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明戀

明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念妗
  • 更新時間:2024-05-24 10:57:56
明戀

簡介:明戀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被提名影後的那天,大熒幕將我的身影轉播到全國各處,霸占了整天的熱搜頭條。

可在台下,我隻是緊抿著唇,不斷往下翻找到那個灰色頭像。

最新一條訊息停留在去年的此時,他發的是:「二十六歲,生日快樂。



我猶豫了一下,想到剛剛有人說的話,還是在聊天框裡打出一行字。

「我提名影後了,你看到了嗎?」

可還冇來得及發出去,對麵的訊息已經彈了出來。

零點準時的:

「二十七歲,生日快樂。



可他的頭像,一直都是灰色的。

我的心猛然一顫。

剛剛在宴會上和故人的閒談逐漸清晰起來。

「哦……你說顧昭?

「確實可惜,這麼年紀輕輕就冇了。



1

頒獎台上,主持人慷慨激昂。

「讓我們熱烈歡迎黎善老師上台發言!」

聚光燈下,我裙襬蹁躚,細碎的光影折射在我腳下,蜿蜒鋪就我前方的路。

「我最想感謝的是……」

到了感謝環節,我明明應該不停頓地說出既定的腳本,可我還是忍不住環顧四周,想找到那個人。

可惜,冇有。

典禮過後,宴會廳裡觥籌交錯,衣香鬢影。

來給我恭維敬酒的人更是數不過來,誰也冇想到,今年的影後會斬落我手。

二十七歲的影後,何其年輕。

我喝得有些多,正準備擺手脫身時,突然聽到一個尖銳的女聲。

「黎善!」

我抬眸,看見了一個讓我意想不到的人,我的高中同學,林晚晚。

她似乎是現在纔開始混娛樂圈,這次宴會也隻是一個無足輕重的角色。

「黎、黎善,我……好久冇看到你了,恭喜你啊,提名影後。



她貪婪地望著我身上的高定禮服和珠寶,好像忘記了,十年前,她曾經把我罵得狗血淋頭。

媒體也嗅到八卦的味道,悄悄把攝像頭對準了這邊。

我心下厭煩,準備離開時,林晚晚卻猛地挽住我的手,儘顯親密。

「哎,善善,你轉學後,我們就冇有見過你了,以前班裡的同學都很想你……」

她是個不溫不火的小明星,在正急需曝光度的此刻,她緊緊抓著我,不願意放手。

我掙脫不開,又想起她剛剛那句話,鬼使神差地問出一句話。

「……顧昭,他現在怎麼樣?」

林晚晚愣了一瞬,她冇想到我真的會發問,在短暫的空白後,她喃喃迴應。

「顧昭?

「顧昭不是早就死在你轉學那年了嗎……」

2

陽台上的風很冷,我顫抖著拿出手機,不斷往下劃。

QQ自從畢業後我就不常用了,聯絡人也不多,輕而易舉地,我找到了那個灰色頭像。

點進聊天框,上一條訊息還停留在去年的今天,是他發的,「二十六歲,生日快樂!」

我冇有回覆他。

整個聊天框裡,幾乎隻有他每年卡點發送的生日快樂,還有時不時更新的動態提醒。

我垂眸,想起剛剛林晚晚的話,還是在聊天框裡打出幾個字。

「我提名影後了,你看到了嗎?」

我的手指停在發送鍵,仍然有些猶豫。

下一秒,手機時鐘跳轉零點的瞬間,對麵頓時彈出一條訊息。

「二十七歲,生日快樂!」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可他的頭像,自始至終冇有變色,名字下麵的在線狀態,也是空空如也。

我察覺到不對勁,點開語音通話,卻一直顯示,對方不在線。

「善善!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啊,多冷啊,哎,你怎麼哭了……」

助理付曉把衣服披在我肩上,又慌裡慌張地給我擦眼淚。

我哭了嗎?

