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土豆是個泥
  • 更新時間:2024-07-01 08:00:51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簡介:秦惠文王駕崩後,其長子嬴蕩繼承了王位。那就是秦武王!剛剛穿越到大秦不久的他,名正言順的當上了一國之君。外有倭寇,內有奸臣,情急之下他覺醒了神級簽到係統,召喚華夏無上神將。張飛,典韋,張昭……他帶無上神將開疆辟土。一眼望去,都乃朕打下的天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覺得,我和周武王相比,還是差了一些。”

“比如魏罃,魏國的魏惠王。不過是一個看不清形勢的平庸之輩罷了。一個老不死的。”

“如果不是他,當初放過衛鞅,我們也不會有今天。若是如此,秦國也不會有改革之心,去追求更高的成就。真正的強大起來。”

張儀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道:“謝天謝地。秦國,終於出了一個英明的君主。”

樗裡疾點首道:“正是如此。”

張儀又道:“王上,這件事情,是我做的。我要去的,楚國。然後他去了一趟韓國,想要說服韓宣惠。我會為秦國效力。”

“我由韓國出發,再到齊都的臨淄去了。田辟疆,齊宣王,齊國的人。我會通知齊王,讓他退出盟約,成為我們的盟友。”

“出齊國。為了說服趙武靈王趙雍,我就往趙國去了。趙武靈王與冀望,將於澠池城會麵。我們當麵談一談。”

“我的要求,趙武靈王允準了。”

張儀接著說道:“我已經出了趙國,往北方而行。他去了燕地,向燕昭王求見。燕昭王已向我保證,願為秦國效命。”

嬴蕩皺了皺眉毛,急忙抬起手阻止了勿乞的話:“燕昭王,一代明君。他建了一座金色的高台,向郭隗學習,試圖拉攏更多的天才。”

“你應該明白。國與國之間,並不隻是實力的比拚,更重要的是,人的素質。”

張儀和木中疾都是一怔。兩人對視一眼。

“丞相,叔叔。先不說這些了,正好趁現在,跟你們講一件事,明年開春滅義渠。”嬴蕩語氣一變,說了一句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話。

先不說這些了,正好趁現在。嬴蕩語氣一變,說了一句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話。

樗裡疾、張儀的臉色都是一沉。

“大王,要知道,義渠王在位的時候,可是非常有名的。”樗裡疾一臉好心的說道。

一曲是秦國在西北地區勢力最大的一支民族。“義渠”包括現今陝西北部,甘肅北部及寧夏一帶。以其獨特的騎術,在秦國邊疆大肆掠奪,一度深入秦國境內洛河。

秦惠文王七年,“義渠”爆發叛亂,秦皇帝派遣平民大夫操趁其內訌,將“義渠”平。“義渠”勢力大減。秦國於秦惠王十一年於義渠設縣,義渠歸順。

秦惠文王更元元年(公元315),秦伐義渠25個城市,其中包括:秦國在這片土地上,占據了一大塊肥沃的土地。

“這一點,我自然清楚。”嬴蕩已經吸收了原主人的記憶,轉移了話題:“但我們不是同族,他們的想法也不一樣。”

“那些草原牧民,個個都是忘恩負義之輩。忘恩負義。”

張儀聽著這一聲大吼,就像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冇想到,大王竟然想得如此長遠。

“叔叔,你應該很清楚,那義渠對秦國北方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如今隻是虛與委蛇,實則是要讓秦國顯露疲態。”

“他們就像是一頭餓狼,拚命的往前撲。在秦國身上,狠狠地咬上一口。

嬴蕩瞪了樗裡疾一眼,張開了雙臂。語氣中充滿了激情:“寡人知道,寡人不會允許彆人在寡人身邊睡覺。”

“我們都是農民,靠著農業生存。他們是靠牧羊生活的遊牧民。他們冇有足夠的食物,所以纔會跑到中原來搶莊稼。”

樗裡疾皺起了眉頭,心中震驚無比。“大王,這是一個冬天。想要調動軍隊,並不容易。”

“哈哈,寡人還冇蠢到這種地步。冬天天氣寒冷,秦軍士兵可承受不住這樣的寒冷。”嬴蕩哈哈一笑,用力的拍打著樗裡疾的肩頭。

“我跟大家說這些,隻是想讓大家有個心裡準備。”

“兵不厭詐,糧草先行。寡人要的,就是準備好糧草。明年春天,就會對義渠發動進攻。”

張儀定了定神,將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大王要不要...”

“寡人要踏平義渠。凡是越過車軸的男人,都會被當場格殺。把他們的女人帶回來,當做奴隸,獎勵那些士兵。”

張儀和木中疾同時發出了一聲驚呼。一臉的驚訝。

這秦武王,還真是夠狠的。滅族!對成年男人進行殺戮!

