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權路迷途

權路迷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星海潮生
  • 更新時間:2024-06-07 18:20:24
權路迷途

簡介:吳世良大學畢業後考上了縣教育局的公務員,兢兢業業工作五年,卻因為冇背景而不得升遷,一次意外情況讓他撞見了美女局長蔣思瑤的緋色事件,從而成為她的心腹,並在權路迷途中一步步走向巔峰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蔣思瑤俏臉一紅,抿嘴笑道:“嗨,他一個快五十歲的老頭子,能滿足我什麼?你都看到了,兩分鐘繳槍,算什麼男人啊!搞得我那叫一個難受……”吳世良附和地一笑。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剛纔跟何振邦那一番激情,在蔣思瑤看來味同嚼蠟,根本就是隔靴搔癢罷了,有感覺發泄不出來,憋得她也很難受。

這時,蔣思瑤再次靠近吳世良,拉住了他的手,媚眼如絲地說道:“世良,幫幫我好嗎?”“蔣局

長,我可冇有給彆人刷鍋的愛好。

”吳世良淡淡地說道。

雖然蔣思瑤很美,很性感,尤其是現在更是有一種彆樣的美感。

因為穿衣服穿得很匆忙,蔣思瑤上衣的領口還開著,一對飽滿挺拔的雪球,呼之慾出,隨著她身體的抖動,發出誘人的嬌顫。

吳世良以前不止一次拿她當幻想的對象,但現在他一想到蔣思瑤剛剛跟何振邦翻雲覆雨的,他就覺得彆扭。

就算真想跟她發生點什麼,也得過幾天等風平浪靜了再說。

“你想到哪兒去了?我是想讓你幫我拿下那個副縣

長的位置!”蔣思瑤美目滿是期待地說道。

吳世良噗嗤一聲笑了。

“蔣局

長,你開什麼國際玩笑呀?連縣委書

記都不確定一定會幫你得到副縣

長的位置,我一個小小的秘書,怎麼會有那個能量啊?你也太高看我了吧?”聽到這話,蔣思瑤格格一笑:“世良,你可以幫到我的嘛!你不是認識縣發改局局

長田建設的秘書宋雪妍嗎?這個宋雪妍實際上就是田建設的小情人,你不是跟她很熟嗎?你要是能聯絡她,搞到不利於田建設的證據,我不是就是能順利當上副縣

長了嗎?隻要我當上副縣

長,我立即就把你調到縣政府上班,你文筆好,我可以給你安排到政府辦秘書科,先當個科

長,不是比你在教育

局有發展嘛!”吳世良淡笑道:“又給我畫大餅?”“你相信我嘛!”蔣思瑤又拉住了他的手,一個勁兒地搖晃,她前麵那兩個白花花的大燈也開始晃動起來。

“我怎麼能相信你?”吳世良疑惑地問道。

蔣思瑤軟語哀求道:“這還用說嗎?人家的秘密都被你知道了,我要是當上了副縣

長,到時候食言的話,我還怕你舉報我呢!哎呀,世良,你就幫幫我嘛!這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幫你自己哦!”吳世良沉思了一下說道:“我就怕幫不好,反倒給你幫了倒忙了!”他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以退為進,給自己想留條後路。

到時候真的冇成功,也省得落埋怨。

蔣思瑤久在官場混,哪能不知道他的意思?她此時還拉著吳世良的手,直接就將他拽到了客廳的真皮大沙發上。

“來,坐下我跟你詳細說說……”吳世良坐下後,蔣思瑤就挨著他身旁坐下了,然後她便直接將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就好像兩個非常要好的朋友坐在一起親密聊天似的。

雖然隔著睡裙,但吳世良還是感受到她大腿的細嫩滑膩,心神不由得一蕩,忍不住輕輕地摩挲了兩下。

蔣思瑤卻毫不在意,美目盯著吳世良的眼睛,沉聲說道:“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那個宋雪妍對你有點意思,不管她是真心的喜歡你,還是想藉著接近你的機會得到些什麼情報,總之,她接近你,你就有機可乘了。

”說完這話,她忽然轉過身子,麵對吳世良,翹起了二郎腿,柔聲說道:“怎麼樣,答應我好不好?”從吳世良的這個角度,隱隱地看到了蔣思瑤的睡裙裡麵,似乎是空的,冇穿內

褲。

他頓時就感到一陣口乾舌燥,熱血上湧,連忙表態道:“蔣局

長,你放心,我是你的秘書,你就是我的靠山,我會想辦法幫你得到副縣

長這個位置,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蔣思瑤聞言立即笑靨如花,看著吳世良那英俊的臉龐,那真是越看越順眼了。

這個年輕人真是不一般!能夠在短短的幾分鐘時間裡,就拋棄了之前對她的芥蒂,開始向她表決心,決定與她結成聯盟,這就說明他不是那種死讀書的書呆子,他會變通,會審時度勢。

這就是有發展前途的好同誌嘛!想到這裡,蔣思瑤嫣然笑道:“太好了,明天,你就找個藉口約宋雪妍吃飯,我聽說田建設給她買了個房子,但是位置比較隱蔽,基本上隻有他們兩個人知道,是他們自己的世外桃源,我感覺那裡麵肯定還藏著田建設受賄的錢,如果你能順藤摸瓜找到那地方,咱們就有把握搞垮田建設!”“你怎麼知道田建設除了亂搞女人這一條,他一定還受賄了?”吳世良冷聲問道。

蔣思瑤伸出她那纖纖玉指點了一下吳世良的腦門,抿嘴笑道:“瞧你說的,田建設在發改局局

長的位子上乾了五六年了,發改局負責縣裡所有項目的審批立項,你說他能兩袖清風、一塵不染,打死我都不信!”吳世良點了點頭,蔣思瑤說的也有道理。

田建設一直瘋傳有好幾套房子,除了秘書宋雪妍之外,還跟好幾個女人有曖昧關係。

如果光憑死工資,拿來這些錢買房子、養女人?就在此時,吳世良耳邊傳來了蔣思瑤一聲輕笑。

“你們男人都是騙子!”“什麼意思?”吳世良不解地問道。

蔣思瑤的眼光瞥了一眼吳世良的下麵那鼓起的“蒙古包”,格格笑道:“還說你不想要呢?你那裡都一柱擎天了!”“啊……這……”吳世良尷尬地往邊上挪了挪身子。

蔣思瑤卻像蛇一樣纏了過來,吃吃地笑道:“要不要姐幫你泄泄火?”說著她伸手就要解開吳世良的褲子拉鍊。

突然,蔣思瑤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拿起來一看,正是縣委書

記何振邦打來的。

“噓,千萬彆出聲,是何書

記的電話。

”蔣思瑤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吳世良點了點頭。

蔣思瑤這才接起了電話。

“親愛的,剛纔我回到辦公室,找了幾個常委單獨聊了聊,大家還是支援田建設的比較多,我也不能強行違背大家的意思,當然,我是傾向於你的,但你也要有所行動,具體怎麼做我不管,隻要保密就好,其實我那個妹夫做的事,我也都知道,提他當副縣

長,我也是有壓力的,倒不如讓你上來。

”何振邦正色說道。

“好的,我明白了,謝謝何書

記。

”蔣思瑤又跟何振邦聊了幾句,便掛掉了電話。

吳世良耳力極佳,他其實早就聽到何振邦電話裡說的內容了,但他還是明知故問:“何書

記說什麼了?方便透露嗎?”蔣思瑤轉過頭來,望著吳世良,目光灼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