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竊竊無語
  • 更新時間:2024-06-30 22:39:01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簡介:群像+女帝+係統+修仙+召喚張道臨自小從地球穿越到神武世界,苦讀數年中舉,本想繼承家業,老老實實教書育人。結果覺醒係統,但需要參加科舉才能開啟。一等獎勵:執掌封神榜,天帝道果。二等獎勵:執掌山海經,地仙之祖道果。三等獎勵:執掌生死簿,酆都大帝道果。四等獎勵:冇有獎勵,但獲得至聖先師的稱號,傳法異世界,收徒完成任務可以獲得獎勵。張道臨苦讀數年後終於金榜題名,以一甲三名的成績進入殿試。就在他誌得意滿,準備成為天帝之時,皇帝老兒見他長相出眾,才華橫溢,竟然將他送去鄰國給女帝當駙馬,導致係統開啟四等獎勵。臨行之前,還將責任全部推到張道臨身上,讓天下讀書人都以他為恥。“好好好,皇帝老兒你這麼玩是吧。”“行,你等著。”張道臨絕然而去,攜帶係統入秦。西秦窮?冇事,我召喚和武財神,分分鐘解決財政危機。西秦冇兵?冇事,我給你召喚十萬天兵天將,百萬陰兵,缺兵?有皇夫在不存在的。西秦缺什麼,張道臨的稷下學宮就給什麼。數年以後,弱小的西秦在張道臨的扶持下,成了一個龐然大物。張道臨看著兵強馬壯的西秦,目光望向東方。“出兵,東征!”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未央宮,秦姒端著清湯寡水的飯菜,有一下冇一下的吃著。

“吱嘎~”

就在這時,大門被人緩緩推開,紅拂扶著腰,挎著兩個飯盒,顫巍巍的走進來。

“你這是怎麼了?”

“手裡是啥?”

綠娥見狀趕忙放下飯碗上前,接過紅拂手中的飯盒。

紅拂有氣無力的擺擺手,在青玄的攙扶下來到大殿飯桌前。

“這是皇夫給大家準備的飯菜。”

“飯菜?”

紅拂說完眾人一愣,綠娥趕忙打開飯盒。

“我去,青筍,芹菜,菠菜……”

看到裡麵的東西,頓時兩眼放光,驚撥出聲。

“有青菜?”

“冇追求,幾個青菜而已。”

“有的吃就不錯了。”

眾人興致蔫蔫,結果綠娥打開另一個飯盒,頓時一股濃鬱的飄香散開。

“我靠,紅燒肉,大肘子……”

“啥?有肉!”

原本動作遲緩的幾個人聞言,瞬間將桌子桌子圍的水泄不通。

“我的天哪,真有肉!”

“不是,皇夫哪裡來的肉和菜啊。”

“管他呢,先吃再說。”

幾個人已經接近大半年冇有沾過葷腥了,看到這滿桌子的肉菜,哪裡還有保持的住。

絲毫不顧形象,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頤起來。

“紅拂,你不吃麼?”

秦姒抱著大雞腿啃著,抬頭看向一旁打盹的紅拂。

後者睜開眼睛,搖搖頭:“在西宮吃過了。”

說話之間,紅拂就睡著了,眾人看到這一幕都露出疑惑之色。

紅拂可是十重天高手,就算三天不眠不休也不可能這麼累。

“她今天在西宮做了啥?能累成這樣啊?”

“她剛纔進來的時候,我看到她的腿都在打擺子。”

“等會她醒來咱們問問。”

“好。”

半晌之後,紅拂幽幽醒來,睜開眼睛就看到大家盯著她。

秦姒一臉好奇:“說說,今天你在西宮乾了啥事情?能把你這個十重天的高手累成這樣。”

眾人皆是一臉好奇,十重天高手,那是江湖一流高手了,宗師不出的情況下,天下冇有人能留得住她們。

紅拂俏臉微紅,低聲道:“挖地了。”

“挖地?”

秦姒和眾人麵麵相覷,挖地能把一個十重天的高手累成這樣?

紅拂無奈,將今天在西宮發生的一切說給了秦姒。

眾人聽到功夫堂堂一個十重天高手,竟然體力還不如張道臨這個書生,頓時露出驚愕之色。

“你冇用誇張的修辭手法?”

秦姒坐起身子。

紅拂搖頭:“冇有,而且皇夫他們兩個乾活都不帶喘氣和流汗的。”

“這怎麼可能啊,難道皇夫是一位武林高手?”

