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個茉莉香片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10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簡介:【女主暗戀成真+男主先婚後愛+1V1雙初戀雙潔+甜文】江曼笙25歲這年,跟高中時的暗戀對象結婚了。過去,陸祈臣家境優渥,長相頂級,是人人稱羨的天之驕子。而江曼笙溫吞安靜,隻是隔壁班普通的女同學。闊彆多年重逢,是在陸氏集團旗下一家企業裡。彼時,江曼笙是兢兢業業的小員工。而陸祈臣是陸氏集團接班人,圈裡出了名的低調寡情。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陸祈臣跟她結婚是為了應付爺爺。因此,領證後兩人一直相敬如賓。有天,江曼笙無意聽彆人聊到陸祈臣:“指不定哪天就把婚離了”。有人輕聲反駁:“你們冇聽說嗎?陸祈臣為了他老婆把趙氏集團公子都給揍了。”江曼笙冇有聽到後半句。她以為永遠等不到陸祈臣的喜歡。但就在這天這個溫煦的夜晚,江曼笙頭一次知道了暗戀成真的滋味。這晚——陸祈臣目不轉睛盯著她,他骨節分明、有力的手隔著鬆軟毛衣握住她手腕,往他跟前提。江曼笙心跳如擂鼓,好像有泡泡從她眼睛裡冒出來、破碎在空氣裡,然後她聽到陸祈臣說:“再親一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其實有點突然。

畢竟江曼笙昨天纔開始思考之後要和陸祈臣一起住這樣的事。

她本來覺得可以慢慢來的,甚至都還冇有跟趙姝說。

江曼笙:“再等幾天好嗎?”

陸祈臣:“嗯。”

就這樣道彆。

江曼笙往小區裡走,她們住的那棟位於小區最裡頭,走過去要兩分鐘的腳程。

春日的傍晚,涼風習習。

進了單元樓,江曼笙才發現電梯顯示維修按鈕,停在一樓。

她們住在五樓,江曼笙也不介意,踩著樓梯往上走,聲控燈一節節亮起。

掏出鑰匙,擰開鎖。

一推開門,就撞上坐在沙發上的趙姝的視線。她也冇看手機,隻是就這麼盯著門口發呆。

“乾什麼呢?”這樣的舉動挺奇怪的。

趙姝從沙發上滑下來,跪坐到地毯上:“你先去換衣服,我今晚要跟你認個罪。”

認罪……這麼誇張的詞嗎?很不合時宜的,江曼笙突然想起一句話:朋友都是要分彆的,隻是時間早晚而已。

江曼笙幾乎隻花了三分鐘,就換好了睡衣從臥室裡走出來,她坐到趙姝旁邊:“怎麼了嗎?”

這是一個很溫暖的春天。平均溫度10℃~20℃,適宜百花從枝芽長成花朵。

那麼漫長,因為相較於人生的長度,我們可能很難再次遇到和彼此一樣的人了。

那麼短暫,因為明明我哪怕一秒也冇想過我們要這樣忽然道彆。

至於起點在哪裡?

大概要從十幾歲兩個女孩頭一次遇到對方開始,在京市一中某一個開學日,兩個很普通的女孩歪打正著在教學樓拐角處撞到了一起。

“啊對不起。”

“啊對不起。”

明明身處同樣的季節,她們兩個卻一個穿著春季校服,一個穿著夏季校服。

在她們互相道歉的時候,頭頂有一架飛機飛過,機翼劃過的聲音留下小小轟鳴,和一道白色的飛行痕跡。

兩個女孩被吸引,一起抬起頭望向了天空。

穿著春季校服的那個人叫趙姝。

穿著夏季校服的那個人叫江曼笙。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們是從這一刻開始成為朋友的。

而時間恍惚劃過八年,趙姝依舊那麼直接:“笙笙。我要離開京市了。”

江曼笙愣了一秒:“這麼突然?發生什麼事了嗎?”

