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宦海官途

宦海官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34
宦海官途

簡介:我是一個從農村出來的人,我是一個奮發向上的青年才俊,帶領家鄉人致富,這就是我畢生的追求!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嚇得一跳,心慌意亂的連忙解釋說:“穆、呃,蘭姐,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是那個意思?”穆婉蘭看著我臉上驚慌的神色,她先是愣了愣,之後卻被我的舉動和話語逗的心情開朗起來,竟然展顏一笑。

我有點摸不清楚對方笑什麼,目瞪口呆的看著她的臉蛋,三十多歲的少婦了,笑起來依然是千嬌百媚,竟散發出一種比青春少女更加迷人的韻味。

“我,那個……我是準備……我想關門,不是想那個……”我看著她結結巴巴的解釋道,心裡有點擔憂,畢竟不知道這少婦脾氣如何,要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她會不會在高啟榮麵前說我的壞話。

“哎呀,你想哪個呀?”穆婉蘭嫵媚的盯著我問道,她平時看慣了那些色眯眯的老男人,我現在呆愣的模樣讓穆婉蘭覺得倒是挺逗、挺好玩的,不免就在門口多停留了片刻,像是在逗我開心。

“呃……我冇……冇想哪個。

”我見穆婉蘭白淨的臉蛋上浮起一股騷情的神色,眼神兒飄忽迷離,像是燃起了火焰一樣,直勾勾的凝視著自己,嘴角掛著風情萬種的笑意,讓人看了很是受用。

靠,乾嗎這樣風.騷的看著我啊!莫非是冇人滿足她?我感覺渾身的細胞都有點躁動起來,額頭上浸出了汗水,有點緊張不安的對她嗬嗬的傻笑。

心裡想著眼前這麼個美女竟被高啟榮那頭長得像肥豬一樣的老色鬼霸占了,我是真覺得不值。

穆婉蘭看著我,彷彿突然間看見了十多年前的初戀男友,在她懷孕後,卻狠心甩了她的吳佳祥。

我看穆婉蘭的眼神好像不對,怎麼凝了神、直勾勾的看著自己?靠,看的老子真是有點心慌意亂了,這女人不會是慾求不滿吧?會不會撲上來逆推啥的……我慌忙在她麵前晃了晃手指。

手這一晃,打破了穆婉蘭的回憶,她眨了一下那雙帶電的眼睛,從皮包裡掏出一張名片,大方的一把抓住我的手,拍在我手心,淺淺一笑,說道:“小葉,這是姐的名片,昨天開車濺了你一身泥水,不好意思噢,以後要有什麼事需要姐幫忙的,就打名片上的電話,改天有空,蘭姐約你一起吃個飯。

”我被她的舉動搞懵了,呆若木雞的愣怔了一下,低頭看向手心裡的名片鑫茂集團公司董事長兼執行總裁:穆婉蘭。

我這才知道眼前這個迷人的少婦原來竟還是位集團的老總,不免有點佩服起她來,用敬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滿臉堆笑的誇讚說:“冇想到穆總這麼年輕竟已是集團老總,真是太厲害了。

”穆婉蘭收斂了嫵媚的神情,微微一笑,謙虛的說道:“厲害什麼呀,也就運氣好一點,以後認識了,你彆叫我穆總了,太俗,就叫我蘭姐吧,我愛聽。

”我靦腆的笑了笑,和蘭姐就這麼算是認識了。

等蘭姐走後,我在辦公室裡將資源局的各種材料找了出來,翻看學習了一天,直到下午六七點鐘才離開單位,這時正是下班高峰,我擠上了公交車。

剛一上車,就被洶湧的人潮擠得腳不沾地的往前走,之後死死握住扶手,才勉強站穩。

公交車一個顛簸,我突然感覺後背被一個什麼軟軟的東西擠壓了一下,皺著眉撇了一眼,發現居然是局後勤處管倉庫的少婦張曉芬。

張曉芬起初也冇注意到是我,看我回頭,她也感覺挺意外的,我們倆的臉龐近在咫尺,幾乎要貼在一起了,我都能看清她臉上的毛孔,,一雙丹鳳眼,水靈靈的,好似帶了電一樣,直視的那一瞬間,就電的他渾身發麻。

張曉芬上身穿著一件帶花的襯衫,領口隨意解開兩顆釦子,頭髮則紮成一把,即便衣著樸實,但渾身散發出那種成熟的韻味,很具殺傷力。

另外,張曉芬身上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芬芳,近距離的聞起來,感覺還挺舒服的。

“曉芬姐,你也才下班啊?”我嘴甜的打著招呼。

“是呀,小葉,你也這麼晚纔回去呀?”冇想到在單位裡冷冷的張曉芬居然微笑著回話,嘴角還揚起了一絲淺淡的笑容,這讓我感覺好像一陣春風拂麵一樣,暖洋洋的。

“嗯,曉芬姐在哪裡住呀?”我笑嗬嗬的問她,眼角餘光掃了一下她的領口。

“我住在城郊。

”張曉芬略尷尬的笑了笑,垂下了頭,不敢直視眼前這帥氣小夥直勾勾的眼神。

離婚以後,她一直比較沉默,也很少和男人說話,突然間被這麼一個血氣方剛的帥小夥搭話,她心裡也有些慌亂的感覺,一顆小心臟如小鹿亂撞,有點春心萌動的噗噗亂跳。

過了一會兒,我不由自主的悄悄扭過頭去看她,張曉芬似乎有點察覺,但隻是臉色微紅,到冇有什麼異常的反應,還是緊緊和我擠在一起。

這張曉芬啥意思,難道她是故意的?我感覺有點不可思議,就起了促狹的念頭,想試探一下這小少婦能承受的底線,於是我衝她笑了笑,微微側過身子,假裝換個扶手,胳膊肘卻更加緊貼著她了。

讓我心裡喜悅的是,張曉芬在明顯感覺到我的胳膊肘總是有意無意的觸碰到自己的胸部時,她並冇有躲閃,隻不過是把臉扭向了窗外去,在她扭頭的霎那,我分明看到了張曉芬眼中流露出一絲緊張不安的神色,以及俏臉上泛起的淡淡紅暈……有戲!嘿嘿!絕對是有戲!在一番試探之後,我內心已經十分篤定,自己有把握把這個嬌俏的小少婦據為己有。

想到這兒,我的嘴角翹起了一絲不易覺察的詭笑,心裡湧起了一陣激動的情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