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夢想當鹹魚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22:51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簡介:【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伴隨這聲音,墨風收手,而季如歌卻趁勢追上,朝著他的腹部就是狠狠踹了一腳。

墨風騰空飛起,重重摔在管家的腳邊。

墨風捂著腹部,神色驚疑的看向季如歌:“你會武?”

季如歌冇搭理,而是看向管家。

這般行色匆匆的趕過來,隻怕冇好事。

微揚著下巴,示意管家快點說。

剛纔季如歌的那一手,驚住了管家。

對方壓迫十足的眼神看過來,他恍然反應過來,低下頭神色凝重:”回王妃,宮裡來人了,奴才瞧著對方來者不善。“

“來者不善?展開說說。”季如歌長腿一勾,示意管家說。

管家欲言又止:“王妃,眼下宮裡的人還在等著呢。”

“你都說對方來者不善,我何必要恭恭敬敬?他們不是在等嗎?那便等著,你先將大致情況與我說說。”剛穿越過來,兩眼瞎。

除了知道原身的渣爹後孃還有小綠茶的妹妹那一大家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外,原身能給自己透露的訊息很少太少了。

原身是渣爹原配所出,在幾乎熬瞎了眼睛賣繡品供他讀書,去參加科舉。可冇想到,他到京城考上狀元後,直接就來個翻臉無情。

與一個高官家小姐王八看綠豆,對上眼了。隱瞞了自己鄉下有妻的訊息,跟那位官家小姐成婚。

然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原配見他遲遲不回家鄉,毅然決然的變賣家產,來到京城,幾番打聽才知道夫君已經另娶她人。

為了前程,他逼迫原配從嫡妻變成妾,讓自己的女兒成為妾生的。原配也是個有骨氣的,她為了女兒,痛斥渣男的所作所為,然後撞死在門口的石獅子上,留下女兒離世。

麵對這樣的情況,渣男後母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可這件事到底讓渣男和後母名聲受損,所以這二人對原配所出的孩子怨恨的很。

將她打發到鄉下莊子,做最苦的活計,讓老嬤嬤盯著,過著連下人都不如的生活。

若不是不捨得讓自己的女兒季如蘭嫁給瑾王,他們還不會想起原身。

而原身在他們這些年來的折磨下,能知道的資訊少之又少。

是以,季如歌壓根就不知道瑾王是什麼人,在朝中的地位如何,朝廷又視他為什麼。

倒不如趁現在,從管家的嘴裡知道一些有用的訊息,好做準備。

管家意外的看了一眼季如歌,他也是聽到一些傳聞的。

季家這位小姐身世也是坎坷的,掛著嫡出小姐的名頭,實則連個丫鬟都不如。在季家的存在感很低,不受待見。季家對外宣稱她不學無術,腦袋空空,草包一個。

他們也請過先生,但對她都是搖頭,表示教不會。

如此,草包的名頭也就傳出來了。

對於季家將才名在外的季如蘭換成草包季如歌,管家是憤怒的。一個破落的門戶,也敢看不上他家王爺?

若不是不能誤了時辰,看他要不要打上門,找季家算賬。

可此時,宮裡那些人……

管家斂眉,低聲緩緩道來,將一些重要的資訊告訴這位瑾王妃。

憑直覺,眼前這位絕非是草包一個。

季如歌安靜的聽完後,腦子裡隻有一個字,完。

兩個字,完了。

特麼她剛穿過來,給了一個悲慘的身世也就罷了,眼下又要進入生死局。

這踏馬的,老天玩她呢?

讓她穿過來,是打算讓她在古代體驗一下砍頭快感嗎?

她抿著唇,臉色很差。

“依你看,這次王府會如何?”季如歌深吸一口氣,閉了閉眼睛之後,看向管家問道。

管家遲疑了一瞬,然後低著頭說:“依奴才所見……”他用春杏說了兩個字。

季如歌鬆了一口氣。

哦,不是直接砍頭還能接受。

雖說早死早逃生,萬一在這裡死了,回不去了呢?她豈不是徹底成了孤魂野鬼了?

那不行,現在還是先苟著吧。

“行,我知道了。你們先退下,我緩緩就過去、”季如歌讓管家和墨風先退下。

墨風起身捂著肚子,深深看了一眼,眼神帶著打探和戒備。

管家見狀,將人拖走。

看什麼看,都這個時候後,王爺被誰殺有什麼區彆?反正全都活不了。

與其擔心這新來的王妃會暗算王爺,不如想想待會如何應對那些人。

管家一邊走著,一邊搖頭歎氣。

唉,這天怕是要變了,瑾王府……難了。

隨著管家緊閉房門,季如歌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男人。隨後閃身來到屏風後麵,意念一動,自己就出現在一處廣袤的空間裡。

她這個空間如同超級商場,裡麵應有儘有。光是大型的生鮮超市就有三家,裡麵的東西琳琅滿目。

除此之外,衣食住行的東西都有。

就連商場裡開的那些火鍋店,西餐店等等各種美食店,裡麵的東西熱氣騰騰,散發著迷人的香味。

還有幾家戶外野營的裝備店,裡麵應有儘有。

除此之外,還有一家刀具,專門售賣中式武器的地方。

空間裡除了一個超級商場外,還有超大的倉庫。倉庫裡有自己這些年來做任務準備的熱武器,就差冇有核彈了。

裡麵全都是現代最新熱武器,都被她寶貝的收藏。

還有一個倉庫裝滿了各種中西藥。

而在這之外,外麵有連綿的山,還有清澈的泉水。

這個纔是自己的原本空間,一次意外鮮血滴落在胸口,意外開啟了空間。當時裡麵隻有幾座山,一口靈泉還有一個竹樓再無其他。

至於後麵超級商場,是她做任務的時候,從任務的目標卻不想目標人物手中的東西與自己意外認主,兩個空間融合,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想不到,這兩個空間也跟著自己來了。

那麼,自己能不能隔空取物呢?

想到做到,季如歌試試用意念操控隔空收取東西,稍後唇角勾起。

很好,這逆天功能還在,她很滿意。

那麼接下來,她開始期待了。

房門吱呀一聲從裡麵打開,還穿著嫁妝的季如歌從裡麵走了出來。

“走,去會會那些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