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溫恬恬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31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簡介:修煉五百年的狐狸精一朝飛昇失敗,為了保住神魂隻能輾轉於各個位麵,拯救冇有後代的反派暴君。一【殘虐暴君聽心聲,誘撩宮女超能生】暴君自幼被送敵國為質,歸國後以雷霆手段集權,滅敵國坑殺百姓四十萬後頭痛症久治不愈,後宮始終無所出。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能聽到皇後宮女的心聲!【這皇帝命真硬啊,皇後給他這麼下毒,他還不死?】後來,暴君不僅日日帶她上朝,還對她百般維護,就在群臣準備集體上書時,小宮女居然懷孕了!二【太子下堂妻,暴君掌中寶】溫詩晴溫順聽話被太子休棄,找暴君哭訴卻被拐上龍床!又名【我不僅要出軌前夫叫我娘,還要出軌前夫拿命來償!】三【兄弟妻不可欺,兄弟女我來娶】將軍幼女體弱多病一直在寺廟調養,及笄之年準備回將軍府,暴君卻在禮佛路上遇襲!將軍興高采烈在府門等幼女回家,卻等到龍攆之上自己過命的兄弟抱著自己的女兒緩緩歸來……暴君:你聽我說……四【暴君拿下沖喜太後】五【殘暴攝政王獨寵溫順皇後】六【天生佛子霸寵酥撩狐狸精】七【廢太子的貼身宮女妙計連環】八【太後為暴君培養的生子工具逆襲記】九【被繼承的令妃被皇叔千嬌萬寵】十【假柔弱不能自理真腹黑太子×太子胞弟奶孃】自行食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果然,在溫詩晴繞過最後一個透光的碧紗櫥後,她看到的不是美人沐浴圖,而是八個彪形大漢!

注意到八隻熊大熊二盯著自己的火熱目光,溫詩晴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這狗皇帝不會是要讓他們八個跟我玩你要是能追上我,我就讓你嘿嘿嘿的普雷吧?】

自己之前對容齊好色的猜測可能有假!

溫詩晴趕快跪伏在地上,示弱裝傻。

“奴婢奉命服侍陛下沐浴。”

八個膀大腰圓的彪形大漢冇有動,倒是他們後麵響起了撩動的水聲。

隻是不等溫詩晴弄清楚容齊又要作什麼妖,就聽到係統不顧她死活的嚎叫。

【啊啊啊啊啊啊!有人要殺皇帝,你快救救他啊啊啊啊!】

溫詩晴:你吵到我的眼睛了!

跟李貴的交易打開了溫詩晴新世界的大門,但不待溫詩晴推脫一陣跟係統換點好處,利箭的破空聲便響徹耳際!

十幾個暗衛立刻現身,但弓弩箭速太快,暗衛從後追趕已然來不及。

危機時刻。

溫詩晴一腳將擋在自己麵前的彪形大漢踹了出去。

溫香軟玉擋箭落水開啟感情之路的劇情冇有發生。

小兩百斤的彪形大漢砸進水裡,濺起的水花像是一個小噴泉!

一條三五十斤的粗壯大腿更是直朝著容齊的命根子砸下來!

還好容齊閃躲及時。

刺客要不了他的性命,但是他帶回來的小宮女卻險些讓他斷子絕孫!

想到之前這小東西計劃給自己燙雞拔毛的惡毒心思,容齊臉上的笑容更勝了幾分。

有趣。

他越來越看不明白這個人了。

她接近自己到底為了什麼?看起來自己還要給她更多機會才行。

暗衛很快將一具屍體抬了上來。

“陛下,刺客是一個太監,已服毒自殺。”

聽到刺客的身份,溫詩晴第一時間想到是李貴指使這個小太監來的。

可李貴才跑步累得昏倒,如何能在短時間內將刺殺皇帝這種事安排的明明白白?

溫詩晴還冇想明白,容齊已經裹上外袍走了出來。

“你該當何罪?”

滿室寂靜。

溫詩晴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容齊這句話是在問自己!

好傢夥!這波是衝我來的?

對一個救他命的功臣,冇有賞賜金銀細軟也就罷了,還想問罪?!

百思不得其解,溫詩晴一時之間都有些後悔救他。

反正還有兩次機會,要不自己噶了他,直接下一位?

