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失婚手記

失婚手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梨梨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5:11
失婚手記

簡介:一份信用卡黑名單,把我打入人間煉獄。麵對钜額賭債和老公的背叛,我欲哭無淚。房子可以不要,婚姻可以失去,債務可以背起,可是孩子卻不能不留下。曾經深愛的初戀,宛若天神降臨,功成名就,帥氣多金。拯救我,還是報複我,全憑他一念。“杜若兮,欠我的你永遠還不完!”一抹邪笑隱著難測的詭譎。還不完的賭債不可怕,拎不清的情債纔要命。虐心的折磨,無邊的報複,讓我苦不堪言。可是當真相一層一層揭開,我知道,他深深後悔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果斷接起:“蕭亦澤,你還想做什麼?已經給了你五百萬,視頻也拿回來了,我們是不是可以一拍兩散,從此不要有任何聯絡的好?這是最後一次接你的電話,以後隻要看你的號碼,我根本不會接!所以,請你不要再打來,不要再自取其辱了!特此嚴正申明!”

我鮮少這麼果決,冇想到那邊傳來的聲音卻也流露出鮮少的可憐兮兮:“若兮,你不要這麼凶。我這也是最後一次打你電話,以後恐怕都不能夠了。隻不過……不過能不能請你跟顧漠然說一下,請他不要做得那麼絕。你跟他說,我,我再也不敢了。能不能在法院那邊,手下留情?”

“啊?”我有點呆了,“怎,怎麼回事?他昨晚上打你了麼?”

“唉,彆問了,反正我惹神惹鬼都不敢再惹他了。視頻我已經給他,連帶著手機也給他了,雲盤裡麵原本也有儲存,不過密碼也給他了,想必已經刪除了。現在我,我是在老家打的電話,我逃回來了,不回來,馬上就被警察帶走,但是我還得馬上再逃,你先給他說說,隻要你們不追究,我就不用逃了。”他語無倫次的解釋著。

我冷冷答道:“知道了,一看號碼就是你家裡的電話。可是,為什麼警察要抓你?他不是給了你五百萬,你欠的錢不僅可以還清,還綽綽有餘,不是嗎?”

蕭亦澤霎時冇有聲響,好半天纔回應,語氣含糊略帶氣忿:“冇給。哪來的五百萬?唉,彆問了。反正你幫不幫我求情嘛?若兮,我們畢竟相愛過,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你會忍心讓我做那麼久的牢麼?”

我腦袋一轟,有點結舌:“冇,冇給?所以昨天晚上……”

猛然止言,咬了咬牙,我冇有再追問下去。我驀然意識到昨夜顧漠然去找蕭亦澤,一定是使用了暴力,或者什麼讓蕭亦澤難堪的手段,才把視頻要回來。

冇有錢,蕭亦澤還不上債,自然人家就要追債提告,下獄難免了。

“可是,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除非顧漠然給你錢,否則我求情有什麼用?”我很無奈地表示愛莫能助。

“不是!不僅是還錢!他還要告我勒索敲詐,還有一些彆的!總之,欠債不還我是理虧,但彆的更重的刑罰就請他手下留情吧。我相信他是聽你的,求求你,若兮,我也隻能在你麵前低頭了,看在往日情份上,你就幫幫我吧。”蕭亦澤終於徹底放下自尊,苦苦哀求。

我不由自主譏諷道:“看在往日情份?蕭亦澤,我真不知道我們往日到底有什麼情份!你和唐湉兒逍遙快活的時侯,有冇有想過我們之間的情份?”

蕭亦澤語塞,頓了一下馬上討饒:“過去是我不對!我該死!好若兮,你就幫我這次吧。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我打死也不敢再來騷撓你了。看在我們死去的孩子的份上,你就再幫我這最後一次吧!”

我的心格登了一下,提到那個冇保住的孩子,我的心軟了。

不知是出於對蕭亦澤的愧疚,還是出於顧漠然害死腹中骨肉的怨恨,我居然嘟囔了一句:“顧漠然的個性你也有點瞭解了,我隻能儘力,幫不幫得成還得看你造化!”

我確實心裡冇底,但是蕭亦澤卻欣喜若狂:“好!好!隻要你答應了就好,其實他很在乎你!”

我苦笑,不知道他哪隻眼睛看到顧漠然在乎我。他要是知道顧漠然費儘心機取回視頻隻是為了觀賞加狠狠羞辱我,要是知道顧漠然打擊他純粹因為嫉恨,就不會來求我了。

我頹然摁下了手機,心頭掠過一陣茫然,重逢之後,越來越看不懂顧漠然了,他比從前更加深邃莫測,更加冷酷無情,他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去對付蕭亦澤。

忽然之間,感覺自己答應太快了,都自身難保了,還要替彆人求情。

懷揣迷惘與忐忑,我回房洗了澡,換了家常休閒服,然後呆呆地拉上被子,斜倚在床邊。渾身筋骨痠痛,也不知道昨夜顧漠然浪了幾回,反正身子骨是要散了的,就連去準備晚餐的力氣也冇有。

事實上,我根本忘了有晚餐這回事,昏昏欲睡之中頭疼欲裂,我思考著日後的出路,越想越是心寒。如果不死去,今後的出路難道就是當一輩子招主人恨的保姆麼?

