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神婿最風流

神婿最風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30
神婿最風流

簡介:三年前,未婚妻被惡少淩辱,為救未婚妻秦平怒進監獄,出獄後卻發現她竟與那惡少結了婚。 獄中獲得無上傳承,害我者,血債血償!欺我者,求死不能!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千裡之外的北海灣上,有一個佈滿礁石的小島,原本是海底裡的暗礁,經過海水下沉之後,逐漸形成了一個閉環的小島,上麵有各種異樣的植物和石頭。

此時小島旁的沙灘上,坐著一個頭戴鬥笠的老者,正在悠閒垂釣。

而在他身後不遠處,一個小姑娘正在哼哧哼哧的練功,滿頭是汗卻還是不知疲倦。

這個女孩子正是之前被秦平救下來的小嬌,但陪在她身邊的人,卻不是師伯上善真人,反而是秦平在牢獄中認識的老陳頭。

“徒兒,師父餓了,你去抓幾條魚來,給為師做飯!”

“知道了師父!”

小嬌聞言,立馬停下了手裡的動作,轉身縱身一躍,嗖的跳到了海裡去。

不一會兒,一條小船快速的從海麵上駕駛過來,上麵還站著一箇中年男子,雖然隻是普通的木船,冇有任何人在搖槳,但是速度卻絲毫不必快艇慢。

很快,小船停在了岸邊,中年男人跳了下來,走到老陳頭麵前,恭恭敬敬的看著他:“陳管家,按照您的吩咐,訊息已經散出去了……”

“嗯,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七月十一了。



“看樣子,也就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希望小少爺的功法能夠再提升的快一些,要是能夠達到築基五層就好了!”

老陳頭淡淡的看著一望無際的海麵上,充滿了期待。

“小少爺修習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雖然他天賦異稟,但是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築基五層,隻怕是不可能的!”

中年人也希望能夠達到老陳頭說的那樣,但是委實希望渺茫。

老陳頭淡淡的歎氣:“我何嘗不知道這有些強人所難,可現在這是拯救大小姐唯一的辦法了!隻希望老天爺有眼,能夠讓小少爺多提升一些了……”

嘩啦啦……

海麵上冒出一個濕漉漉的人影,小嬌一手抓著一條魚,興奮的朝著老陳頭顯擺,“師父,是石斑魚,今天我們有石斑魚吃了……”

她興奮的遊到岸邊,見到中年男人,笑眯眯的打招呼:“陳叔叔你也來了……”

中年男笑嗬嗬的跟她點頭,打了招呼,不多時小嬌就捧著兩條魚去做飯了。

看著她單純的背影,中年男不由得歎氣:“多麼好的一個孩子,還是天生的冰晶之體,實在是一個難得人才,若是能夠好好修煉的話,隻怕前途不可限量……”

老陳頭也是有些心疼的,“我也是冇辦法,到了不得已的時候,隻能先犧牲她。

否則小少爺不在了,那大小姐肯定也是活不成了,到時候整個陳家都……”

“不,我的意思是,希望在做這件事之前,陳管家能夠提前跟小嬌說明白,畢竟她也是被小少爺救下來,才能夠活到現在的,說不定她自己是願意的……”

小嬌天真可愛,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中年男子也是真心實意把她當做自己的親女兒看待的,要是讓她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看著確實可憐。

老陳頭想了想,點點頭:“我知道了,等到合適的時機,我會跟她說清楚的。

對了,你散佈訊息的時候,陳家人都是什麼反應?”

“他們很震驚,不敢相信大小姐的孩子竟然還活著,而且已經四處派人尋找了。



“那就好,以陳家的實力,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找到小少爺的……”

“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這麼早就讓他們知道小少爺的存在,不是應該等小少爺再多曆練幾年嗎?萬一小少爺敵不過那些人……”

老陳頭歎氣:“大小姐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二十多年了,大小姐受儘了折磨,若是現在不給她一點精神支撐,我怕,我怕她會帶著遺憾離開……”

提起大小姐,中年男也是一臉的低落:“我實在是不明白,當年家主臨死之前,究竟告訴了大小姐什麼秘密,竟然讓那些人如此喪心病狂,將大小姐關了這麼多年,還險些害了小少爺!”

老陳頭也不知道,“不過我猜測,這個秘密對於陳家應該十分重要,否則的話,那些人也不會讓大小姐活到現在了……”

“師父,陳叔叔,飯菜做好了,你們快來吃飯吧!”

老陳頭和中年男相視一笑,兩人起身,朝著小嬌走過去。

秦家彆墅。

自從朱蘭將靈石送過來之後,秦平就再次開啟了閉關修煉模式,不斷的吸收靈石裡麵的靈氣,提升自己的實力,不過三四天的功夫,朱蘭送來那幾大卡車的靈石,裡麵的靈氣全部都被秦平吸食乾淨了。

此時,秦平身體裡的靈氣也達到了一個巔峰時期,瘋狂的在丹田內湧動著,似乎就要將衝破丹田的禁錮,到達下一個巔峰。

呼……

秦平滿頭是汗,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老陳頭跟他說過,每一次大境界的提升,都會伴隨著一個大的劫難,隻要將這個劫難渡過去了,丹田就會得到了重塑,身體也會得到一次新生。

比如現在,秦平就感覺自己的經脈軟綿綿的,渾身的關節也疼痛異常,但是他不敢停下,因為一旦錯過了這個時期,不知道下一次的突破又會在什麼時候了!

轟隆隆……

隱藏在丹田之中的靈氣終於衝破了阻礙,將秦平的丹田衝破了又重新凝聚在一塊,瘋狂的將在身體裡四處流竄的靈氣重新捉回來,凝聚在一團。

不過不同於以往,靈氣在丹田的湧動,這一次的靈氣彙入丹田之後,就像是水流進入了大海,平靜無波,十分的寧靜。

秦平猛地睜開了雙眼,眼神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因為他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突破了!

若說築基期是一個水桶,不斷的加水就會感覺到水桶越來越慢,那麼現在的秦平體內,是有一個巨大的水缸,原本的一桶水倒進去,已經不會有特彆的感知了。

他從床上站起來,踱步到床邊,遠遠地朝著外麵看過去,哪怕是距離這邊上百米的地方,他依舊能夠看得十分清晰,連聲音也是清晰無比。

踏入辟穀期之後,秦平的變化不僅僅是如此,他現在已經是半仙之人,不必再跟正常人一般飲食用藥,就算是不吃不喝也無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