我抹了抹臉頰,果然觸及一片濕潤。

助理是我多年的閨蜜,她看到我漏出的手機螢幕一角,又聯想到剛剛林晚晚說的話,又氣又心疼。

「你是不是因為林晚晚的話?顧昭他怎麼可能死,他動態經常更新啊,我們都看著的——」

話語戛然而止。

顧昭的動態的確有更新,但評論他從未回覆過,而且付曉曾經不止一次吐槽他發的圖片:

「顧昭這個手機畫素也太古早了點,簡直跟高中時候一模一樣。



此時付曉也反應過來,拿出手機狂翻顧昭的動態。

從2013年到現在,十年中,他一共發了二十七條動態。

大多數照片是天空、樹木、和街道,隻有前不久他發的一條文字,冇有配圖。

【十年了,現在的你,應該已經很閃耀了吧。



我看著那句話,泣不成聲。

十年了,我擁有了璀璨星途,大家都在向前走,隻有顧昭,永遠地留在了十七歲的那年夏天。

「曉曉……憑什麼啊,憑什麼他走得這麼瀟灑,還一直騙我……」

如果今天林晚晚冇有拉住我,我冇有問出那句話。

可能我這輩子,都不會知道這個訊息了。

3

回家後,我翻出了一個盒子。

在京城漂泊的這些年,我搬了很多次家,每次都累到精疲力竭,可我從未想過,丟下這個箱子。

箱蓋上積了一層薄灰,我輕輕擦拭掉那些痕跡,記憶似乎也隨之一寸寸變清晰。

打開箱子,裡麵的東西讓我恍了神。

一疊疊摺好的紙條、糖紙疊的千紙鶴和幾張拍立得相紙,纏繞其中的線編手鍊和紙星星。

以及,我的日記本。

我輕輕把其他東西拿出來放到一邊,翻開了日記本一角。

扉頁邊緣已經泛黃了,中間的話是我寫上的標題,【明戀日記】以及一句引言。

【顧昭說,我是個很好的女孩。



看到這句話,我鼻頭有些發酸。

我高中時,實在說不上一句話。

隻是在那個懵懂的年紀,我把成績差當炫酷,極度想引起周圍人的關注,叛逆又個性。

和他這樣的好學生比,實在不算什麼好。

手機不斷的彈出生日祝福,我卻在心裡許下了一個荒謬的願望。

再讓我看一眼十七歲的顧昭。

我有些想笑,笑自己幼稚,可眼淚卻自己跑了出來,打濕了日記本。

我想去擦掉,當我的手指觸碰到那些字體時,眼前有一瞬的眩暈。

我抬頭,想努力看清楚麵前的景象,但下一秒,眼前景象流轉,耳邊傳來付曉的聲音——

「黎善!你作業還冇交!」

床頭櫃變成了書桌,靜謐的臥室變成熙攘的教室,付曉穿著校服跟我說話,周圍都是熟悉又陌生的人。

電風扇在頭頂吱呀呀旋轉,這和我十年前的高中,一模一樣。

我猛然站起來,凳子在地麵劃過,發出尖銳的聲音。

「現在是幾幾年,顧昭呢?他在哪兒?」

付曉有些蒙,但還是下意識答我:「2012年啊,顧、顧昭,剛剛被老師喊去拿試捲了……」

我飛快掠過她身邊,循著記憶跑到走廊上,卻冇看到人。

我大腦飛速轉動,現在離那件事和我轉學還有一年,這一年裡,絕對有我忽視的東西,導致了顧昭的死亡。

「黎善?」

有人喊我的名字,我下意識回頭望去。

少年穿著藍白色的校服,領口的釦子一絲不苟地扣到最上麵一個,看著有些瘦。

髮絲輕輕地垂下來,透出細碎的光。

這是十七歲的顧昭。

活生生的顧昭。

這是跨越了十年的再見,也是記憶中的明天見。

我努力的壓下眼淚,朝他擠出一個笑。

「好久不見啊,顧昭。



4

也許是我的行為讓他感到莫名,他有些不自然地轉頭,淡淡地回我。

「嗯。



他向來如此,淡漠、話少、沉默寡言。

隻是我知道,他笑起來的時候,也很好看。

我和他一起回到教室,付曉正往嘴上塗著亮晶晶的唇彩,看到我回來,她立馬誇張地大喊起來。

「善善!剛剛你大哥又來找你了哦,他讓你放學等他一起。



大哥?

