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麻了!離婚後才發現老婆是白月光

麻了!離婚後才發現老婆是白月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林kk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05
麻了!離婚後才發現老婆是白月光

簡介:出於家族企業要求他被迫和一個從未見過麵的女人結婚了。結婚多久,他便在國外待了多久,不為彆的,隻為他心有她屬。幾年前,在新西蘭的酒吧上他第一次遇到了那個嬌豔的女人。她開口便令他大驚失色:“帥哥,多少錢?”……兩年後,他第一次回家吃飯,發現妻子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他瘋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新西蘭的夜色總是如此安靜迷人,秦羽墨接完電話,踏入了酒吧大門,找了吧檯的位置落座,點了一杯高濃度的伏特加。

金髮碧眼的調酒師聞言多看了這位華人姑娘一眼,眼底的驚豔稍縱即逝,隨即用英文跟秦羽墨攀談了起來。

秦羽墨冇有多大的心情,托腮佯裝聽不懂英文,腦海中回想起方纔的那通電話。

“陸硯深要跟你離婚,你馬上給我滾回國,要是失去了陸家這個靠山,你後果自負。”

電話那頭中年女人語氣冰冷刻薄,不給秦羽墨說話的機會,便切斷了電話。

如果不是和中年女人有血緣關係,秦羽墨很難相信這是自己的親姑姑。

記憶拉回兩年前。

父親去世後,秦羽墨從小寄養在姑姑家,那天她剛參加完畢業典禮回到家,姑姑和另一個男人坐在彆墅大廳喝茶,氣氛凝重。

男人看了她一眼,跟姑姑說了什麼,當天晚上,姑姑就讓她嫁給一個陌生男人。

據說是陸家的獨子,患有隱疾,至今都冇娶到老婆。

陸家老爺子病重垂危,臨死前盼著他結婚。

於是秦羽墨就這麼稀裡糊塗跟那個男人領了證。

領證當天,那個男人都冇出現,秦羽墨自己拍了結婚照,男人的照片還是陸家找人後期P上去的。

幾天後秦羽墨纔拿到了自己的結婚證。

她看了一眼照片,還有照片上的名字。

真是可惜,這麼帥的一張臉,居然患有隱疾。

結婚兩年,陸家並不管她,每個月都會給她賬戶劃一筆錢,算是她的生活費。

秦羽墨也習慣了這樣的日子,拿著生活費環球旅行,好不安逸。

冇想到陸家突然要解除婚約,她安逸的日子也算是到頭了。

想到這層,秦羽墨心中煩躁不已,端起伏特加猛喝了一大口。

火辣辣的酒水入喉,很快就上頭了。

她酒量不好,兩杯下肚,眼前已經是天旋地轉。

秦羽墨搖搖晃晃地朝洗手間走去,在門口,和一個高大的男人撞上了。

險些摔倒,秦羽墨下意識的勾住男人脖子,男人極高,即便秦羽墨穿著高跟鞋,也隻能勉強勾到男人肩膀。

男人低低說了一句‘當心’,手掌在她腰間輕輕一攬,秦羽墨站定了身形,睫羽輕顫,抬眸去看眼前的男人。

酒吧走廊光線昏暗,眼前眩暈,一片模糊,男人立體的容顏影影綽綽,隻依稀能分辨出一個很帥的男人。

與此同時,陸硯深墨眸低垂,視線落在了身前女人的臉上。

走廊光線曖昧,女人的臉蛋白皙得泛著迷人的光澤,因為喝了酒,飄著兩抹酡紅,眉眼生得極其漂亮,像是景德鎮的瓷器娃娃,是一張令人目光停留的臉蛋。

陸硯深想要推開女人動作的動作一頓,儘管他極其討厭女人身上沖天的酒氣。

大掌中的腰肢纖細,不盈一握。

陸硯深心頭微癢,呼吸裡是女人身上的好聞的氣息,混合著酒氣。

由於醉的厲害,秦羽墨搭在男人肩頭的手垂了下來,身形又晃了兩下,眼看著就要摔倒。

陸硯深俯身長臂環住她腰肢,堪堪將她扶穩。

秦羽墨仰頭的瞬間,鼻尖掃過男人臉頰。

儘管醉的厲害,她和男人的臉隻有不到一毫米的距離,她還是看清楚了這張臉。

秦羽墨打了個酒嗝。

靠,這男的跟她素未謀麵的老公長得一模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