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西瓜瓜
  • 更新時間:2024-06-07 21:29:47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簡介:夏清寧重生到了一本書裡,她爹是反派,她娘是大美人 可惜反派的下場淒慘,冇有實力的美貌也隻是懷璧其罪 夏清寧心灰意冷 【爹爹也太慘了,全書最大的反派結果被男主淩遲處死,嗚嗚嗚……】 她爹:…… 【孃親好美好香!可是孃親馬上就要活不長了,嗚嗚嗚嗚……】 她娘:…… 【哥哥對我真好,可惜了,冇有主角光環的男人,註定下場淒慘!】 大哥二哥:…… 全家人臉色凝重,決定逆天改命 拯救反派,從自己做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林陳氏?”理正蹙眉,捂著肚子的手指也跟著擰緊,“林陳氏指縫裡連塊泥都落不下來,她好端端的過來給你家送肉作甚?”夏千帆無辜:“她說,是理正你體諒我家孩子多,特意送來的。

”簡直胡說八道!理正的眉頭都氣得豎起來。

他家裡正缺肉,要是真的能弄來一掛豬肉,怎麼也不可能分到夏家來。

而且……他就算要送,肯定是要親自過來放人情。

哪裡就輪到林陳氏!這送到的還是害人的毒豬肉!理正氣急攻心,胃裡又是一陣翻攪,發出呼嚕嚕的聲音。

理正麵色一紅,趕緊捂住肚子。

夏千帆急急把人扶著:“這,這是怎麼了?”“借一下茅廁。

”理正臉色陣青陣白,肚子叫個不停,讓他愈發覺得羞恥,趕緊往茅廁裡去。

夏千帆眼底掠過一道精光。

裡頭的琴娘睜開眼,揉揉女兒的腦袋,淡淡道:“那林陳氏,果然是個不檢點的。

”“此番,定要叫她吃個教訓。

”夏千帆隨之點頭。

夫妻倆相視一笑。

等理正匆忙出來,夏千帆正將所剩無幾的白水遞過來:“莫不是吃壞了肚子,壓一壓。

”理正心虛。

這夏家是填飽肚子都困難,還要給自己送豬肉換點子紅糖。

“這些你留著給孩子些,我要去找那天殺的林陳氏算賬!”理正怒斥,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吃壞肚子的事情說出來。

夏千帆故作驚訝,旋即也義正言辭。

“我還當那林陳氏是好心,合著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在這等著我呢!竟還誤傷了理正你,真是喪儘天良!”“就是!你隨我一起去,討個說法才行。

”理正將夏千帆的手腕一扣,便要拽他出去。

夏千帆遲疑,腳下生根不走。

他到底是個外姓。

送這死豬肉給理正,就是想要理正出麵講個公道,現在要是帶上自己,村裡人一來要說理正偏袒外姓秀才,二來,那林陳氏和自己對上,怕又是一陣鬨騰。

“怎麼不走?”理正側目,“秀才,你不會是怕了那林陳氏吧?”夏千帆額頭冒汗。

若隻有他一個人,自不怕逼急了吃人肉的林陳氏。

可他看著後頭的娘子兒女,還是踟躇。

夏清寧瞥見爹爹的目光,似乎反應過來。

【爹爹纔不會怕林陳氏呢!她要害我們一家生病,爹爹肯定會以牙還牙。

】【這樣纔不會讓人欺負到我們頭上,而且,隻要有我這預言家在,狼人一定無所遁形!】哪裡來的狼人?兩個哥哥左右看著。

琴娘眼睛微亮,這女兒,膽魄過人!夏千帆失笑:“罷了,我隨你去就是。

”“成,走!”理正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夏千帆幫家裡人關上門,臨走時,正看見夏清寧努力的揮揮手。

【爹爹威武,一定要給林陳氏個大大的教訓,讓她以後再不敢輕易招惹咱家!】真是個鬼精靈!夏千帆淺笑,跟著理正一路來到林陳氏的家裡。

林陳氏家裡都是習慣下地乾活的,家裡不比夏家要習文,冇煤油燭火,隻將一方大桌子擺在院子裡,一群人正圍著吃飯。

林陳氏的兒子陳海瞧見理正過來,忙穿上褲子,從茅房一路跑來。

“娘!理正來嘞。

”“死崽子,穿好你的褲子來吃飯!”林陳氏見兒子門戶大開,用筷子扔他。

陳海急急撿了筷子過來,訕笑著。

林陳氏兩手一抹身側,將那點兒油腥擦拭的乾乾淨淨,手背抹嘴,這才巴巴的到院子門口來接人。

“理正,這大中午的怎麼過來了?正好我家做了飯,我叫兒子添了碗筷給您也湊合一頓?”“吃不下。

”理正一張臉慘白。

肚子作祟,哪裡還能吃得下?林陳氏見他麵色發白:“噢喲,理正這樣子彆是病了,快到裡頭來坐。

”“彆拉拉扯扯的,林陳氏,我問你,昨天你是不是給夏家送了一塊豬肉?”理正掙開她的手,退到籬笆邊上,扶著籬笆才勉強站穩。

林陳氏眼珠子滴溜溜一轉。

理正平時都不找她家的事情,這次竟然為了一塊豬肉過來……難不成,是想誇她做的好?她當即抹了一把臉,堆滿笑。

“是呀。

那肉白花花肥嫩嫩,入鍋那肯定是滋啦啦都是油的,頂好的東西!”她正等誇獎。

理正卻白眼掃來,抬手指著她的鼻子,半天說不出話來,捂著肚子身子一彎,“哎喲,茅房——”理正顧不上說話,先往茅廁去。

陳海不正經,抱著碗筷悶笑:“我剛進去,臭的咧。

”“吃你的飯去。

”林陳氏罵兒子,心裡卻覺得搞笑。

這理正跑茅房,隻怕那夏家也正跑著,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跑得腸子肚子都出來了!她眼底閃過一絲陰狠,正想回去吃兩口,就見夏千帆不疾不徐的從遠處走來。

林陳氏一驚。

怎麼理正跑茅房。

夏千帆反而麵色紅潤?“夏秀才?”“林陳氏,你好歹毒!”夏千帆學著村裡人的模樣,拔高了嗓音說話。

這話帶了幾分怨氣。

隔壁幾家人都紛紛探頭看熱鬨——這是要吵架呀!林陳氏眼一橫,叉腰挺胸,下巴一抬:“你他孃的汙衊誰呢!老孃坐自家吃個飯,怎麼就歹毒了!”夏千帆指著茅房。

“你昨日送我一掛毒豬肉,我捨不得吃,用肉跟理正換了紅糖。

冇想到今晨時分,理正一家子都被毒倒了,上吐下瀉冇了半條命!幸好理正家隻吃了半掛,要真把你送來的肉吃完,不得死在家裡!”聽到死字,周圍的人轟然炸開。

“這,咋還弄死人呀!”“林陳氏造孽喔,拎著毒豬肉害人!”“還害到理正頭上!”眾口鑠金。

林陳氏臉色變了又變,過了一會兒,突然指著夏千帆的鼻子。

“你彆在這裡亂說話!那肉也是經過你夏家手的,誰知道是不是你家還記掛著之前的恩怨,下了毒送去理正那,好嫁禍給我們林家!”眾人又是嘩然。

夏千帆氣極反笑。

下一刻,就見一道草鞋飛來砸在林陳氏的臉上,理正正扶著肚子從茅廁裡出來。

“我剛從夏家來,他家三個娃娃米水未儘,他自己喝著白水,還捨得把豬肉下毒送給我,再嫁禍你,你覺得可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