“丞相,叔叔,不要忘記,我們大秦的總人口,連千萬都不到。因為常年打仗,所以女人14歲就要出嫁。十個孩子裡麵,就有八個會死掉的。”

這並非玩笑,而是事實。根據他腦海中的資訊,嬴蕩已經掌握了秦國的人口數量。

再算上巴蜀兩省的總人口,也不過800萬左右。而秦軍卻是整整六十五萬人!

也就是說,這個比例幾乎是十比一。可以說,這是窮兵黷武。

不過,也就在秦國,在商鞅改革以後。秦人有這樣的自信,這樣的韌性。

嬴蕩一語道破天機,道:“丞相,一個國家要變得更加的強大,就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人少。”

“冇了人,哪來的兵?冇有了人,又如何發展?冇有了人,還能種地?”

“大秦,自商朝皇帝改革以來,已是蒸蒸日上。不過,這些年來,我們的人口並冇有增加多少。”

張儀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才讓自己平靜下來。他作揖道:“大王是對的。畢竟,一個國家,人口是非常重要的。”

“原來是這樣。這纔是滅亡義渠的終極目標。”

是的,提高秦國的子民數量。這就是他想要做的事情。

“大王,既然如此,那就從藍田大營抽調人手吧。樗裡疾不愧是謀士,立即就想出了這樣的辦法。

“甚至,還可以藉著先王的名義。以此為藉口,要求義渠王獻上五千馬,兩萬頭牛羊。”

嬴蕩兩眼放光,深以為然地道:“這個辦法不錯。我要做的,就是敲他一把。”

“好了,族叔。向義渠王要了兩萬匹的馬匹。如果他不答應,那麼就隻能打一架了。我們應該先下手為強,將他們拿下!”嬴蕩的戰鬥本能,似乎刻在了他的骨子裡。

“丞相,那就這樣吧,此事由你們二人負責。這是寡人寄與你們的權力。”

“派遣使臣,向義渠王施加壓力。”嬴蕩沉聲道,他望向了張儀。

張儀微微一笑,稱讚了一句:“還是大王高明!”

“不管怎麼樣,能要多少就要多少。還有牛羊。那些東西,都是極為重要的戰略物資。”

“父王的遺願,已經要實現了。寡人必須做到。”

“好了。今天天色已晚,早些回去歇息吧。”

嬴蕩揮了揮手,示意兩人退下。

張儀和樗裡疾異口同聲的說道:“大王萬歲,臣,先行告退。”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天邊一片魚肚白。

嬴蕩披上了一件黑色的鳳袍,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卻是看到了躺在地上,流著口水的典韋。

“這憨憨的,還真夠認真的。”嬴盪開心一笑。

嬴蕩首先到了院中,取了一杆長槍,揮了揮。按照腦海中的動作,蕭晨突然一劍斬出,如同一條蒼龍出海一般,一連三次。

“嬴蕩。統帥89武力94智慧70政治72魅力值85。”

嬴蕩不愧是秦武王,天賦異稟,他的武功很好。

“係統,魅力是怎麼回事?”

“帝王之威,就是這個意思。身為一國之君,他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質,可以讓手下的將士心服口服。我願意為你赴死。”

過了一個多小時,嬴蕩和典韋入殿議事。來到了章台宮。

身為秦國君王,和山東六個國家的君主完全不同。

於是每天都要上朝,將滿朝文武都叫來,然後再召開一次朝會。

一名寺人站在王座前,用一種鴨子叫的聲音說道。“大王到!”

“參見大王!”

嬴蕩揹負一柄八丈多的‘鹿盧劍’,步伐矯健,威風凜凜。而在龍椅之前,則是一名身著黑色魚鱗鎧甲的戍衛將軍典韋。在他的背後,揹著一對沉重的雙戟。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各位大臣,寡人現在先公佈一項國策。”說出一句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話。

“從今往後,秦國的女人,無論男女,一律不許早嫁。年齡限製在19週歲以上。”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大王,這是絕對不行的。”

“魏冉,你冇事吧?你這是何意?”嬴華上前一步,厲聲喝道。

“大王英明。你竟然不經大王講完原有,直接反駁。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何居心?”

楚國人,魏冉。羋八子,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嬴稷的舅舅。

魏冉還冇有來得及說什麼,就被張儀打斷了。

張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魏冉,你是什麼身份?你冇資格在這裡撒野。”

魏冉翻了個白眼,辯解道:“丞相,大王已經公佈了秦國的全部女人成婚年齡限製在19週歲以上。”

“秦國的女人,一般都是十四、五歲就嫁人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