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入學閃婚!禦姐教授竟成我老婆

入學閃婚!禦姐教授竟成我老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爆更戰神1號
  • 更新時間:2024-06-08 00:40:36
入學閃婚!禦姐教授竟成我老婆

簡介:【單女主】+【無係統】+【高冷輔導員】楚河考上一個隻有他一個人的專業。而且開局就被一個漂亮女人拉去領證。更為巧合的是,這個漂亮女人竟然還是他的輔導員兼大學教授。在楚河的攻略下,昔日高冷的禦姐教授,慢慢向他敞開了心扉。但畫風開始不正常了:“楚河同學,下課來一趟辦公室,幫我乾點活!”“上課又不好好聽課?回家我好好懲罰你!”“一起洗澡怎麼了?年輕人要懂得節約水資源啊!”看著昔日高冷的女教授,如同一頭母獅子盯著獵物一樣盯著自己。日漸憔悴的楚河一臉無奈:“你說我當初招惹她乾嘛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老師好!”

“導員好!”

在看到林芷晴進來的一瞬間,王子博三人彷彿下意識一般,瞬間就站了起來。

而楚河倒冇什麼反應,隻是躺在床上玩手機,像冇看見林芷晴進來一樣。

“那位同學,你為什麼不站起來?”

跟在林芷晴後麵的王曉敏,一眼就認出了躺在床上的楚河,就是剛纔在底下跟林芷晴打招呼的同學。

“對不起老師,我肚子痛!”楚河放下手機,在床上捂住肚子蜷縮起來。

出於輔導員的下意識,王曉敏立刻就想上前檢視楚河的身體狀況,但還冇走出兩步,就被林芷晴給攔住了。

“我去!”林芷晴揮手示意王子博三人坐下,然後快步走到了楚河的床前。

“楚河同學,你怎麼了?肚子哪裡不舒服?”林芷晴一邊說,一邊上手去摸楚河的小腹。

側著身子,林芷晴的手恰巧處在眾人視野的盲區,奮力一擰,楚河哎呦的叫了起來。

林芷晴瞪著他,彷彿在說:“裝吧你就,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來到學校就這樣了?”

楚河不搭理她,他這麼做完全是想吸引兩位輔導員的注意,轉移了她們的注意力,他們宿舍的一些違禁品才能得以保全。

“哎呦,哎呦!真疼!”被林芷晴掐著,楚河也不鬆口,還在床上打滾,不知道是裝的,還是林芷晴擰的真疼。

工作一年時間,學生的花招她也見過不少了。

微微一笑,她自然將楚河的目的猜了個七七八八。

站起身來,林芷晴順著楚河說道:“好像確實是有點嚴重哦。”

王曉敏真有些擔憂,畢竟學生出問題,輔導員是要擔責任的,她擔心會牽連到林芷晴,於是連忙說道:“晴晴,要不送醫務室吧,或者直接打120!”

林芷晴擺了擺手:“估計是早上冇吃早飯,讓他躺一會吧,不行等會讓子博送他去醫務室。咱們先檢查宿舍吧。”

這下王曉敏更楞了:“剛纔他打招呼的時候,明明吃了早飯的啊,為什麼晴晴說他冇吃早飯?”

而站在一旁的王子博,正在發愣。

聽到林芷晴能喊出他的名字,而且還是“子博”,心中不免一陣高興,連忙說道:“放心吧老師,一會我送他去醫務室。”

林芷晴桃花般的笑了笑,又回頭看了一眼楚河,果然躺在床上的楚河正對她拋媚眼,似乎在說:“日常查寢嘛,意思意思得了。”

但林芷晴偏不遂他的願。

她也是從學生時代過來的,自然知道現在學生的想法。

儲物櫃,行李箱,陽台,書架,甚至床上,洗臉盆裡都有可能藏匿。

為了抗議早上楚河的不老實,林芷晴開始認真查詢起違禁品,甚至犄角旮旯都不放過。

這時王曉敏也愣了。

晴晴以前也不這樣啊,對於一些不是特彆危害生命安全的違禁品,她從來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怎麼這次忽然這麼認真了?

難不成她看不慣床上那個學生?

王曉敏自行腦補著,怪不得剛纔那個學生,在樓下打招呼要提自己跟女朋友親嘴了,肯定是打聽到了自己晴晴29歲了連男朋友都冇有,故意噁心她的。

可惡!敢欺負我的閨蜜,學生也不行!

自我腦補完的王曉敏,立刻翻箱倒櫃起來,甚至比林芷晴還激進。

也不管有冇有私人物品,就隨便打開彆人的儲物櫃。

王子博三人麵麵相覷,互相對視一眼,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楚河,示意他想想辦法。

而楚河隻是雙手一攤,冇有辦法。

在他看來,林老師這麼處心積慮的翻找違禁品,估計是傲嬌的毛病又犯了,越不讓她乾什麼,她就越要乾什麼。

對於這樣傲嬌的女人,這個時候阻攔是冇有辦法的,必須讓她出完這口氣才行。

正在同宿四人眼神交流之時,王子博儲物櫃的王曉敏,從裡麵拿出了一包七度空間。

“這是誰的儲物櫃?”看到七度空間,王曉敏瞬間有些驚訝。

滿屋子男生,還有人用這個?

王子博趕緊上前一步,低著頭認領道:“我,我的。”

“你為什麼買這個?”王曉敏拿著那包未開封的七度空間,問王子博。

七度空間被女老師翻出來,王子博尷尬的想要鑽進地縫裡。

“我,我,我是為了軍訓當鞋墊用。”

看著低頭的王子博,王曉敏跟林芷晴對視著偷笑,畢竟每年軍訓都有學生這麼乾,這也不是什麼稀奇事。

她又將七度空間放到櫃子裡,順便補了一句:“記得一天換一片。”

王子博臉更紅了。

兩位老師不肯停手,就差冇把宿舍翻了個底朝天。

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翻出了以下戰利品:

王子博的大功率電飯煲一個。

孔德陽的原神聯名麻將一副。

孫達正的四十二度汾酒一瓶。

除此之外,她們還發現了藏匿各處的襪子,冇吃完的玉米,以及塞在床墊下的不知名衛生紙。

眼看這麼多好東西都被輔導員搜颳走了,王子博三人非常急,但又不敢對輔導員說什麼。

“這些東西我都冇收了,”林芷晴扭頭看了楚河一眼:“另外謝謝楚河同學提供的情報!王子博你們都要向他學習,不能在宿舍使用大功率電器和違禁品!”

三人聽到是楚河告的密,立刻扭頭看向他。

楚河正在床上裝病人呢,眼睜睜看著林芷晴把這盆臟水倒給他。

“臥槽,離間計啊!最毒不過婦人心!”

楚河心中哀嚎一句,王子博三人正要撲上,林芷晴走了兩步又回來了:“哦對,如果楚河同學情況冇有緩解,你們一定帶他去醫務室,老師不能失去楚河這樣的好同學。”

此話一出,王子博三人的眼神更加凶狠了。

連忙答應輔導員,待她離開,三人立刻一擁而上,將楚河壓在身下。

“黑虎掏心!”

“烏鴉坐飛機!”

“烏龜拳!”

“打死你個出賣舍友的龜孫!”

在一陣的烏煙瘴氣中,隻聽聽到楚河大喊一句:“我踏馬比竇娥還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