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傻子搖身痊癒,A爆全球

傻子搖身痊癒,A爆全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花朝
  • 更新時間:2024-05-19 11:00:01
傻子搖身痊癒,A爆全球

簡介:【1v1+複仇+打臉】一場陰謀,薑南歆從天才繼承人變成癡傻的家庭棋子,清醒痊癒後,妹妹被害,母親慘死。她的親生父親不僅冇有掉一滴眼淚,還先後娶七任妻子,帶回五個與她一般大的毒辣私生子,所有人都想讓她死。她步步為營,睚眥必報,凡是害死她母親者,必十倍奉還,她掌控整個家族,把敵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叱吒全球。無數強者為她動心,無情總裁暗戀她不敢明說為得到她的心傾儘一切,暴躁狠辣的小狼狗少爺對她一見傾心為討好她不惜裝乖賣萌,全球頂級歌手為表達愛意,為她寫下傳世之曲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穆席深原本被林青青捧高的喜悅心情瞬間消失。

他轉頭看著身後一群不放心他能力,生怕他這個公司老闆做錯的模樣,心中更是不悅。

一群打工的竟然還管到老闆身上了,真是不像話。

可畢竟公司運作還得靠身後這群管理層員工,他也不好發火,隻是語氣低沉帶著不悅,“這件事情我心裡有數,你們去通知手下工廠,把貨全部做出來,越快越好。”

西裝青年欲言又止,另一個年紀稍大的女人站出來說,“我們當然相信老闆您辦事,隻是這訂單太多了,要是加急估計要增加投入成本,我剛剛估算了一下,如果在下個月趕出來全部的量,少不了外包加起來還差500萬才能接下這個單。”

“500萬?!”穆席深強裝鎮定,“500萬也不多,我去籌備資金,你們負責聯絡工廠那邊,務必加急趕出來,越快越好。”

500萬怎麼可能不多,他開的這個公司雖然看著還行,不過畢竟公司不大,從來冇有遇見過這樣的大單,想要一次性吃下大單,必要增加投入才行。

穆席深想起利潤,想起林青青離開之前那副闊綽的模樣,定是一條金大腿,他必須得牢牢抱住,隻要這一單接下來,以後真的前途無量。

他想起海市薑家的那座超大豪宅,想起那些真正豪門對他的鄙視,他根本無法拒絕這種利誘。

薑南歆說:“這個餅對穆席深來說利誘太大,他對成為上流人士有著超乎尋常的執念,但卻眼高手低,從不用心去學習經營,而是一直把所有的事情交給公司管理層,並企圖不斷為難管理層達到目的,從不細想原因,隻想著天上掉餡餅。”

所以她就給穆席深一個餡餅。

薑南歆坐在車裡,對身側的林青青解釋。

林青青恍然大悟,“因為他從不真正用心,去談合同也隻想著利己為主,多有甲方不滿,而我是唯一欣賞他,把馬屁拍到他心坎上的人,他就會降低對我的防備心。”

薑南歆笑著輕輕搖頭:“人總是會在自己情緒化的時候做出錯誤的選擇,穆席深剛好喜歡被人捧著,隻要我們掌握他的情緒,讓他大喜大悲,他的腦子裡就再也不能理性思考彆的東西。”

林青青滿眼崇拜:“老闆,那接下來收網嗎?”

薑南歆看向車窗外,“不急,放長線釣大魚。”

次日,穆席深回到家,在王秀麗房間翻箱倒櫃。

王秀麗剛回到家卻發現家裡的傭人保姆管家全部冇影,她立馬急匆匆去找穆席深,就看到自己從薑南歆那邊奪過來的全部金銀首飾都被裝在十幾個大箱子裡。

王秀麗拉起蹲在地上裝箱的穆席深痛心疾首道:“兒子啊,你這是要做什麼?咱們家裡的傭人,管家,和保姆呢?”

穆席深滿頭大汗,甩開王秀麗的手,“媽,你彆管了,我公司最近談了筆大生意,急需一筆大錢來接下訂單,我把管家傭人保姆廚子那些全部都解雇了,再加上你這些首飾,我算了剛好夠500萬。”

王秀麗隻感覺到全身發軟,她一手扶著門框支撐著即將倒下的身子,一個向前衝死死地抱住地上最大的一箱金首飾:“不行啊,兒啊,這些首飾我在薑南歆身上耗費了五年時間才全挖過來,我從前在村裡窮苦一輩子,好不容易有了這些東西,你不能給我賣了!”

王秀麗幾乎撒潑打滾,硬生生擠出蛤蟆淚:“還有廚子管家傭人你全給我請回來!冇有他們誰給我做飯?給我做家務?這麼大的彆墅誰來打掃?”

穆席深:“媽,等下個月我全部還給你,這筆訂單能賺九位數,隻要我這次接下這筆單子,往後我們可真的就步入上流人士了。”

“你看薑家的那個宅子多氣派,那些上流人士手上戴的一顆小寶石都比你這一屋子的金子貴,難道你不想戴一顆?”

王秀麗逐漸心動。

“媽,咱們眼界要放大些,你兒子以後可是要成大事的。”在穆席深的一番勸導解釋下,王秀麗這個曾經隻知道村子裡家長裡短的婦人很快就深信不疑。

王秀麗反過來欣喜地把自己床底私藏的家底一個不落地掏出來,雙手奉上,“我就知道我兒子有出息,這些你全部拿走,先說好了,等下個月,那什麼寶石你可要給我去拍賣行拍來一顆。”

第二個月,穆席深在大倉庫裡盤點貨物。

坐在家裡和商瀲吃飯的薑南歆終於收到了穆席深的電話。

薑南歆讓隨身的保鏢接上,約好時間去看貨後掛斷電話。

商瀲抬手給薑南歆碗裡夾上一個糖醋排骨。

薑南歆心情不錯,也給商瀲碗裡夾了一個辣子雞:“我記得很久之前,你好像很喜歡吃辣的。”

商瀲眼睛微亮:“是想起從前我寄養在薑家那年的事情嗎?”

“冇有,一個小片段而已。”

商瀲眼中的光微微暗淡,唇角還是微微上揚,好似心情不錯,“這就夠了。”他聲音很輕,讓薑南歆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薑南歆也無心在意,眼裡隻有自己喜歡的糖醋排骨。

次日,薑南歆和林青青來到和穆席深約定的倉庫。

林青青裝模作樣檢查完畢後,亮出自己的支票。

穆席深因上次自己公司管理層的不信任,他這次根本冇讓管理層來一起接待。

倉庫裡隻有穆席深和林青青,薑南歆三人。

穆席深看著支票眼睛都亮了,因上次事後管理層不放心,也對他進行過很多談生意的科普,即便當時他很不耐煩,覺得身為老闆被員工嘮叨很屈辱,可是還是留了個心。

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才全身都激動起來。

林青青開口:“這些貨我聯絡團隊今天就都帶走了,前些天我的合作夥伴還和我說市場急需,讓我再加十倍的貨,我說找你她還不同意,說你們公司小,能拿下這一千萬多的貨都已經很不錯了,還不信任你呢。”

“如今我拿到貨,可要回去向她證明我冇看錯人。”

林青青說罷要離開,穆席深連忙上前拉住林青青。

“林總,你那邊還缺十倍的貨啊?這得十位數了吧?其實我們公司比您想象得大多了,這十倍的貨我也能吃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