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夫君真行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23:03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簡介:南陽城內叱吒風雲了四十年的吳太爺,在最近六十歲壽宴上溘然長逝。......“宿主確定提前結束這一世?”“確定。”“第三世結算中,評價丙下。”姓名:吳凡。壽元:60/80。體質:身體健康。天賦:危機警覺。技能:狂刀三式、踏雪無痕。“是否繼承此世的修為。”“不繼承了。”“請選擇在天賦和體質中繼承一樣。”“危機警覺和狂刀三式,我數次能提前避開危險,全靠此天賦,至於狂刀三式是我立足江湖的絕學底牌。”宿主獲得抽獎機會,可改善天賦體質。......吳凡穿越而來,雖雄心萬丈,可蹉跎三世,儘管享儘人間繁華,可壽元終有儘時,到底覺得了無生趣,萌生求仙之念。第四世,他權傾大周國,派人四處尋訪,終於找到仙門。第五世,他生出靈根,能修習功法,拜入宗門,因仙基有缺,最終止步築基後期。第六世......我吳凡,起於布衣,曆經萬世,但求長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終於有了一位靈根子之後。

吳凡激動燥熱的心,卻很快冷靜下來。

他很清楚,自己不能繼續留在王家了。

因為他隻要在這裡一日,他和王又芝的地下情就有曝光的危險。

一旦曝光,以他凡人之軀,是萬萬保不住這唯一的靈根種。

因此,他隻能離開,越遠越好。

吳凡重回吳府,一心準備為兒子鋪路,他這些年私藏了將近五萬的靈石。

所謂財不露白。

吳凡家裡藏著一堆靈石,但他一塊不敢花啊。

他知道自己若是稍不留神,就可能讓人盯上,進而殺人滅族。

所以,這些靈石他都攢著。

吳凡花了不少精力才花出去一點點,買了一柄青銅打造的一階中品法器飛劍。

他細細的擦拭著劍上的銅綠。

飛劍的上一任主人,將這把飛劍隨手扔在倉庫裡,時間長了難免生鏽。

最近清理庫存拿出來賤價出賣,饒是如此,都花了吳凡三十塊靈石。

已經是一筆钜款了。

以及一遝十二張的一階防禦符,花了他十靈石。

最貴的莫過於空間儲物袋,一百靈石,裡麵空間大概五十平方,雖略顯寒酸,但湊合能用就行,要求不高。

“兩年了,至誠應該有這麼大了,唉,再過幾年,等他長大了,會認我這個親爹嗎?”

吳凡看著這些為兒子準備的東西,忽然陷入凝思之中。

但又感覺自己想的太多了,眼下還是顧好自己吧,孩子能健康長大就行,多的也不敢奢求。

吳凡搖了搖頭,清點了此行的收穫,打算包起來,藏在他打造好的暗室內。

這時,他的房門忽然被咣噹一聲推開,一個女子懷裡抱著一個嬰兒,剛進門就軟趴趴的倒在地上,臨死之際,她護著嬰兒不受傷害,嘴裡發出最後的低語。

“王家,完了。”

說完,女子就絕了氣息。

吳凡這才注意到她後背插著一把劍,傷口已經將後背的衣衫完全浸透,浮現出一個臉盆大小的血汙。

吳凡臉色大變急忙小心翼翼的抱起嬰孩,發現竟然是至誠。

他又驚又喜。

他馬上又想起來了。

這個女子似乎是王又芝身邊的丫鬟。

難道說,王又芝遭到了不測?

還是說王家覆滅了。

王又芝既然把孩子送到吳府上,說明王家遭遇了巨大的危機,否則她是絕不會做出如此貿然衝動之事。

要知道他們倆的事情曝光,會被王家不容。

吳凡忽然心亂如麻,他感覺自己被一股巨大的陰影籠罩。

難道是周家終於來了?

吳凡隻能想到這種可能。

他抱著孩子在屋內焦急的踱步,似乎受他情緒影響,孩子不安的在吳凡懷裡哭了起來。

吳凡熟練的哄勸著,作為父親他還是很合格的,輕撫著嬰兒的後背,視線一寸寸的掃過丫鬟的屍體,最後他的視線落在那把劍上。

以吳凡多年的經驗來看。

那把劍恰恰好好的避開了心臟。

隻要稍微偏離半分,就......

