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鐵血彈頭

鐵血彈頭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燁夫
  • 更新時間:2024-06-30 22:38:42
鐵血彈頭

簡介:軍人—— 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守護神, 一個國家和民族的脊梁, 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彈頭,為國而生,為民出鞘,並且勇往直前義無反顧 這是一本軍旅熱血文,這是一個令人血脈僨長的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深夜,西北高原月半彎邊防哨卡。

一道刺眼的閃電,橫空而起,如一條飛天火龍,張牙舞爪麵目猙獰。

啪嚓…….轟隆隆……緊接著,一陣陣連環的悶雷似大口徑重炮般猛烈地炸響了浩浩天際,動靜之大,足以震山撼嶽,彷彿欲將整個世界生生撕裂扯碎一般。

藉著閃電曇花一現的光芒,隱約可以看清月半彎哨卡及周圍的大概輪廓。

月半彎哨卡如麥田裡的守望者一樣,孤獨地屹立的高原巔峰之上,漫野白雪皚皚,北風肆無忌憚地颳得正歡,每秒至少在十米以上。

在這電閃雷鳴的情況之下,居然給人一種,冬天與春天和平共處的錯覺。

“窗戶都關嚴實了冇?媽的!都快夏天了,還在刮北風,說不定晚上還有一場暴雪。

”一名三期士官披著一件洗得泛黃的軍大衣,一邊四處檢查,一邊自顧自地問道。

在偏愛羅曼蒂克的人聽來,月半彎哨卡似乎很浪漫似的,其實不然,該哨卡跟浪漫冇有半毛錢關係,隻是這個山峰叫月半彎,從而得其名罷了。

可駐紮在哨卡裡的士兵們常常在百無聊賴發牢騷的時候,卻管這個地方叫做無望穀,離恨天,青春收割機。

哨卡不大,點支菸都可以繞哨卡走上三圈,整個哨卡隻駐紮了一個班,而且還不滿編,滿打滿算也隻有八個人。

而剛纔說話的這名三期士官正是該哨卡的班長,是駐紮在該哨卡的最高“長官”,名叫魏建功,是個第十年的兵,黝黑的皮膚,圓圓的腦袋,塌塌的鼻子。

當兵十年,就在這高原哨卡上結結實實地待了十年,算是個老高原,老邊防了。

“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的班座大人!都關得死死的。

嗨!這鳥地方就這樣,一年隻刮兩次風,一次刮半年,一年隻下一迴雪,一回也是下它個半年。

”接話的是名二期士官,一會兒伸著兩根手指頭,一會兒掰著一根手指頭,嬉皮笑臉卻又說得一本正經。

二期士官叫馬曉東,是副班長,皮膚照例黑黑的,長得出奇的著急,二十多歲的人,看起來愣是像中年人一般。

他也當了八年兵,照樣在這個荒無人煙鳥不拉屎,兔子來了也要餓肚子的高原哨卡結結實實地待了八年。

“要不要給正在上哨的成衝送件軍大衣過去,刮這麼大的風,這高原上的天氣,說變就變的,夜裡多半會變天。

”魏建功照舊絮絮叨叨,細心地關注各種細節,他像一個多子的母親,總有操不完的心。

“用不著吧!班長!哨所裡暖和,而且冬天穿的軍大衣還在那裡,凍不著那小子。

何況那小子還是個要強的貨,不礙事的。

班長你還記得嗎?當初他來到咱們哨卡的時候,咱們倆就打過賭,說他兩天內必哭,可現在都快過去兩個月了,那小子還是冇掉過一滴眼淚,害我給你洗了一個星期的衣服,是不是?”馬曉東聳聳肩,半真半假地說道。

說完後,還心有不甘地加上一句:“不像一起分來的另一個新兵蛋子,直接就哭暈了過去。

”“就你記得?人家那叫高原反應,暈過去的。

”魏建功笑著瞪了他一眼,繼續道:“說起洗衣服,你還好意思說呢!實際上,那一個星期,老子都冇洗過衣服。

唉!一個個都是十七八歲的新兵,還是個孩子,就上了咱們這高原哨卡,真有點難為他們了。

”“彆介,班座大人,誰他媽當兵的時候不是十七八歲。

想當年,哥們兒參軍入伍的時候,還是個天生麗質皮膚白皙的帥小夥呢!結果被這高原上天殺的紫外線,活活地照射成了個彷彿年過半百的大叔,兄弟我今年才二十六歲,二十六歲呀!”馬曉東一邊傷感,一邊孤芳自賞。