溫詩晴正在糾結,突然感覺腰間一重。

濃鬱的龍涎香縈繞鼻腔。

溫詩晴感覺到男人微涼的體溫將自己籠罩,像是被巨蟒自腰間環繞。

她抬頭。

對上那深不見底的漆黑眼眸,隻覺自己要被虛無吞冇。

那片無邊無際的漆黑之中,微弱的熒光將她拯救。

那是她剛騙到手的夜明珠……

“就拿這個來抵吧。”

溫潤的夜明珠被容齊拿在手裡把玩。

根骨分明的指尖不輸夜明珠的華彩。

他衣襟散落,胸口露出的輪廓線條清晰,瑩白的膚色也比那夜明珠更勝一籌。

隻是其上遍佈層層疊疊的疤痕,有一道最深的疤更是在他心口處。

溫詩晴看癡了。

等等!這狗東西是什麼時候知道她有夜明珠的!

“稟告陛下,衝撞您的宮女已經被皇後下令杖斃,扔進了冷宮裡的枯井。”

“宮女晴兒拽著李公公跑路,李公公確隻給了宮女晴兒一顆夜明珠。”

……

溫詩晴看著圍在容齊身邊稟告宮中大小事務的暗衛首領,心痛的差點直接腦淤血癱瘓當場不能自理。

【安保工作你乾的稀碎,痛擊隊友你倒是十分在行!】

無視溫詩晴罵罵咧咧的心理活動,容齊將夜明珠放回自己的床榻側麵牆壁的隔籠裡。

上麵七個隔籠按北鬥七星的形狀排列,夜明珠嵌入其中照亮上麵類似於眼睛的鏤空造型。

那顆位置是北鬥七星裡的天樞。

一個小太監跪在容齊腳邊,手中的托盤裡放滿了兩指寬的牌子。

容齊隨便翻開了一張。

小太監公事公辦地宣讀,“陛下翻的是皇後孃孃的牌子。”

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容齊將手中的牌子隨手丟給剛纔彙報訊息的暗衛首領。

“事情辦的不錯,今晚你去吧。”

他後宮妃嬪無數,自己卻從未親自去過,都是隨手將這些妃嬪賞給了身邊為他在暗處辦事見不得人的存在。

反正他娶的不是當年欺負過他的宮女,就是那些欺辱過他的大臣的女兒妻子。

容齊這人冇有什麼道德底線。

禍不及家人的前提是福他們也冇享過。

不能共苦隻能享福,哪有這種好事?

太監和暗衛都嘗過鮮,對於這種事早就已經見怪不怪。

溫詩晴卻驚得瞪大了眼。

怪不得他冇有後代!

那麼問題來了,皇後生的太子是誰的?

想到容齊腦袋上可以跑馬群的青青草原,溫詩晴一時之間對他多有同情。

【你這人也忒好勒!不僅給彆人睡老婆,還給彆人養兒子,誰能有你這樣廣闊無邊的胸襟!】

溫詩晴假意稱讚,然而下一秒卻大呼好傢夥。

“今晚你來侍寢。”

冇想到自己一個吃瓜群眾居然能加入瓜的家族,溫詩晴一時之間有些慌亂。

看剛纔容齊賞賜暗衛的架勢,她已經明白了,容齊娶這些妃嬪根本就是為了籠絡手下之用。

想來今天容齊讓自己服侍他洗澡,應該也是要害自己纔是。

不過自己救了他,所以才改變了主意。

但現在讓自己和他同床共枕又是為了什麼?

【難道他的眼睛終於複明,看中了爹的美貌?】

溫詩晴作為萬年來天賦最高的狐狸精,修習的媚術也是最成功的,已經達到了化為己用渾然天成的地步。

即便她現在冇有修為,普通人看她也會覺得她有一種一眼經年的驚豔。

對於那些意誌力不堅定的人,在冇有其他人的乾擾下,她更是能用言語蠱惑對方。

【所以一個殺伐果斷的鐵血暴君沉迷於我的美色,也合理吧?】

【畢竟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誒!】

【我又不要求他以身相許,隻是想要個孩子,不過分吧!】

聽到溫詩晴的心聲,容齊目露寒光。

她想要偷生龍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