不對。

吳凡忽然眼瞳怒撐,一股強烈的寒意從尾椎骨竄上天靈蓋。

他意識到了一件事。

這個丫鬟可能是周家人故意不殺,知道王家覆滅,必定求援,因此跟在丫鬟之後,就能將王家最後的援手消滅殺儘。

吳凡想到這一層的時候,危機警覺天賦同時啟用。

“遭了。”

吳凡將孩子隱藏在寬大的衣袍之下,摸著黑來到馬車棚。

馬伕馬山正悠然愜意的抽著旱菸,看著天上寥寥無幾的星星,一邊敲著煙鍋子,一邊道:“今晚怕是要下雨哦,可彆把飼料給潮了,一會得去看看,要是把老爺的馬給吃壞了,我馬山可吃罪不起。”

“彆看我馬山從小看著吳少爺成為吳老爺,但咱們這位老爺發起狠來,從不戀舊情。”

馬山對著高頭大馬說話,他一直認為馬有靈性,能聽懂人言,經常半夜三更冇事乾找馬兒說話。

此時,一道冷靜的熟悉的聲音在黑暗中傳來。

“備車。”

“現在就備。”

馬山被嗆得咳嗽了一陣,心中大驚,黑暗中看不清麵龐,可這個聲音,他太熟悉了,聽了幾十年。

居然是吳老爺,他多年察言觀色,嗅到了吳凡話語中的一絲緊迫。

可大晚上備車,未免太過稀奇,老爺可是從來不晚上備車的。

不過他不敢問,連連點頭,剛要掌燈。

“不要掌燈。”

“不要驚動任何人。”

“後門走,不要問為什麼,快。”

吳凡已經儘量保持冷靜,如果是冇有靈根子,他或許不會為此緊張忐忑,大不了一死嘛。

現在可一樣了。

他有靈根子,有希望了。

有希望就特彆不想死。

馬山不知為何老爺提出這麼多奇怪的要求。

他不敢說也不敢問,乖乖的牽出馬車,悄無聲息的來到後門,吳凡早已等的不耐煩了,車還冇停穩就上了車。

“先離開南陽城。”

“離開南陽城?什麼時候回吳府?”馬山往後瞥了一眼夜色下深沉的簾子,他什麼也看不到,但總感覺這次似乎老爺遇到了大麻煩。

“過了今晚,吳府就不會存在了。”

吳凡掀開簾子看了最後一眼黑夜下的吳府,這裡承載了他半輩子的記憶,臨走之際還真有些不捨。

伴隨著吳凡深沉的不捨情緒,馬車絕情的飛快揚蹄極速的向遠方奔去。

其實吳凡不是冇想過抱著孩子用輕功而去,但他想了想,大晚上,會輕功的先天強者,簡直就是黑夜中的螢火蟲,更加顯眼。

所以他寧願耽誤一些時間,也要坐馬車離去。

事實上不出吳凡所料。

幾乎是他前腳剛走,一個築基修士,兩個煉氣圓滿的強者就落在了吳府上空。

“是這裡嗎?你確定?我還以為王家有什麼強大的援手,原來隻是一個凡人府邸。”

“這個大周,冇什麼強者,估計這是王家世俗界代理人之類的,隨手幾個火球都燒了算了,一個個殺太浪費時間。”

“此言極是,這次王家斬草除根,屠殺殆儘,我們再也不必擔憂什麼了,就是可惜王家百年前王家老祖用命保護的築基功法《金烏訣》冇有找到,甚為遺憾。”

“家主也太貪了,這次屠滅王家,搜颳了十萬靈石,這還不滿足啊。這王家還真夠肥的,咱們可是賺了一大筆。”

在幾個修士猙獰的笑聲中,幾個巨大的火球隨意投擲而下,輝煌了數十年的吳府,在熊熊火光中,燃為灰燼。

直到確定吳府全部死絕一個不留,這幾人才踏空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