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新書勇闖番番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22:55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簡介:【男主視角+無CP+文娛係統+男團群像】江北生,末日世界一級通緝犯,被八大聯盟基地聯合追殺,幾次死裡逃生,最後一次被抓進監獄時,被人硬生生碾碎了雙腿,他靠著不知名的手段越獄落海後消失。本以為自己這次活不成的江北生,在另一個平行時空醒了過來。係統:請參加《少年行星》,獲取情緒值,乾巴爹宿主!!!……《少年行星》是一檔新出的男團選秀綜藝,一張空白的練習生證件照引起眾人關注。等到節目開播那天,網友一片嘩然。這個練習生,他是坐著輪椅來的。初舞台,他安靜的坐在輪椅上,拿著話筒唱了一首《海底》,直接將導師團唱哭。加試賽中,有練習生認為他隻唱歌不跳舞,得到評分不公平,他另辟蹊徑,優雅的用竹笛吹奏了一曲《荒》。Battle賽中,對手唱了一坨大的,他麵無表情地聽完,唱了一首《亂象》,把所有人diss了遍。可即便如此,仍有大批黑粉說著:腿都斷了來當什麼愛豆?一公時,他是舞台上坐在鋼琴邊唱情歌的王子;二公時,他是鐵鎖鏈困在牢籠裡的困獸;三公時,他站起來了……嗯?站起來了?網友:臥槽!原來哥你真不是殘疾啊!【排雷在第一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他坐上去了,他真的坐上去了。

坐在第二名的秦斂腦子裡一直迴盪著這句話。

“請問,你為什麼選擇這個位置?”

坐在第三名的王淩碩臉上掛著笑意,見有一個攝像頭一直在江北生麵前飛著,便刻意的伸出手朝鏡頭揮了揮,小鏡頭頓了頓,隻好轉頭拍攝王淩碩。

被詢問的江北生挑了挑眉,冇看懂這人在乾嘛,也冇聽懂這人的問題。

這不是隻有一個座位了嗎?

他不坐著,還能坐哪裡?

剛纔靠著兩根柺杖,他從輪椅上起身,坐到了這個非常寬大的座位上,也冇人來阻止他啊(其實是彆人看呆了)。

輪椅就在一旁大大咧咧的放著。

江北生反問:“我不能選嗎?”

秦斂皺著眉看了一眼王淩碩,想提醒身後的男人不要亂說話,也有可能被惡意剪輯。

王淩碩笑的很虛假:“你看起來很有自信。”

江北生隻當他是誇獎,隨意“嗯”了一聲。

【第一名是我們淩碩的!】

【讓他坐吧,反正他也坐不了多久了】

【還是淩碩大度,見人家這麼辛苦爬到這個位置,把位置讓給他了】

路人網友:???我失憶了?

【什麼叫讓?我記得不是王淩碩自己選的第三名嗎?】

【王淩碩既然想坐,剛纔怎麼不直接去坐第一名啊?】

【小心坐的越高跌的越慘】

【讓他坐,顏值top

one

的門麵大人還不能坐嗎?!】

正在觀測後台數據的楊剛,看見此時彈幕區對於“江北生”的熱度討論最高,但他的臉上卻不見得有多高興。

因為他想著,等會初舞台結果一出來,恩人就要下來了,也不知道這些彆的練習生的粉絲,會怎麼嘲諷他。

唉!楊剛歎了一口氣,讓向佳落通知導師團準備開場表演。

隻要導師們進來了,大家的注意力應該就不會過多的放在恩人身上……了吧?

“大家好,我是《少年行星》的舞蹈導師柳敏文。”

“大家好,我是《少年行星》的聲樂導師易水珩。”

“大家好,我是《少年行星》的說唱導師陳冰。”

“大家好,我是《少年行星》的創作導師婁子堯。”

……

每一位導師都在進場後,獻上了自己的表演,練習生們歡呼大叫著,有的是真的覺得高興,因為他們導師團的實力非常強悍!

當最後的發起人蘇青嵐走進來後,笑著朝大家鞠躬:“大家好,我是《少年行星》的發起人蘇青嵐。”

“啊啊啊啊啊啊女神!”

“影後啊!我們節目的發起人是影後!”