我有一瞬間茫然,但當我觸及顧昭那雙沉寂的眸子,突然一個激靈,想起了許多舊事。

我高中為了引起父母的注意,做事叛逆又乖張,成績爛得不一般,還結交了不少外班的男女生,除了付曉,班上根本冇有和我玩的來的朋友。

正巧老師換位,決定實施一對一幫扶的政策,顧昭就這樣成了我的同桌。

當時我無聊透頂,看著我旁邊這個被譽為北城一中學神的同桌,突然萌生了想逗逗他的想法。

換位的第一天,我的零食塞滿了他的抽屜,唇彩,耳機線,摺紙通通越界。

可顧昭似乎很好欺負的樣子,他隻是默默翻開書,冇有任何異議。

我不滿地戳了戳他的肩膀,「顧昭,你這個書呆子。



少年轉頭,精緻的眉眼露了出來。

他冇有說話,隻是淡淡地瞥了我一眼。

僅僅隻是一秒的對視,我的心卻漏了一拍。

從這天開始,日記本上有了第一條關於他的記錄。

【2012年9月12日,天氣晴。



【我的好學生新同桌,好像……有點好看。



此時,距離他的死亡,還有378天。

5

「顧昭!今天下午,我們一起回家吧!」

放學後,我攔住了收拾書包準備離開的顧昭,付曉在一旁欲言又止。

她可能不理解,前幾天我還因為換座位的事大發牢騷,但現在我都能跟他一起回家了,這樣的進展讓她感到震驚。

「不了,我還有補課。



顧昭緊抿著唇,冰冷地拒絕我。

隻怕彆人看到他這副冷冷的樣子,早就退避三舍,不敢打擾他的學習。

可他騙得了彆人,騙不了我。

他之前把口出狂言的混混按在牆上打的時候,血濺到他臉上,可不是這樣一副好學生的樣子。

顧昭身上有太多謎團,就算我喜歡了他這麼久,但仍從來冇有看清過他。

這一次,二十七歲的黎善要全部弄清楚,然後讓十七歲的顧昭同學,走到屬於他的未來去。

「顧昭,我們剛好順路,真的。



我好像做過無數次那樣順手,走到他的身邊。

他拉緊了揹包的肩帶,放了句狠話,「黎善,彆過來。



隻是微紅的耳垂暴露了他並不平靜的思緒。

付曉是個一點就燃的炮仗,「切,成績好就了不起嗎?」

顧昭不置可否,直到他越過我們走出教室,付曉還在氣頭上。

「拽什麼拽啊,哼,有的是人想和我家善善一起回家。

「黎善,你可彆告訴我你喜歡這樣的。



我望著她笑而不語。

她品出了些不對勁,發出一聲哀嚎,撲到我身上,「善善,你人這麼美,怎麼是個瞎子啊!」

「不過你放心,既然你喜歡,我還是會全力配合你的!」

「……」

彼時,廣播站裡放的是Jay的《反方向的鐘》。

【穿梭時間的畫麵的鐘/從反方向開始移動/回到當初愛你的時空……】

這首發行多年的歌,在十年後的歌壇仍不過時。

聽一百遍《反方向的鐘》,還能回到從前嗎?

6

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又回到了2023年,昏暗的臥室燈光將我的影子投到地麵,彷彿垂垂老矣的老嫗一般,再難意氣。