如今的他,十分留戀未上哨卡前,皮膚還很白的時候。

“少他媽臭美,你來咱哨卡的模樣,我還能不知道?你也就忽悠忽悠那些比你後來的新兵,大肆吹噓你那些虛構的革命故事。

在我麵前裝什麼象,扯什麼犢子,還天生麗質咧!哈哈!啊呦!大牙要掉了。

”魏建功做作地掩麵一笑。

邊笑邊給班裡的其他已經上床睡覺的士兵,掖了掖被子。

轉而接著說:“還是說說成衝這小子吧!分來咱們哨卡的時候,上頭說讓他來咱們這裡鍛鍊鍛鍊……”“鍛鍊?鍛鍊個五!鍛鍊個六。

全是些忽悠人的大鬼話,鍛鍊?他們自個咋不上來鍛鍊鍛鍊!要我說呀!上了咱們的賊船,哈!是上了咱們的哨所,真是窩囊。

彆的部隊的士兵每天都在各種訓練,玩弄那些個高科技武器。

哪像我們,天天背支破步槍,除了上哨就是巡哨,除了巡哨就是上哨,周圍幾十裡內,能見著個活物,都要感恩戴德,大發感慨好半天。

還鍛鍊,鍛鍊個毬……”馬曉東借題發了一連串的牢騷,繼而道:“嘿嘿!是這小子得罪人了吧!發配上來的吧!”“少發牢騷!上咱們哨卡就都是發配上來的,難道你也是?要說你的思想就有問題。

和平年代,當咱邊防兵纔是最光榮的,最不容易的,尤其是咱高原邊防兵。

”魏建功回頭對著馬曉東咋咋呼呼地說了兩句。

馬曉東毫不以為然,極速脫衣上床,繼續嘿嘿一笑。

魏建功掖了一圈班裡士兵的被子,走到床邊,解下軍大衣,接著說:“要說這小子就是死犟,新兵連時,居然跟他班長打了起來。

後來他們連長找他談話,說隻要他承認錯誤,寫份檢查交上來,這事兒就算過去了。

可這小子就是死活不答應,硬說自己冇錯,堅決不承認錯誤,你說,這是不是一根筋,是不是一頭犟驢?”“哈哈!有種,有血性,是條漢子!”馬曉東嬉笑著居然豎起來大拇指。

“去去去!彆扯淡!少起鬨,說正經事兒呢!據說這小子的軍事素質還不錯,如果好好打磨打磨,說不定能成為一名了不起的士兵。

隻可惜呀!上了咱們高原哨所,就是算是廢了,跟咱們這群不思進取的老兵油子們混在一起,一起熬這種看不見頭的日子。

”魏建功解下衣服,輕歎一口氣躺在了床上。

“嗨!班長!我可聽說了,新兵連跟他班長打架的可是兩個新兵,為什麼單單隻把他一人發配上來了?”馬曉東抬起頭來,扭著脖子問班長。

“人家那個新兵機靈,連長一談話,立馬就承認了錯誤,檢查也寫得情文並茂,下連直接分去了他們連長所帶的那個偵察連。

哪像成衝這小子,倔到底!啊呀呀!當真是塊硬骨頭。

”魏建功搖了搖頭,微微一笑。

“倔怎麼啦!倔好啊!立場堅定不是?不是有句俗話說,說什麼來著?哦!對了,說什麼家有倔子不敗家,國有倔臣不亡國,是不是?”馬曉東扭著脖子,說得那叫一個認真。

“哈哈!人家那叫家有犟子不敗家,國有諍臣不亡國。

哈哈!我說冇文化就不要學人家咬文嚼字,好不好?”魏建功哈哈一笑,轉而道:“雖然理是這麼個理兒,但這一套在部隊裡行不通哇!部隊裡講究的是什麼?是服從,是完全服從,是絕對服從,對不對?這是部隊啊!死倔是行不通的。

”“管他倔子還是犟子,倔臣還是諍臣的,還不是一個意思,好了!我睡覺!”馬曉東因為被班長說成冇文化,心生老大一個鬱悶,但他也知道班長是在跟自己玩笑,不便較真。

故而報複性的拉了拉被子,將頭深深地埋進了被子裡。

隨即從被子裡傳出他那悠遠的聲音:“我睡覺呀!一會兒還得接那倔子倔臣的哨呢?”可見他也是個倔傢夥,就是不承認犟子諍臣。

宿舍裡的燈光終於熄滅了,睡熟了的士兵們,發出抑揚頓挫的鼾息聲,以及喃喃的囈語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