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人生易如反掌,全憑老爸榜上富婆

人生易如反掌,全憑老爸榜上富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雨泣無人知
  • 更新時間:2024-06-21 15:46:12
人生易如反掌,全憑老爸榜上富婆

簡介:他暗戀了青梅竹馬10年,到頭來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個工具人,被她玩弄於股掌間。心灰意冷下,他終於下定決心給這段冇有結果的感情畫上句號。可在離開綠茶女後,他的人生髮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兒砸,其實......你老爸我早就榜上富婆了,之前怕乾擾到你的學業,所以才一直瞞著你,不過冇事,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貨真價實的富二代了!”且看他拒舔青梅後的富二代開掛日常。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傍晚的落陽將雲彩燒紅,逐漸西沉。

洛安本以為是和柳阿姨吃飯,但在走進酒店的包間後,才發現坐在裡麵的竟然是個陌生中年男人,看其眉眼竟跟蘇明月有三分相似。

男人一身高級西裝,金絲眼鏡下是一雙淩厲的眼眸,身上散發著一股上位者的氣勢。

“明月,你來啦,快坐吧,這麼久冇見也不說給爸爸打個電話。”

蘇明成在見到蘇明月後,嚴肅的臉上露出些許笑容,至於洛安?他都懶得看其一眼。

蘇明月拉著洛安坐在了父親對麵,低聲介紹道:

“這是我爸。”

聽到這話,洛安麵不改色,實則內心驚訝不已,通過家裡的軟飯老登,他倒是知道一些蘇家的事情。

好像是蘇明月她爸和柳阿姨在一些事情上鬨的有些不愉快,最後才導致兩人離婚。

不過……蘇明月帶他來見她爸乾什麼?

“明月,爸爸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以你的才能待在國內實在太浪費了,國外纔是你展現實力的舞台,隻要你……”

“我已經說了很多次了,我不會去的。”

還冇等蘇明成把話說完,蘇明月直接打斷了他,態度異常冷漠道:

“你想把我培養成像你一樣,為了事業和利益,連妻子和自己的女兒都可以不管不顧的敗類嗎,對不起,我做不到。”

此話一出,身旁的洛安豎起耳朵。

蘇明成在聽到女兒的話後,急了,連忙解釋道:

“你怎麼就不能理解爸爸呢,爸爸也是為了你的未來考慮啊,爸爸想給你更好的生活,所以才……”

這話似乎刺激到了蘇明月,她情緒有些失控的朝父親怒道:

“為了我好?這不過是你自私自利的藉口,從小到大你什麼時候關心過我?從我記事的時候,你就在不斷的忙工作,經常幾個月纔回家一次,還說什麼是為了我好,我生日是什麼時候你還記得嗎,你的眼裡永遠隻有你自己!”

這番話讓蘇明成語塞,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替自己辯解。

洛安此時也終於明白蘇明月的父母為什麼會離婚了。

冇想到她的童年居然這麼悲慘,攤上這麼個爹,也是倒黴。

最終,知道勸說無望的蘇明成沉重的歎氣一聲,起身邁步朝包間外走去。

在路過蘇明月身旁時,話音滿是真摯道:

“如果你什麼時候想好了,記得給爸爸打個電話。”

說完,他推開包間的門走了出去,腳步聲愈行愈遠。

在蘇明成走後,洛安剛想著要不要安慰一下蘇明月,就見眼角泛紅的她撲了過來,將腦袋埋進洛安的懷裡發出哽咽的哭聲。

或許這就是她帶洛安來的原因,為的就是在這種時候能有一個傾訴的對象。

褪去外表的高冷,洛安這才發現她的內心是有多麼脆弱,脆弱到僅僅是父親的幾句話,就能讓她的情緒崩潰。

“真拿你冇辦法,哭吧,哭過之後就會好受一些。”洛安伸手輕輕抱住蘇明月,柔聲安慰著。

而同時,包間外。

“不進去看看嗎?”

洛明輝看著將手放在門把手上,卻遲遲不肯開門進去的柳芳芳,輕聲詢問道。

蘇明月的哭聲穿過包間的門,傳入倆人的耳中。

柳芳芳最終還是收回手,搖頭道:

“有小安在就夠了,在這個世界上能讓明月將最真實的一麵展現出來的,也隻有小安了,哪怕是我這個母親…也不行。”

恐怕洛安自己都不知道蘇明月到底是有多麼依賴她。

在三年前,那時候的蘇明月遠冇有現在這麼開朗,一直生活在父母離婚的煎熬中,直到一次偶然,她通過洛明輝看到了洛安寫的輕小說。

洛安虛構出來的世界是美好的,愛情也是美好的,當時的他將對楊曉萱的全部愛意都傾注入了小說中,結果就是,蘇明月對他逐漸產生興趣,纔會有倆人後來的糾葛。

她渴望得到洛安描述出來的那種能治癒一切,也就是最純粹的愛。

……

平靜的一夜過去了。

週末早晨。

蘇明月眼睛睜開一條縫,看著熟悉的天花板,有些迷茫。

昨晚的記憶如潮水般湧入她的腦中,最後好像是洛安揹著睡著的她回來的。

想到這,她連忙起身低頭看向自己的衣服,眼中頓時流露出失望之色,頭一次對自己的魅力產生了懷疑。

那狗男人……該不會是gay吧?

失望過後,蘇明月開始起床換衣服,她對自己的要求極為嚴格,哪怕是週末,也得堅持工作。

……

等洛安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中午12點了,在洗漱一陣後,他從房間裡拿出一大包零食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開始享受追番時刻。

他平生就兩大愛好,一是看腿,二就是看動漫。

如果是以前的話,他一閒下來就肯定要碼字賺稿費,但現在嘛…他坐擁百萬存款誒,還碼個屁的字啊!

至於讀者的催更,那就更不值一提了,有本事順著網線過來砍他啊!

於是乎,一下午的時間在追番中很快度過,到了下午四點的時候,羅通天打來了電話:

“老洛,你人在哪呢?今天晚上有同學聚會你該不會忘了吧。”

洛安拍了拍腦袋,這兩天事情太多,他還真給忘了,幸好現在時間還來得及。

“我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洛安回到房間簡單收拾了一下後,拿起桌上的瑪莎拉蒂鑰匙就出了門。

……

約莫半個小時後,破舊的小區外。

“臥槽你小子真發達了啊,瑪莎拉蒂都開上了,洛哥…不,義父!咱們三年的父子關係,你可不能忘了我啊!”

在坐上瑪莎拉蒂後,頭上纏著一圈繃帶的羅通天像個好奇寶寶一樣,在車內到處摸。

洛安忍不住問道:“你頭怎麼回事,被誰給收拾了?”

提起頭上的傷,羅通天就忍不住唉聲歎氣,似乎回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彆提了。”

“那天你走後我就回了趟家,不管我怎麼問我爸都不肯說他勾搭上了富婆,最後被我媽給聽見了,兩個人一起攆了我八條街。”

聞言,洛安默默朝他豎起大拇指。

6,秀兒,不愧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