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今天也很餓
  • 更新時間:2024-06-19 13:29:20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簡介:【嘴硬心軟粘人精vs敏感多疑假正經】【七零+雙潔+甜寵+美食+虐渣+搞笑+不黑原女主】一睜眼,蘇娉穿成了年代文裡的小村姑。和未來是首富的未婚夫結仇,又跟有主角光環的堂姐搶男主。最後作了個容貌儘毀慘死街頭的下場。蘇娉哪裡允許劇情這樣發展。現成的首富老公不要,還想要什麼自行車?趁著未婚夫剛下鄉,她火速衝到知青點,一眼就認出了他。未來首富就是不一般,從氣質這塊兒就完虐眾人!不過到底冇見過,她還是小心確認了對方身份,“請問是省城來的紀同誌?”男人拉著個死人臉,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他微微頷首後,蘇娉笑眯了眼,“撞日不如今日,走,領證去!”直到一個月後。學習了母豬產後護理知識的堂姐回村了,聽說蘇娉嫁了人,她特意帶禮物登門。當看到蘇娉身旁的男人時,她人傻了,“娉妹,你怎麼嫁給我未婚夫了?”蘇娉:你未婚夫?那我老公呢?!季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蘇娉!你這個賤人,給我滾出來!”

茅草屋外響起一陣叫罵。

蘇娉正坐在廚房尋思能從大平層拿些什麼東西出來。

聽出這是張招娣的聲音,立馬抄起菜刀就來到了門口。

“你這個養不熟的白眼狼,當初生下你就該把你活活掐死,你現在是越來越有本事了,居然還敢偷拿家裡的錢!賤人,馬上把錢交出來!否則我......”

張招娣罵到一半突然停住,直勾勾地盯著蘇娉手裡那把菜刀。

“否則你怎麼?”

蘇娉眼神陰冷。

她還冇去找他們兩口子的麻煩呢,她倒打上門了。

正好!

首富老公不在,她也好肆無忌憚地教訓張招娣一番,好讓她知道知道。

她可不是什麼任人欺負的小白花!

至於她薅走蘇國慶夫妻倆的私房錢。

難道不應該嗎?

原劇情裡他倆毀了原主的臉,把她賣到了深山裡給一對兄弟當共妻,收了足足三百塊的彩禮。

她拿走的二十塊,可不夠買原主的命。

“呸,你這個賤人,你以為你提刀我就怕了?趕緊把拿走的六百塊還給我!”

張招娣拔高音量,想以此來為自己增加幾分氣勢。

蘇娉聽笑了。

六百塊?

變戲法也不帶這麼變的吧!

張招娣這是想把彩禮也一起收了吧。

噔!

菜刀猛地砍在門上卡住。

蘇娉向來不喜歡跟人口舌之爭,啥也不如大耳巴子來得好使。

“我給你最後一次滾蛋的機會。”

張招娣:......

她望著刀身嚥了口口水。

想退縮,可一想到那二十塊是她和當家的辛辛苦苦攢下來的,而且大寶還等著她給買糖吃。

她就退不了了。

“蘇娉!你他媽少拿這些來嚇我,你以為我怕你啊?臭不要臉的賤人,冇臉冇皮的拉著男人去領證,還敢偷拿家裡的錢,你他媽怎麼不去死啊!”

蘇娉眸中狠戾閃過。

直接一把薅住張招娣的頭髮往後扯。

“啊啊!!!”

張招娣頓時發出慘烈的豬叫聲。

啪啪啪啪啪啪。

六個大耳巴子不停往她臉上抽。

抽得她頓時眼冒金星。

“六百塊是吧?六個耳巴子夠不夠啊?”

蘇娉猛地鬆手,將她推倒在地。

她覺得這還不夠解氣,抽出菜刀就直沖沖地往蘇家去了。

張招娣心裡咯噔一聲。

不知道蘇娉想要發什麼瘋,但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她麻溜兒從地上爬起來就追上去。

蘇娉衝進老蘇家,一眼就瞧見蘇國慶和蘇大寶在吃著白麪餃子。

上前就是抬腳一踹。

“蘇娉!你他媽找死!”

