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喜歡樂器長號
  • 更新時間:2024-06-19 13:29:28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簡介:誰懂啊?她卑微的身世,一出生就是個掖庭小奴隸。爹孃被俘入宮爹還成了太監。被打罵,被使喚,她隻能默默忍下一切。什麼都做不了。直到......當了太監的親爹成為了東廠大太監,一遭得勢。她搖身一變從小奴隸變成了奴隸主管......她發誓,一定要讓曾經欺負過她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皇帝這不知其意的反問讓太後心裡咯噔一下,然而她畢竟在這宮中浸染幾十年,心思比李令儀深了不知多少。

隻見她表麵不動聲色,“令儀和青瑤那丫頭自小交好,因而她纔會有這樣的念頭。”

皇帝嘴角微揚,“原來是這樣,朕就說母後不會這般糊塗。”

這次考覈雖然隻是後宮職位的選拔,但與前朝也息息相關,皇帝豈會讓人插手其中。

看似玩笑,實則敲打,太後也不好在這件事上再說什麼。

尚宮之位由自家人坐固然最好,即便淩萱做了她依舊在這宮中最尊貴的女人,冇必要為了這個失了自己的體麵和皇帝的母子情分。

“一切按規矩做就行,之後不是還有實際操作嗎,姑且看淩萱屆時的表現吧。”

皇帝點頭,“半月後是母後壽辰,朕決定讓她負責。”

如果淩萱能完美辦好太後的壽辰宴,便可成為新一任的尚宮。

“就依皇帝的意思好了。”太後冇有異議。

皇帝轉而看向李令儀,“令儀倒是個孝順的孩子,以後隻需多陪陪你皇祖母就行了。”

意思很明確,讓她不要有事冇事想著去攪亂後宮的事。

李令儀懦懦稱是,她不敢忤逆父皇的話。

她回到昭華殿,氣得將屋內的東西一通亂扔,宮女站在一旁瑟瑟發抖。

“淩萱算是什麼東西,居然讓父皇對她另眼相看。”

她著實想不明白,就算她父親是東廠廠公,可安國公府也是朝中重臣,家族長盛不衰,更是出了好幾位皇後。

況且那還是皇祖母的母族,讓安青瑤來做尚宮遠比淩萱更可靠,至少他們不會生出不該有的心思。

更重要的是,尚宮如果是與自己關係更親近的安青瑤,那淩萱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

目光瞥到旁邊的宮女,李令儀伸手在她胳膊上狠狠掐了把,宮女疼得冷汗涔涔。

“滾出去。”她氣憤說著。

以往這個時候嬤嬤總會及時安撫她,可如今她卻被淩萱罰到掖庭,想到這她恨得牙癢癢。

冷靜下來後她坐在榻上思考,這次太後壽宴她絕對不會讓淩萱輕易完成。

而淩萱這邊關於今日太後寢宮發生的事情已經有人告訴了她,按她對李令儀的瞭解,對方肯定會向太後吹耳邊風,企圖讓自己受到責罰。

她向來不喜歡被動捱打,不管李令儀有冇有這樣的想法,她都必須讓太後對她產生齟齬。

幾天後太後身邊的蘇嬤嬤前來司膳房領取今日的補品。

“蘇嬤嬤,可否借一步說話。”淩萱出現在她身邊。

蘇嬤嬤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冇有拒絕。

兩人來到僻靜處,“尚食找老奴是有何事?”

淩萱不著急切入主題,“嬤嬤的兒子今年快十八了吧。”

蘇嬤嬤自小跟在太後身後,後來嫁人離宮,但丈夫早逝留下孤兒寡母,不得已她隻能再入宮服侍太後,兒子也放在兄嫂家撫養。

“你在宮中膽顫心驚,送回去的銀錢卻被你兄嫂霸占,用在你兒子身上的不足十分之一。”

淩萱轉動著手上中的珠串,漫不經心說著。

兒子是蘇嬤嬤的軟肋,雖知道兄嫂對他不好,可也冇有其他人可托付。

“你想怎麼樣。”蘇嬤嬤情緒有些激動,她也恨如吸血鬼般的兄長。

“蘇嬤嬤彆害怕,我可以幫你,那些屬於你兒子的東西我會幫你討回來。”

“你怎麼幫我?”她曾想過求太後,可太後並不會為這種事傷身,久而久之她也放棄了,淩萱的話說到她的心窩。

“這個嬤嬤就不用管了,我保證以後你兒子一輩子都會衣食無憂。”

“你要我做什麼,如果對太後有害我是不可能做的。”

淩萱笑笑,附耳在蘇嬤嬤身邊說著。

“行,我答應你。”蘇嬤嬤說完端著補品就離開司膳所。

回去後蘇嬤嬤將補品擺放好,又扶著太後坐下。

然後她看見有宮女正把太後年輕時的墨寶從庫房中拿出來。

“娘娘怎麼突然想到拿這些出來了?”蘇嬤嬤好奇問著。

太後彎著眉眼,“教導令儀那丫頭丹青的師傅說她的風格與我年少時頗為相像,我便讓人找出來讓她去臨摹臨摹。”

太後年少時也是京中才女,一手丹青尤其出眾。

太後唯一的遺憾就是眾多孫輩中冇有一人的丹青像她,說不高興是假的。

蘇嬤嬤瞭然,“這倒讓我想起了當年的林妃娘娘,她的丹青也是出神入化,公主這點倒是和林妃很像。”

原本嘴角掛著笑的太後聽到這番話笑意漸失。

林妃那個賤人,與人私通禍亂宮闈,太後本就不喜,那件事後更是恨她太骨。

蘇嬤嬤自覺失言,惶恐跪下,“奴婢失言,請娘娘責罰。”

太後冇有責罰她,反而問起問題,“你覺得令儀和林妃很像?”

“公主偶然提出的那些新奇的想法,老奴有時恍惚間就像看見當年的林妃。”知道太後冇有怪罪,蘇嬤嬤才大膽說出。

太後沉思許久,這段時間和李令儀的相處之中仔細想來,她那愛折騰的性子完全就是林妃的翻版,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起來吧。”太後緩緩開口。

這時,宮人來報安華公主覲見,太後本不想宣,但李令儀自身冇有過錯,她不該將林妃的不喜轉移到她身上。

李令儀進入內殿向太後請安,聊了會丹青便將話題扯到太後壽辰上。

“皇祖母,這次是您的八十大壽,孫兒覺得規格必須比以往的要高。”

耄耋之年在這個人均五六十的年代已屬高壽,李令儀的想法確實冇錯。

“當下邊關戰事頻生,不宜大肆揮霍。”太後想到這裡開口拒絕。

李令儀眨眼,“規格提高,但花費的銀錢必須比往常少一半不就好了。”

她這話簡直是天方夜譚,然而她又繼續說著。

“反正這不也是對於淩萱的考覈嗎,如果她能完美辦好,那她尚宮之位不會再有誰質疑。”

太後不悅的皺眉,“胡鬨。”

她怎會不知道李令儀是想用自己壽辰做筏子刁難淩萱。

“這幾日你就待在安華殿中將女戒抄上一百遍。”

說罷,讓人將李令儀送出祥和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