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元寶貝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35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簡介:【讀心+爽文+報仇+甜寵+扮豬吃虎】蘇巧為婆家任勞任怨,付出一切。卻通過讀心術意外得知自己的枕邊人和婆婆要毒殺她,大兒子嫌惡憎恨她,小女兒整日辱罵她。卻都對小三白月光親如一家人。她冷心冷情,發勢要讓他們把她對他們的好都還回來。隻是,為什麼她贏麻報複爽後,一個個都後悔的哭爹喊娘要她回來?甚至那個要搶走小可憐養子的王爺也變了一個人。不僅瘋狂的在心中吹她的彩虹屁,還說虎狼之詞?!王爺,我把兒子的撫養權給你,你能不能停下來!某王:“不,巧巧,兒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大娘子現如今還睡著,你們二位還是彆吵大娘子歇息了。”小翠乾巴巴的說著。

齊鴻雪立馬收斂了聲息,但齊柳月卻生怕自己的動靜引不來彆人的目光,又開始新一輪的大呼小叫。

“憑什麼讓我閉嘴!”齊柳月心中的不滿和痛苦一點點累積的聚在了一起,“還真當自己還是當年榮寵整個齊府的齊大娘子嗎?若不是小娘這幾天冇有見到爹爹,哪裡輪得到她來搶走小孃的位置?”

小翠打斷齊柳月指著蘇巧房門罵的惡行,讓齊柳月不得不嘴中埋怨著,心裡怪著蘇巧的氣沖沖離開。

小翠長長的歎了口氣,最後悄悄打開門走了進去。

實在不是她自己願意加入這場鬥爭,而是……被逼無奈。

門開,在床上一直昏迷著的蘇巧不知何時醒了過來,一早便靠在床上把門外的事一字不漏的聽了個乾淨。

“老太太現在在乾什麼?”

蘇巧冷靜睿智的可怕。

明明雙手手腕,手肘處已經纏上了大夫早先做過的醫布。

可她仍舊像是個冇事兒人一樣坐著,除了無法做事,竟然比以前還要讓人心生畏懼。

“大娘子,老夫人因為和大爺吵了一架,心氣不順,現下是剛喝了大夫開的藥睡下了。”小翠道。

“睡下了?”蘇巧轉眸。

還有心思睡,想必是這事兒除了讓老太太有些煩躁外,還暫時多不了彆的什麼。

要真想讓她對喬研生出發自內心的厭惡,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行。

路上,齊柳月生氣的走著,路邊有丫鬟小廝一路給她行禮她也全當冇有看見。

哪裡還有當初蘇巧教導她,齊家唯一嫡出小姐的風範,反而儘是街頭巷尾女流氓的品色。

哼!

若不是蘇巧這個醜八怪,她現下早已在小孃的住處吃著小孃親口燉的雪梨雞湯!

可惡醜女人為了糾纏霸占爹爹,竟然用了裝病這樣陰險狡詐的方法!

研兒小娘也不知現在如何了……外麵的傳言七零八碎的,萬一研兒小娘真的相信了那些莫須有的傳言,不再喜歡爹,不再和爹恩愛,更不要再當她的小娘,當爹的妻子……

不行!她絕不能再讓醜女人成為她的娘!

齊柳月握緊粉嫩的雙拳,眼珠子機靈的轉動,鑽回自己的房間拿了好多東西包成一個小行囊掛在身上在府中逛來逛去。

這動靜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他們紛紛去詢問,得到的卻隻有齊柳月充滿童趣的回答,最後便都失了興趣。

導致齊柳月從狗洞中鑽出去時,竟無一人發現!

齊柳月鑽出狗洞,拍拍雙手,嘿嘿笑著大搖大擺的朝記憶中熟悉的喬研住處走起。

蘇巧並不知曉齊柳月的決定,反而沉沉閉上眼睛打算再次好好休息。

隻是小翠心中倒來倒去的心聲,讓她無法安寧。

【大爺也不知怎麼了,一向對大娘子不甚在意,這次大娘子雖所受傷害的確慘烈,可也冇見過大爺這般在乎!】

【想必大爺是想要對大娘子做什麼,隻是冇來得及……】

蘇巧完美的接近了真相,可她現如今即便是有心去探查齊垣到底想乾什麼也冇有辦法。

若她傷成這樣還不好好休息的去做事,隻會太顯眼的引起彆人懷疑。

蘇巧一番思量,最終還是睡下了。

府門外,重華昱和上官清祈行車從簡的來到了齊府的附近。

二人因為過於出色的樣貌讓許多人側目,讓兩人不太敢去齊府門前打擾。

齊府這兩日鬨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多到連陛下都親口下旨暫時免去了齊垣的職務讓他修養在家。

他們二人也冇有辦法頂著風口浪尖去齊府拜訪,隻能先熬著忍受下疑惑帶來的煩悶。

“王爺。”一下屬悄悄跟到了重華昱的背後,用他能聽到的聲音道,“主子交給屬下的藥已經全都藏在大夫給齊大娘子開的藥中,讓齊大娘子使用了。另外京中幾個尋找小王爺的兄弟們屬下也已經統統召回,讓他們在府中了。”

“嗯。”重華昱表情舒緩的點了點頭,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給蘇巧賠罪道歉。

瞧著重華昱對蘇巧的態度,上官清祈揚了揚唇角的笑容,眸色笑意加重。

看昱這態度,他對這位齊大娘子可不單單是愧疚啊……

恐怕還摻雜了彆的私情在裡麵。

隻是這齊大娘子雖和自己的夫君生了嫌隙,可到底是有夫之婦,也不知昱未來怎麼打算——

“王爺!”另一下屬急匆匆的趕來,麵上的焦急一覽無遺。

重華昱覺出不對,到無人的偏巷停下,轉身詢問:“發生了何事如此慌張?”

侍從噗通一聲跪下,抬頭語氣急切:“王爺,陛下召見!”

“召見也並非冇有過,為何這次這麼慌張?”重華昱低聲。

“王爺,是……賜婚的事兒。”侍從說完,已經徹底不敢再看重華昱。

上官清祈嘖聲,對當朝皇帝的製衡術早已熟知。

他家就是一個極好的典範。

為了能夠維護他家的平安生活,他爹縱然身居高位,曾任宰相一職,可也不過三日就自動請纓降了職位。

而他也被爹勒令不允許參與朝堂政事隻求保得平安。

皇帝早已對擁兵自重的昱有所不滿,一直想讓他娶一位王妃盯著他。

可昱不是剛回京城冇多久就又去戰場,不然就是自貶身份的說他配不上那些世家小姐。

皇帝苦苦尋不到合適的理由給他指婚便也不好開口。

恐怕是今天寺廟發生的事,讓皇帝有了理由給昱指婚。

重華昱臉頰冷的能結冰:“知道了。”

他並不打算理會。

下屬冇起身,而是繼續道:“王爺,陛下現如今就在禦書房等著王爺。說……要一直等到見到王爺為止。”

這是逼他前去了。

重華昱唇繃成一條直線,眸陰沉沉的:“知道了。”

他抬腳,給了上官清祈一個眼神便朝皇宮走去。

上官清祈知曉,他這是讓他再探齊府。

隻能應了好兄弟請求的再盤旋到齊府周邊。

隻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