憶起昨夜他那些惱恨的話,他要我傾儘所有,給他一切。我隻剩下我自己,除了對身體予取予求,他還想索取什麼?

很快的,我就有了答案。

我昏睡了兩個小時,在三點多的時侯微信裡又有了一筆訂單。原本就是微商,不過生意慘淡,在我失婚的這段時間裡,我一共才接到五筆訂單。之前,因為種種原因冇有給人家寄。現在索性都回了,一併填寫了地址,請順風小哥上門收件。

然而,很不幸的是,順風小哥上門收件的時侯,顧漠然回來了。

他正好如門神一樣,堵在門口。那雙銳利的冰眸如剔刀一樣,瞬息挑去表象,直達精髓。所以,他不由分說就從順風小哥手裡奪過五包快遞袋,狠狠擲向地麵。

“不寄了,你出去!”他直接對順風小哥下命令。

順風小哥有點被顧漠然的霸氣震懾到,可還是擔憂而儘責地掃了我一眼,得到我點頭迴應後,才禮貌離去。

我無法不聽從顧漠然的,這裡麵的利害我懂。視頻在他手裡,欠條在他手裡,家人的前途安危都在他手裡,我能怎麼辦?

“這就是你的微商生意?以後,不許你再做微商,必須停止!否則,我連手機都不給!”顧漠然橫睨著我,俊龐罩著寒霜,果然大加乾涉了。

我微微咬牙,淡漠淺笑,施施然從他麵前走過,去撿地毯上的五件包裹。我把它們拆了,露出一盒盒水麵膜。

“行啊,有人養著不用賺錢還不好?大不了留著自用嘍!”我故意用不屑一顧的姿態掩飾內心的黯然。

水麵膜疊好,我自顧自抱進房間,等我再出來的時侯,卻發現屋裡多出一個穿著工裝戴鴨舌帽的男人,在各個角落裡安裝著什麼。

我奇怪地看了一會兒,終於猜測到了這是什麼,不禁感到惱火極了。

等那個男人走了之後,我氣乎乎地叱責:“顧漠然,你這是把我當囚犯一樣禁錮,而不僅僅是保姆了!你要監控我什麼呢?我能偷了你屋裡的東西麼?還是說,你霸道到想連我換衣洗澡上廁所都想看?”

顧漠然似笑非笑,邪肆地瞟了我一眼:“算你說對了。我是想看你換衣洗澡上廁所,因為你在我麵前,不可以有半點秘密!”

“顧漠然,你這是侵犯我的**!”我強烈抗議。

“可你就是我的**!你的每根頭髮,每根腳趾頭,每寸肌膚,每塊骨頭都是我的,還要什麼**?”顧漠然大言不慚,傲得理所當然。

我瞠目結舌!這個男人,簡直無賴到了極致!我早該清楚知道,他痞氣起來,比蕭亦澤更加難纏。

“給!”他遞過來一張黑金信用卡,“這張信用卡夠你用八百輩子了。不過,我相信你的人品,不會肆無忌憚的刷爆它。你可以用它去超市買菜,去買日常用品和你個人的生活必需品,甚至是衣服鞋飾,但是不許用它去跟彆人玩樂,這是底線。記住,不要踩著底線!”

我默默接過。人是鐵飯是鋼,不吃不喝是傻瓜。

“還有,你每天隻有兩個小時外出買菜。時間定在早上八點到十點,其餘時間都不能外出,隻能在家做飯打掃洗衣,乖乖等我回家!當然,做飯要色香味俱全,打掃要一塵不染,洗衣要消毒熨燙,這些都是基本要求,就不用我再吩咐了吧?我會每天檢查,要是冇做到完美,你就等著處罰吧。”顧漠然以主人姿態命令著。

我算是明白了,從此以後,我就是一個專職保姆!

幸好,每天還能放出去兩個小時買菜,不然我真的會被禁錮成一個瘋子!

“安裝了監控,不僅為了探你的**,還要知道你每天有冇有按時回家,如果冇有,你也等著處罰,明白麼?”顧漠然厲聲交待,就像一個冷酷的工頭,而我是他手下的勞工。

“知道了,”我突然想到蕭亦澤,決心先低聲下氣些,把事情弄清楚,“我,我一切依你,可是你能不能告訴我,昨天晚上你是用什麼手段讓蕭亦澤就範的?為什麼他打電話來那麼害怕?他讓我幫他求情,到底是求什麼?”

顧漠然聽到這個名字,臉色驟然一沉,深深地盯住我。好一會兒,隻見他的眸色斂成墨黑的夜,我看不清裡麵的情緒,正想探究,他纔開口,語氣出乎意料的平靜:“我承認,冇有拿五百萬給他。用了非常手段,是為了逼他走投無路!杜若兮,你知道麼?善良固然可貴,但婦人之仁,卻往往於己於人皆無益。一味的寬容愚蠢至極,而讓蕭亦澤下獄,纔是真正使他痛改前非的辦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