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水墨山畫
  • 更新時間:2024-06-26 08:51:31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簡介:芸娘怒了,彆人穿越是公主嫡女,她成了妓院老鴇!!!算了,看著這日進鬥金的賬本,她接受了。可……她不過就是就去太子府送個美姬,怎麼還把太子守了儘三十年的童子身給破了!芸娘提起裙子就跑,千萬不能讓人知道。可直到有一天,那個清心寡慾的太子殿下日日往她醉月樓跑,大家不淡定了,滿朝文武不淡定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雲娘還想說什麼,可一看她手裡抓著的衣服,撇了撇嘴,不知該說些什麼。

這一幕,讓人覺得她是來找江清寧麻煩的。

“是,是,公主,我這就去。”

她張了張嘴,想要站起來,結果一腳又踩到了自己的裙襬,失去了平衡,整個人向後倒去。

那張英俊的臉在她麵前越來越近,那溫熱的觸感讓她瞪大了眼睛。

好吧,那就更說不清了。

感受著嘴唇上傳來的觸感,江清寧屏住了呼吸,他看到了那雙明亮的眼睛,心中的渴望如同一隻掙脫牢籠的野獸,將江清寧僅剩的一絲意識淹冇。

摟著她的腰,將她翻了個身,將她按在了自己的床上,細長的眼睛裡閃爍著渴望的光芒,剛纔的感覺,讓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芸兒,你想勾引我?”

他的嗓音很低,也很嘶啞。

雲娘嚇得嚥了口唾沫,“不是,這是一場誤會,我……”

她忽然覺得自己的腹部被什麼東西頂了一下,想起了那天的旖旎,她嚇了一跳,道:“皇上,我這就去幫您療傷,彆打擾您了。”

“一天不上也沒關係。”

雲娘:“……”這話好像是昏君說出來的。

“嗬嗬,王子,你真會開玩笑。”雲娘子伸出一隻手,指著麵前的男子道:“在我們這些平民心目中,王爺是一個正直的人,他是一個為國為民的人,將來一定會成為一個英明的君主,上朝之事,雖隻是一件小事,但也不能掉以輕心,俗話說,積少成多,還請王爺不要讓我們失望。”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變得凝重了許多。

剛剛營造出來的氣氛,也在這一刻崩塌了。

江清寧盯著她,直起身子,說道:“你讀書不多,卻能說出這麼多道理。

芸娘白了他一眼,自言自語道:“你纔是冇文化,我是四年大學四年的學生,我看過的東西肯定更多。”

“是啊,王爺說的對。”雲娘臉上帶著笑意,“奴婢這就去為太子療傷,不打擾您早朝。”

如果這個男人不會亂來,她可以繼續做他的狗腿子。

撩起他的袖子,看到他身上的傷痕,她的嘴唇微微抽搐了一下,但還是不動聲色地取出早就準備好的藥膏,抹了抹。

“大人。”整了整衣裳,她抬頭一看,微微一笑,“那小女子就不多留王爺了,先行告退。”

說著,她站了起來,端著醫藥箱,正要離開,卻覺得自己的手被什麼東西抓住了,眼前一黑,一陣咳嗽。

鳳舞清楚的看到,一支箭矢擦著她的耳朵飛了過去,釘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站住!”

雲娘還冇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江清寧已經拉著她走到了屏風後麵,在她耳邊說了幾句什麼,然後迅速轉過身,抬起一張巨大的桌子,將射向她的箭矢全部擋在了外麵。

不一會兒,外麵就冇了動靜,竹窗也被打得千瘡百孔。

光芒從孔洞中射出,落在地麵上。

“王爺,所有的人都被毒死了。”

川羽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雲娘從簾子後小心地走了出來,她輕撫胸口,心神不穩,待到江清寧身邊,她才注意到他身上的白色中衫,已經被鮮血染紅。

她現在纔想起來,自己剛纔好像是用胳膊擋住了一箭。

“王爺,您身上有傷!”

雲娘皺著眉頭說道,而她的話,卻被外麵的川羽聽在耳中。

君殿下的臥室裡,居然還有一個女子?!

如果這個事情被人知道,恐怕天越的那些官員們,會再次燃放煙花,為陳凡慶賀。

猶豫數秒,他終於回過神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低聲道:“是我打傷了王爺,還望王爺責罰。”

江清寧看向雲娘,眼中閃爍起一抹光芒,對著門口說道:“是,我受了點傷,快去找大夫。”

“是。”陳曌應了一聲。

川羽領命而去,心裡則充滿了疑問,王爺的身手何等了得,難道連這點箭矢都躲不過?

雲娘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一愣一愣的,見江清寧胳膊上的血跡越來越多,她心中焦急,她對醫術一竅不通,便打算用隨身攜帶的丹藥將江清寧身上的傷治好,畢竟他是因為救人而受傷,她不能表現出感激之情。

“王爺,這是用來清洗你身上的傷勢的。”雲娘一臉真誠,“要不要我多加些藥膏?”

“嗯。”陳曌應了一聲。

江清寧柔聲道,直接在床沿坐下,讓雲娘拿著剪子,將自己手臂上的衣服給割了下來。

望著胳膊上那道觸目驚心的血痕,她也是吃了一驚,“王爺,這藥吃下去會有些疼,你堅持一下。”

“好,我們走。”

雲娘將藥粉撒在了自己的傷口上,頓時,鮮血染紅了她的皮膚,讓她心疼不已,她抬起頭,安慰了幾句。

就好像受傷的不是他一樣。

“王爺好大的膽子!”芸娘誇道。

她說的是實話,當初她從台階上掉下去的時候,月牙就用這種東西幫她治病,那時候她可是痛得嗷嗷直叫。

江清寧道:“我小時候受了那麼多傷,我自己都記不清了,一開始我還很怕痛,但時間長了,我就習慣了。”

聽到這裡,雲娘望向江清寧的目光充滿了憐惜,她在這個時代,家裡除了一個嗜酒好賭的母親,還有一個上了年紀的祖母,她每天都在拚命的乾活,就是希望能夠脫離母親的掌控,照顧好自己的祖母,讓自己能夠多活一些年。

隻是因為工作太累,她纔會被活活的累死。

彆看江清寧被譽為皇子,可他能走到今天這一步,背後一定承受著巨大的痛苦,承受著難以言喻的痛苦。

“乾嘛這麼看著我?”

江清寧看著他的表情,眉頭一皺,這丫頭是在同情他嗎?

雲娘歎息一聲,從床上坐下,一臉誠懇的道:“王爺,您可真是辛苦了,要不,您想要哪一種,奴婢這就回醉月樓,幫您挑一種,您若是勞累了,可以來這裡休息,我可以給您八折。”

此言一出,屋內一片寂靜,雲娘絲毫冇有察覺到氣氛的變化。

江清寧見她一副傻乎乎的樣子,一肚子的火氣無處發泄,怒極反笑,“雲姑娘,你還真是會經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