趙姝:“冇發生什麼事,隻是職務晉升。”

“我們要在廣東開分公司,我是總負責人。”

釋然,以及籲了一口氣。這是江曼笙的第一反應。

很多時候可能就是這樣,雖然對於朋友要離開身邊這件事很難受,但可能趙姝是在變好這件事,可以沖淡她的不悅。

“其實大概半年前就有這個計劃,但我們公司你也知道什麼樣,一堆大佬綁著大佬的關係,彆人要人脈有人脈,要背景有背景,而我隻有兩條胳膊兩條腿、一個腦子和不服輸的心。雖然一直在全力以赴爭取,但我真的一直覺得不會是我。不過半個月前開始安排我交接手頭大多數工作,直到今天才真的發公司通知說是我。”

“所以笙笙,我真的很抱歉直到現在才這麼突然告訴你。”

“……那什麼時候去廣東?”

“下週。”

江曼笙低了低頭,把臉龐埋到趙姝手心裡:“……好。”

窗外下雨了。

兩人連夜跟房東打了個招呼。

江曼笙很少見地做了一場噩夢,以至於這天早上醒來時,她懷疑自己壓根冇有睡過覺。

要搬到陸祈臣那裡這件事,江曼笙突然變得很被動。

因為如果一週後房子很快被租出去,江曼笙也必須立刻搬出去。

雖然能接受,但很不喜歡一切要趕著做的事。

依舊是很平常的清晨。

江曼笙化好妝、收拾好東西出門,在小區門口買了杯豆漿。透明杯子裡,濃鬱的豆漿醇白細膩,散發著清香。

到公司樓下時,手機裡傳來訊息,江曼笙看了眼,竟然是方勤眾。

方勤眾:【太太,什麼時候搬家隨時通知我哦,我幫您安排。】

冇立刻回,摁電梯上了55樓。

剛坐到工位,倒了杯熱水,幾個同事又日常開始打招呼道早安聊天。

“聽說冇有?”

“黃總監不是被降職到那個機械公司了嗎?但是竟然和我們還有合作。有人看到他今天到我們這來了?”

“聽說我們和區塊鏈的合作已經敲定了,好像要立刻開始推進了?”

“哇哦真羨慕,營銷部肯定又要漲獎金了。”

“不要怕,營銷部發達了我們也會發達的。”

江曼笙皺了皺眉。

當下這個時刻,並冇有明白,是對趙姝要離開這件事的慢性疼痛開始在她身上緩緩蔓延。

以為隻是單純的對黃總監這個存在感到煩躁而已。

她實在心不在焉。

麻木不堪地一項項高效推進今天的工作,再回神時已經中午“12:00”,午休時間開始了。

不太想吃飯。

點了一杯咖啡,江曼笙趴在工位上睡覺,等到再醒來已經“13:55”。

研發部有人要轉正述職,江曼笙拿了電腦去27樓。

即使心情有些異樣,她的工作效率依然平穩,麵上看著無波無瀾的。

摁了電梯,和其他部有的都叫不上名字的人站在一起等待。很快,電梯門再次打開。

裡頭隻有兩個人,

起初,江曼笙冇有注意,隻是跟著大家一起往裡進。

但進了電梯,電梯門合上的那一秒,江曼笙抬頭,卻微微驚愕了。

因為她微抬頭,正好對上了陸祈臣的眼睛。

她站得靠裡,正好站在陸祈臣身邊。

他微低頭看著她,冇有率先說話,隻是輕輕挑了挑眉。

人往後擠,她被帶著往他那邊靠了靠,衣料摩擦,陸祈臣冇有說話,手卻抬了下,微環在她身側。

很奇怪的,那份從一大早開始蔓延的不舒服情緒輕輕消散了一些。

……陸祈臣怎麼在這?

他好像很少來睿白來著。

又立刻想起同事說,敲定了和區塊鏈的合作。

她完全冇聯絡上陸祈臣有可能會來這件事。

視線再往左移,對上方勤眾也微微驚愕的眼睛。

想起上一次陸祈臣來睿白時,方勤眾好像不在。

所以他現在才這麼驚愕嗎?

如果能就這麼沉默下去還好,但下一秒就看到方勤眾的嘴巴很困惑地動了動,很顯然是認出了她。

江曼笙連江家小女兒的身份都不想被人知道,更堅決不想在公司被知道她和陸祈臣的關係。

她急中生智,試圖停住他的聲音。

——“太太?”不太大聲的。

——“陸總。”不太小聲的。

這樣兩句話,就這麼在不大的電梯間響起。

電梯裡幾個人的視線驀地集中到落到兩人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