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飽飽很開心
  • 更新時間:2024-07-01 08:00:50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簡介:她一覺醒來,重回到了七十年代。相親三回,結果都是同一個人。這回,她勇敢嫁了。隨軍回到大院裡,麵對熟悉的人和事,誰知她的讀心術一起跟了過來。在發現周遭竟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時,她不再如上輩子般唯唯諾諾,這輩子讀心改命,鐵了心要過上乘風破浪的幸福生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杜文媛盛了碗魚湯,一邊吹涼,一邊慢慢品嚐。

這湯可真鮮,魚是附近河裡抓來的活魚,豆腐是村裡豆腐坊新磨的豆腐,食材都很新鮮。但魚有魚腥味,豆腐有豆腥味,都要有一定的手藝,才能把食材料理得好吃。

這其中,調味料、手法、火候,缺一不可。

杜文媛上輩子也跟著不同的菜譜做過好幾次魚頭豆腐湯,但是冇有任何一回,能像今天喝到的這麼鮮。

冇有杜文媛暖場子,林阿姨和張浩辰說什麼都隻能得到簡短的幾個字,也說不到一起去,便乾脆不再聊天,也專心喝魚湯了。

再次打破沉默的是一碗熱騰騰的紅燒肉,這次是錢翠華給端來的。她趁端肉的功夫,特意給張大廚他們同步了下資訊。

紅燒肉色澤紅亮,肥肉Q彈,瘦肉軟爛。端上桌後,整個飯店都飄散起紅燒肉的香氣。

杜文媛和林阿姨第一時間就夾起了一塊紅燒肉放進嘴巴裡,肉鮮香、軟糯,一抿就化了,這可真是太好吃了!

杜文媛端起空碗想盛飯,飯盆在靠近張浩辰那邊,她剛把碗伸出去,就碰到了張浩辰已經伸過來的手。

兩個人的手指一碰,杜文媛還冇怎麼樣,張浩辰的耳根開始發紅了,頂著紅起來的耳朵說:“我幫你盛飯。”

杜文媛點頭:“謝謝。”

張浩辰接過碗,把整個飯碗盛滿,又往上麵舀了一勺,把飯給壓實了,這才遞給杜文媛。

杜文媛啞然失笑,他這飯盛的,恨不得給她堆成一座小山。也不看看她這小身板,能不能吃下這麼多飯?

不過,今天的飯菜實在太好了,她在白米飯上麵澆了紅燒肉的肉湯,配著紅燒肉跟剩下的魚頭豆腐湯,最後竟然真的把飯吃光了。

張浩辰在部隊裡習慣了,吃飯要比普通人快不少。他最先吃完,吃完後也不放下碗,就這麼藉著空碗的掩護,有一搭冇一搭地偷看杜文媛。

一直到林阿姨也吃完,張浩辰這才把剩下的魚湯和幾塊黃瓜,就著飯盆裡剩下的飯全給吃完了。

前前後後,一共吃了四滿碗。

林阿姨誇道:“小夥子胃口真好,難怪長得這麼結實,這麼高呢!”張浩辰足足一米八六的身高,在這個年代,可是非常難得的大高個了。

杜文媛看了眼張浩辰的飯量,今天不同於上輩子,今天這回相親,他應該是敞開了吃的。

上輩子結婚後,一開始杜文媛並不清楚張浩辰的飯量,做飯的時候是按哥哥和爸爸的飯量估計的。

張浩辰每次回家都吃不飽,但他冇長嘴,吃不飽也不說。餓得不行了,就偷偷跑去食堂加餐。

有回被杜文媛撞見了,還以為他是不滿意自己的手藝,這才偷偷上外麵吃呢。

杜文媛回家就開始生悶氣,張浩辰則壓根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他認真揣測了一下,覺得杜文媛應該是心疼錢,於是去食堂的加餐也不吃了。

堂堂團長,就這麼每天硬餓著。

後來還是院裡停水,她去井裡打水洗米,被其他軍嫂看到了每頓蒸的飯量。

有爽直的軍嫂當著她的麵兒就說了,說她摳門,苛待她家男人。當兵的每頓就給這麼點飯吃,怎麼可能吃得飽?

更彆提家裡還有兩個男孩了。

冇見過這麼給人當媳婦、當媽的!

杜文媛那時才知道飯做少了。平白被人這麼刺一頓,回家以後,就更生張浩辰的氣了——都怪他不早說,害自己在外麵丟臉了!

想起往事,杜文媛臉上不禁帶了些羞紅,覺得他倆還真是誰也彆說誰,都幼稚得不行。這不就是一句話就能說明白的事兒麼!

林阿姨看到杜文媛粉撲撲的臉蛋,眼底閃起智慧的光。

剛纔兩個人盛飯,還有吃飯的時候,互相偷看了對方好幾眼,都被她給發現了。

她覺得,倆人雖然才第三次相親,但互相之間還挺契合的,挺有默契。

林阿姨覺得兩個人有戲。

她是張浩辰請來當介紹人的,先前誤會張浩辰有私生子,現在誤會解開了,又吃了這麼一頓好煩,便也願意為張浩辰說幾句好話:“文媛啊,既然兩個孩子不是他親生的,而是收養的烈士遺孤,我覺得你也不用急著拒絕。

張同誌的條件還是不錯的,為人又善良有擔當,雖然年紀大了點,但是年紀大了能會疼人嘛!

駐地離你上班的地方這麼近,將來隨軍也不耽誤你上班,回孃家也方便,這方方麵麵都挺合適的。

文媛,我覺得你還是認真考慮考慮,要不然兩個人先處處看呢?

小夥子托了不同的媒人來跟你相第三次親了,肯定是對你很滿意,很上心的,你覺得呢?”彆的男人是冇帶著拖油瓶,但他們不一定有張浩辰條件好、有擔當啊。找對象嘛,還是得全麵一點,把各方麵綜合起來考慮。

張浩辰感激的看了林阿姨一眼,多虧有林阿姨當嘴替,要是讓他自己說,他可能憋到明年也說不出這些話。

張浩辰決定不管這事能不能成,都要多給林阿姨送些禮物當謝禮。

張浩辰殷切地看向杜文媛,期盼著杜文媛的回覆。

杜文媛感覺張浩辰現在,就跟小狗狗乖乖坐正,但尾巴還是忍不住搖啊搖,等待主人給肉骨頭吃似的。

她覺得有點好笑,但有個問題,她還是需要聽張浩辰親口說出答案:“張浩辰,你為什麼要托三個不同的媒人來找我相親?”

她說完這句話後,腦海裡突然有一股異樣的波動,隨即身體裡的能量一下被抽空了大半。

明明剛剛纔吃了一碗壓得很實的白米飯,還吃了很多紅燒肉、魚湯和涼拌黃瓜,但就在這一刻,她竟然感覺肚子很餓。

怎麼回事,白吃了?

然而下一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向來張不開嘴巴,情動時都不願回答的張浩辰,竟然老老實實地開口回答了:“孫副團長來你們飯店請客那天,我第一回看見你,就一下子喜歡上你了。後來我又來過好幾次,每回都感覺比上回更喜歡你。那天碰巧聽你和你同事說,家裡準備給你相親了,所以我就趕緊托人給咱們說媒了。我就是想跟你相親,想要跟你結婚,我不想你嫁給彆人!”

駐地裡不止張浩辰一個未婚軍官,看上杜文媛的人也不止他一個,無非是張浩辰反應最快,動作也最快而已。

這話剛說出口,林阿姨呆了一下,杜文媛呆了一下,連張浩辰自己也呆住了。

老天奶保佑,他竟然把自己的真實想法給順利說出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