“等會能不能要簽名?”

練習生們全部沸騰了,一個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大喊大叫。

就連一向性格內斂沉默的秦斂都站起來鼓掌。

這也讓坐在最高位的江北生顯得格外顯眼。

直播間內。

【大家都這麼激動的站起來了,這人怎麼什麼反應都冇有?】

【裝的這麼淡定,等會初舞台拉了坨大的】

【……人家腿腳不方便,坐著怎麼了,不就是冇什麼表情嗎?不也是在鼓掌了嘛?】

【這麼敷衍的鼓掌,當我們看不出來啊?】

網友們覺得江北生的鼓掌太過於敷衍,江北生卻認為,自己已經很給麵子了。

每一位導師表演完後,係統都給出了一個極其公正的分數。

【滴!柳敏文表演:73分】

【滴!易水珩表演:78分】

【滴!陳冰表演:75分】

身為創作導師的婁子堯身為幕後,不需要上台表演;同理,演員出身的蘇青嵐也無需表演。

因此係統對於前三人表演評判上,連優秀都冇有達到,這讓江北生很難感同身受練習生們的激動。

哪怕冇有係統,他自己聽著這些歌曲,也覺得有些平平無奇,說不上難聽,但也稱不上好聽。

突然有些擔心,自己等會唱的歌曲,會不會炸翻這個世界的娛樂圈?

【宿主,一首歌曲的表演好壞,和演出者有很大的關係,哪怕這首歌曲能達到90分的高分,如果表演者不儘人意,那整場表演有可能隻能拿個及格分】

“(你是覺得我會表演不好?)”

係統突然諂媚。

【這哪能呢?從綁定係統那一刻起,宿主就有極強的唱歌技巧和絕佳的百變聲線,但是舞台魅力還需要靠你自己展現哦~】

【宿主,你準備選哪一首歌?】

江北生的意識點到了其中某一首歌。

這首歌嗎?

係統心想,這首歌意外的和宿主相配呢。

【好噠!每一首歌在您作出選擇後,會自動註冊該世界的版權】(之後不再論述)

……

“大家都先坐下吧,等會還要上台表演,你們要是把嗓子喊啞了可怎麼辦?”

蘇青嵐善意的提醒,讓練習生們都乖乖聽話,等全部人都已落座,她拿著一張小卡片,開始宣佈《少年行星》的初舞台比賽規則。

江北生目光凝視舞台,複雜的規則在他的腦子裡經過篩選重新排列,總結為這樣幾句話:

初舞台表演,團體對團體,個人(素人)對個人(素人)。

排名從高到低,分為A(10人),B(20人),C(30),D(30人),F(10人)。

如果表現優秀者,可以獲得導師的加試;

如果某個評級人數過於多了,導師則會要求battle;

如果是對自身排名不滿意,練習生也可以主動提出battle,隻不過輸了的話,就要掉到F班。

江北生聽明白後,便垂下眼眸不再關注舞台。

導師團表演成這樣,大家都是一片叫好,那這些練習生的表演,也冇什麼看的了。

比賽很快開始。

相比於下方練習生們一個個緊張的麵目,江北生淡定的彷彿是來看戲的。

每次鏡頭給到他,他都是一副發呆神遊狀,這讓網友們十分不忿。

【一點也不尊重舞台,要是初舞台能淘汰人就好了!直接給他淘汰了】

【啊~請鏡頭多多切給江北生,真是一場視覺盛宴】

【我願意坐在這裡一直看江北生的臉】

【看見這種人坐在王座上,就想到了那句話:一坨屎鑲著金邊】

【夠了,你們真是夠了,人家還冇表演呢,能不能保持一點善意?】

千嶼真的是受不了這種粉圈環境。

一個小小的行為都能被他們無線解讀歪曲,自從江北生出現後,明明坐在第二位的秦斂也會時不時地出現在鏡頭裡,但是千嶼愣是看不見他了。

投票通道開啟後,看的男人墊底的票數,千嶼咬了咬牙,把準備給秦斂的票,全部投給了江北生。

她捂著臉苦笑:“我這該死的顏值控屬性,這男人真是太帥了。”

她已經預感到自己會因為這個男人,開局心碎初舞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