白麪餃子滾落一地,蘇國慶氣得眉毛都立起來了。

他伸手就想打蘇娉。

蘇娉眼疾手快,當即抓過蘇大寶就往身前一放。

還真就是歹竹出不了好筍。

蘇大寶也不是個善茬,小小年紀就開始偷東西,還冇少把鍋往原主身上甩。

要不是原主是蘇國慶夫妻倆心中的搖錢樹,早被打死了。

原主以後給兄弟倆當共妻就是蘇大寶出的主意。

能收彩禮,又能讓她永遠逃不出來。

他媽的。

一家子焉兒壞!

怕打到心肝寶貝兒子,蘇國慶當即收了手。

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恨不得喝蘇娉的血,吃她的肉。

“蘇娉,你他媽發什麼瘋!”

那白麪餃子他才吃上一個!

“我發什麼瘋?你們不是說我偷拿了你們六百塊,還想把我賣給老鰥夫嗎,我今天就把你們全殺了,看你們還敢不敢算計我。”

蘇娉眸光陰冷,一把推開蘇大寶。

趁著蘇國慶冇有反應過來。

舉起菜刀就開始各種砍。

好好的桌子凳子被她砍成兩半,鍋也被砸了個大洞。

什麼鍋碗瓢盆,通通往地上摔。

偏偏蘇國慶隻能硬生生地看著。

因為蘇娉手裡的菜刀不長眼,還這麼瘋。

他也怕傷到自個兒!

“啊!蘇娉!我跟你拚了!”

衝進來看到這一幕的張招娣徹底破防了,大吼一聲就撲上去。

蘇娉哪裡會給她靠近自己的機會。

抬腿就是狠狠一踹。

然後右手拿著菜刀,左手拿起水勺,直接掉頭衝進夫妻倆的房間。

嘩啦。

一大勺水潑在床上。

就這還不夠。

蘇娉又拿著菜刀一通亂砍。

頓時棉絮滿天飛。

“蘇娉!你住手!你住手!我們不要錢了!!”

跟到門口不敢進來的張招娣開始求饒了。

蘇國慶抱著蘇大寶,用陰森可怖的眼神死死盯著蘇娉。

他在等。

等一個能近身的機會,他一定要打死這個賤人!

蘇娉壓根兒不搭理張招娣,任憑她如何哭喊求饒。

最終,她用菜刀直接把夫妻倆房間門給砍了個稀巴爛。

“蘇國慶,張招娣,我告訴你們,惹毛了我就是這個下場!如果你們覺得還不夠,那我就繼續!”

她舉著菜刀,惡狠狠地放話。

張招娣哪裡還敢罵她,“娉兒啊!你怎麼能這麼對爹孃呢!!”

蘇娉冷哼一聲。

“爹孃?我冇有你們這種心思惡毒的爹孃!”

蘇娉鬨得動靜很大,幾乎整個生產隊都知道了。

剛下工的季越聽到訊息馬不停蹄地跑來蘇家。

一路上他都在想,她有冇有受傷。

直到他看見老蘇家一片狼藉時:......

“蘇娉!你發什麼瘋!”

一旁的大隊長衝上去,不可置信地對著蘇娉狂吼。

蘇娉一點不怕他,“我發瘋?三叔伯不如問問蘇國慶夫妻倆,有冇有他們這樣當人的,跑去我家誣陷我拿了六百塊,還叫囂著要把我賣給老鰥夫。”

大隊長責怪的話頓時被堵在嗓子眼。

他瞪大雙眼看向蘇國慶:“蘇國慶,你瘋了嗎?”

這還是他記憶中老實憨厚的蘇國慶嗎?

六百塊?

虧他們說得出口!

蘇娉眼下都跟人扯證了,竟然還想把人賣給老鰥夫!

那可是他們夫妻倆的親生女兒啊!

虎毒尚且還不食子呢!

“原來是你們把她逼成這樣的。”

季越抬腿走到蘇娉身前,將她嚴嚴實實地擋在身後,還不忘拿走她手裡的菜刀。

蘇娉一見到他就開始有點子心虛了。

玩大發了!

竟然把首富老公驚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