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王家大娘子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19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簡介:【豪門總裁,狂寵,1v1,純愛雙潔】清雋矜貴高嶺之花VS妖冶魅惑人間絕色南喬再次遇到時宴的時候,她已經做好把自己獻給他的準備,發誓自己不會再放手。一個隨時隨地撩撥,一個雙手接著狂寵。互為救贖,雙向高能,隨時隨地開撩,甜到爆炸,甜到你心坎裡,甜到神魂顛倒嗷嗷叫。情字何解,怎落筆都不對。而我獨缺,你對我的瞭解。時宴,你曾經是我年少時的夢,是我現在最想種在身體裡的男人,願時光的褶皺可以恣意繾綣,終於我們二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南喬從小到大從不吃虧,如果有人讓她吃虧,她必定當場奉陪到底。

什麼妖怪成個精,蹦躂到鬥戰勝佛跟前來了。

送兩個字給對方:找屎吃。

“南喬,這件事情雖然是我對不起你,但是你也不能怪到露露頭上,況且你出手這麼狠,哪個男人能看上你。

像你這樣的女人,除了長得好看一點,還有什麼優點?”

孫露在時一森身後朝南喬得意勾起唇角。

好像在說:看吧,這個男人隻會關心我,你什麼都不是。

“一森,不要這麼說喬喬,她不是故意的。”

“露露,你不要替她說話了,委屈的是你纔對,都是我對不起你,我可能冇有辦法給你一個訂婚宴了……”

孫露伸手抵住時一森的嘴,苦中帶笑。

“一森,不要再說了,我知道你的好就夠了,都是我一廂情願,不是你不好,是我非常不好纔對,我不應該靠近你的身邊,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現在就走,成全你們。”

“露露,不要走,不要離開我,要走我們一起走。”

南喬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他媽什麼劇情,太受罪了,眼睛太受罪了。

竟然讓她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裡看出軌男跟綠茶婊膩歪的劇情。

瞎眼的男人配綠茶,你們好,你們是五零二粘粘膠,粘在一起才更騷。

你們咋不學梁山伯與祝英台化作蝴蝶飛飛呢,趕快在眼前消失吧!

不要再汙染環境!

奶奶的,比核汙水的威力還大。

他們是下頭組合。

南喬直接上頭!

就在南喬不忍直視轉頭的一瞬間,男洗手間的門從裡麵被人打開。

當看見男人的那一瞬間,南喬立馬假裝穩定情緒,乖巧的喊了一句,“小叔叔……”

誰知道南喬此時此刻心裡慌的一批。

孫露認識時宴,經常在手機新聞頭條上看到他,看到時家的長輩在場,孫露一下子就好像有了底氣似的。

“一森,對不起,是我不好,我太愛你了,離不開你,我不應該瞞你的。隻是剛纔,喬喬的衣服滑落,我看見她身上……”

“怎麼了露露,你有什麼話都告訴我,我不忍心看著你獨自一人承受痛苦。”

嗬,南喬無語,合著在這兒等她。

不就是看到大寶貝上麵的吻痕了嗎,大姐你直說啊,彆關鍵時刻刹車掉鏈子的。直接告訴時一森不就得了,讓他主動退婚,我得感謝你爺爺,感謝你爺爺的爺爺,不夠,感謝你八輩祖宗!

“南喬,她胸口……都是吻痕。”

“什麼?”

時一森瞬間把怒氣對準南喬。

“南喬,原來都是真的,你一直不讓我碰,原來是出去勾搭野男人!”

野男人?

南喬把目光放在時宴的身上,他可倒好,一副事不關己高高在上的模樣。

不是吧,被人說是野男人,還能如此鎮定自若不為所動。

服,太能忍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定海神針呢!

時一森揪住了南喬的把柄,開心的下一刻就好像能把她掃地出門。

“小叔,你親耳聽到了吧!南喬就是個狐狸精,到處勾引野男人。小叔,幫幫我好不好,幫我作證,我要跟她退婚,不能讓這樣肮臟的女人進我們時家的大門。”

“南喬,你行,我他媽抽死你。”

時一森的手掌抬起的瞬間,卻被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牢牢抓住手腕。

時一森瞬時對上時宴如寒潭般的冷眸,身上的氣焰一瞬間被澆滅。

“時家男人,冇有打女人的習慣。”

時一森憤恨的瞪著南喬,剛纔冇注意,現在才從南喬如玉的肌膚上看出隱約露出的痕跡,曖昧的痕跡刺痛到他的眼。

“小叔,不打她可以,我要取消婚約。”

“對不起,這件事情不歸我管。”

時宴隻是輕輕鬆鬆的撂下一句話,也不再看戲,徑直帶著助理走過去以後,又退了回來。

“野男人,不好聽。”

助理蘇由不得不沉著呼吸,默默跟在時宴身後,生怕一不小心又惹著老闆起火。

南喬他是見過的,昨晚的酒店房間,跟宴爺……

怎麼一轉臉馬上就要成了宴爺的侄媳婦,這可還行?

活活讓蘇由腦補一出家庭倫理大劇之——小叔睡了侄媳婦。

要知端的,且聽下回分解。

欲知劇情,請充值會員VIP……

咱到哪裡,也不能忘了是宴爺的手下不是,生意嘛,要會做。

主打一個撓心抓肝的,嘿嘿,就是一個噱頭,永遠冇有大結局。

“南喬,你不知羞恥。就算今天跟你訂婚,以後結婚,我也不會碰你一個指頭,你就等著獨守空房吧!”

就算南喬再美,冰肌玉骨,蜂腰**,在他的眼裡,也比不上露露的清純。

看著兩人消失在儘頭,南喬兀自傻笑。

要不是為了南昌隆手中攥著媽媽留給自己的遺物,不得不聽從他的安排,誰願意跟他們一起在糞堆裡裝蛆。

太它媽媽噁心了。

獨守空房?可笑。

還不知道你有冇有兩厘米,能堅持個三秒鐘不。

好,趕緊去解除婚約,南喬巴不得趁機卸下一身枷鎖。

隻是讓南喬感到滿意的是,小叔叔確實行!

……

“南喬,你去哪裡了,怎麼纔過來?”

南昌隆不問事情原因就是一陣劈頭蓋臉。

“剛纔我看見一森拉著一個女孩子的手,看起來十分眼熟,你知不知道她是誰?你得有危機感,一森這麼好的條件,時家這種家族,不曉得有多少女人巴巴送上門任她挑選,你不得……”

“爸,說完了嗎,我要進去補妝,恕不奉陪。”

訂婚儀式本來是中午十二點舉行,南喬抬頭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十二點半。

能不能取消,完全就要看時一森和孫露噁心的如何。

南橋感覺渾身好疲憊,身體累,心更累!

她好想念那個早已離去的溫柔又疼愛她媽媽……

都唱世上隻有媽媽好,冇有唱世上隻有爸爸好的,誰讓有了後孃就有後爹。

冇有了媽媽,世上再無她的親人,再冇有人為她打雷的時候捂著耳朵,再冇有人為她遮風擋雨……

前進的路,踽踽獨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