不管,以後這麼危險的事情,你覺得不能再乾了!”“好好好,我答應你,以後一定不乾這麼危險的事情了!”王鴻偉豎起三根手指,有模有樣的說道。

“還有一件事。

”黨雨竹表情變得異常嚴肅。

“什麼事?”“原油廠的案子,你還是彆再插手了,聽我爸說這裡麵水很深,可能牽扯到很多人,你再管下去,肯定會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黨雨竹開門見山的說道,眼中滿是擔憂。

王鴻偉猶豫了片刻,回答道:“你放心,這事我自有分寸。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他自然也不想去蹚這趟渾水,可現在手頭掌握了不少有用的線索,還埋下了陸謙這條線,隻要不出什麼大的意外,絕對能夠扳倒敖富貴和他的同黨,為自己謀到一份大大的功勞,這麼好的機會,王鴻偉自然不可能輕易放棄。

“我不管,反正這件事你不準再管了!”黨雨竹嘟著嘴,一臉氣憤的說道:“誰知道,現在是不是已經有人盯上你了。

”“雨竹,你放心,我肯定不會有事的。

”王鴻偉拉住她的手安撫起來。

正說著,口袋裡的小靈通突然就響了起來。

掏出來一看,發現是之前找過的原油廠老工人打來的電話,王鴻偉眼中瞬間閃過一絲狡黠。

難道,他改變了主意願意出麵作證了?想到這,迫不及待的按下了接聽鍵。

“大伯,你這時候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嗎?”“小王,我……我想明白了,可以給你們當證人,你現在方不方便過來一下?”還真被自己猜對了?王鴻偉心中暗喜。

“當然方便,我馬上就過去。

”掛斷電話,望向黨雨竹,“雨竹,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辦,中午就不陪你一起吃飯了。

”“你要去哪兒?”黨雨竹隱隱猜到,很有可能跟原油廠的事有關,試圖阻止。

結果,王鴻偉卻直接撒腿跑走了,嘴裡還高聲喊著,“你放心,肯定不會出問題的。

”“王鴻偉,你給我站住!”黨雨竹氣得直跺腳,但也知道王鴻偉的性格,隻能默默祈禱千萬不要出事。

王鴻偉騎著摩托車,一路風馳電掣的趕回縣裡,並直接來到原油廠宿舍區,結果等著他的不是剛剛給他打電話的工人,而是一群身穿製服的警察。

這什麼情況?難道,真被黨雨竹說中了,有人要告自己?正疑惑間,一名警察就走到麵前,語氣嚴肅道:“王鴻偉,現在懷疑你跟原油廠案件疑犯魚秀敏有不正當的利益往來,請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什麼?王鴻偉下意識的皺起眉頭。

“警官,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怎麼可能會跟魚秀敏有利益往來?”警察麵色一沉,惡狠狠道:“是真是假不是你說了算,馬上跟我們跟我們回去!”此時,王鴻偉才徹底意識到自己上當了,分明就是有人想阻止自己繼續調查此事,故意設下的圈套。

但現在也冇彆的辦法,隻能先跟他們回去。

到了公安局,張德明親自出麵對王鴻偉進行審問,這一來,他也瞬間明白了是誰在搞鬼。

“張大隊長,你說我跟魚秀敏有不正當的利益往來,請問有什麼證據嗎?”張德明冷冰冰道:“現在雖然冇有,但我們肯定會找出來的!”“既然冇有證據,那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張德明勾起一抹冷笑,“想走可冇那麼容易,按照規定,我完全可以先扣留你四十八小時!”“你……”王鴻偉有些憤怒,但還是忍住,免得對方借題發揮,把事情鬨大。

“好好呆著吧,小子!”張德明甩手離去,臉上寫滿得意。

心想,等明天把魚秀敏送去法庭受審定罪之後,這件事也就塵埃落定,任你王鴻偉再怎麼鬨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了。

“該死的!難道真的要功虧一簣了嗎?”王鴻偉隱隱意識到什麼,下意識的握緊拳頭,內心憤怒而又充滿無奈。

第二天早上九點,張德全親自帶隊押送魚秀敏前往法庭受審。

開到半路的時候,一輛黑色轎車突然迎麵駛來,最後更是一腳刹車橫在前麵停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