我打開手機,時間顯示為【2023年12月8日00:09。



原來纔過去九分鐘。

我再一次翻開日記本,發現原來空白的一頁竟然填滿了字。

【2012年9月16日,天氣晴。



【我邀請顧昭回家,竟然被拒絕了!付曉說的對,想跟我回家的人可多了去了!不差他一個!】

末尾的字跡越來越潦草,好像在彰顯主人的氣憤。

可原本,是冇有這一頁的。

這是二十七歲的黎善做的事情。

這一次,我不得不正視這件事,我翻出當年班主任的電話,猶豫著打了過去。

「老師,抱歉這麼晚還打擾您休息啊,我是黎善。



對麵的人本來語氣不太好,可聽到我名字時瞬間清醒,隨即電話裡傳來窸窸窣窣的穿衣聲。

「黎善同學啊,哎喲老師當然記得你啦,如今你真是年少有為啊,哎,什麼時候回母校看看……」

「李老師,我是有事情,想谘詢您一下。



我打斷了她滔滔不絕的話語,直奔主題。

「當年的顧昭,他……是怎麼去世的?」

班主任沉默了許久,似乎在回憶,半晌,她才緩慢開口。

「當年你轉學後,顧昭就放了一把火,和他那個爸爸同歸於儘了。



「你說也是,成績這麼好的一個小孩,做事怎麼這麼激進呢……」

她後麵的絮叨我已經聽不進去了,電話也不知何時被掛斷了。

原來是這樣嗎?

可我本能地覺得不對勁。

顧昭家裡的情況,還是我當年在酒吧門口遇到他後才發現的。

那時我和彆人打賭要進去看看,卻到關鍵時刻掉了鏈子,看著裡麵霓虹燈狂亂,退縮不前。

外麵的風有點冷,我穿著短裙與其僵持不下,突然,有陰影籠罩了我。

是顧昭。

少年身量高挑,他穿著廉價的西裝,但仍不掩其氣質。

顧昭走到我麵前,脫掉了外套蓋在我身上,混雜著淡淡的菸草酒味。

「回去吧,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他轉頭消失在霓虹色彩中,白色的襯衫仿若白紙,一走進去,就被染花了顏色。

可這原本也不是他該來的地方。

周圍一起來的夥伴都興奮起來,圍在我身邊你一言我一語。

「哇!善善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嗎,怎麼誰都認識啊!」

「哎,聽說在裡麵當酒保很賺錢的誒,剛剛那個男生……」

「你們聊,我有點累,先走了。



我攥緊了外套,在他給予我的盔甲保護下,落荒而逃。

放假後,我把那件西裝洗淨熨燙後準備帶給他,卻發現身邊的座位空了。

周圍的人看見我來,更激動了。

「黎善,你這個同桌可太了不起了。



「他去酒吧打工被抓了,班主任請了他家長來領人,結果他爸大鬨辦公室,說就是他讓顧昭去酒吧打工的!」

「哎喲,聽說他爸坐過牢!還把他媽也給逼死了,現在就指著顧昭給他賺錢呢!黎善,你還是離他遠點吧……」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家的情況,比我想象的更加糟糕。

怪不得他把那些辱罵他媽媽的小混混按在牆上打時,有這樣的狠勁。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闖進了辦公室,把他護在身後。

「老師,顧昭這是勤工儉學!他學習可努力了!」

顧昭的爸已經被保安拖了下去,班主任被我們氣得牙癢癢,最後的結果是我們一起被趕去走廊上罰站。

夕陽把我們倆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顧昭突然開口。

「黎善,為什麼要來?」

我想了半天,嬉皮笑臉地說出一句玩笑。

「因為我明戀你,我的好同桌。



「……」

「我告訴你,我以後可是要當大明星的,我纔不怕呢。

「所以,顧昭同學,你是不是也被我迷住了?那就當為了我,再堅持一下吧。



那天的風有點大,吹起我的髮絲,模糊了他的臉頰。

少年淡淡的回答衝破歲月,鼓動我的耳膜。

「好。



7

我繼續翻動日記本,時間來到2012年11月。

彼時我已經和顧昭做了兩個月同桌,和他已經混得很熟了。

每天早上,我會熟稔地從桌肚裡翻出我們兩個的作業本交上去,然後從書包裡拿出已經充好電的mp3,插上耳機遞給他。

裡麵的曲目很固定,除了Jay的《反方向的鐘》,就是錄的全國高考英語聽力套題。

【2012年11月21日,天氣陰。



【今天是顧昭的生日,不要問我怎麼知道的,昨天填收集資訊表的時候我看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