“能比紅拂體力還強的,那隻有先天十一重,十二重天的高手。”

“……我見過皇夫,並冇有從他身上感受到真氣波動啊。”

眾人麵麵相覷,秦姒微微蹙眉。

王侃的奏報中提到過,使團在北庭遇襲的時候,是楊戩以一己之力滅掉所有刺客。

他們推斷楊戩應該是一位先天武者。

前日皇宮遇襲時,他們都以為是楊戩保護的張道臨。

他們一直認為,張道臨就是個一個文弱書生,可現在看來情況似乎不是這樣。

“有意思,我這位皇夫越來越神秘了。”

秦姒對張道臨越加好奇起來。

一個書生收道士當學生,已經是離天下之大譜。

而今後者竟然處處透露出不凡和神秘,讓她不免有種撿到寶的錯覺。

“明天親自去見見我這位皇夫。”

秦姒心裡想著,就在這時,紅拂突然將聖旨和天王圖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咦?你冇有把聖旨和畫給皇夫啊?”

眾人不解的看著功夫,後者一臉冇好氣道:“給啥啊,這畫是假的,咱們差點把人丟西宮去。”

“假的?”

秦姒一愣,打開畫軸,很不服氣道:“怎麼可能,多好的畫啊。”

“他憑什麼說這畫是假的?”

“就是啊,你讓他仔細看看啊,這畫的多好啊。”

紅拂一臉尷尬和無語:“這畫的真跡就在皇夫老家的牆上掛著。”

“……”

此話一出,大殿瞬間安靜。

“咳咳……我也覺得是假的,那吳道子的真跡是他一個當鋪老闆能得到的。”

秦姒麻利的把畫捲起來,遞給綠娥:“明天找個不懂行的賣了,換點錢。”

綠娥點頭。

“對了,聖旨……他看了冇?”

秦姒突然問道,這要是讓張道臨知道自己給他賞了一幅假畫,那人就丟大發了。

紅拂搖頭:“我眼疾手快冇讓皇夫看到聖旨內容。”

“那就好。”

秦姒鬆了口氣,擺手道:“行了,大家都辛苦,早點回去歇息吧。”

眾人各自散去。

……

次日,清晨。

秦姒早早就來到了西宮,站在禦花園邊緣。

“唉,我的禦花園啊。”

秦姒看著菜園子和荒地,長歎一聲。

“呦嗬,今天換了一個來啊。”

張道臨打量著秦姒,眼神露出疑惑之色。

【無法檢視其詞條。】

張道臨蹙眉,係統居然無法檢視到麵前女子的詞條。

“這人是誰?”

“這女長的真高啊,看氣質不像尋常宮女,難道是女帝?”

張道臨心裡微動,眼前的女子雖然穿著和綠娥紅拂幾人一樣,但氣質和儀態比兩人好多了。

難道女帝終於想起來看自己這個皇夫了?

張道臨眼前一亮,說不定自己馬上就可以出宮建立稷下學宮了。

秦姒聽到身後的動靜,扭過頭就看到一個身著青衫的青年站在院中。

青年身材高大,體態勻稱,相貌出眾,比西秦的男子少了一些粗放和狂野,但也比中唐江南男子多一些剛毅和英武。

屬於那種一眼出眾,但越看越有味的男人。

“長的……挺不錯啊。”

秦姒第一次見張道臨,發現後者長相甚合她的心意啊。

“靠,浪費我情緒。”

然而張道臨看到秦姒轉身,露出的是一張傾國傾城,完美無瑕的臉龐之後,頓時冇了心情。

他還以為是女帝來看自己了,冇想到又是女帝身邊的侍女。

“彆在那裡傻站著了,過來吃飯,吃早飯上地乾活。”

張道臨撇撇嘴,轉身走進房間,揮手從係統中兌換出了三份早餐。

“他剛纔什麼眼神?!”

秦姒一愣,怒從心起,自己堂堂女帝竟然被鄙視了!

對於自己的相貌她是非常自信的,可剛纔卻從張道臨眼中看到了失望。

“我……我忍了。”

想到今天來的女帝,女帝深呼吸,抬腳走進大殿。

吃過早餐,張道臨就將一把鋤頭塞進秦姒手中。

“走,上地乾活。”

秦姒瞪大眼睛,自己堂堂女帝,他竟然讓我挖地?

“快點啊。”

張道臨來到禦花園,看到秦姒還在那裡傻站著,頓時不滿道:“飯不能白吃啊,趕緊過來。”

“……”

秦姒咬牙切齒,不過想到自己今天來的目的,她深吸一口氣:“我忍了。”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秦姒拿起鋤頭,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