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地府鬼差,越練越強很合理吧

我,地府鬼差,越練越強很合理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萬花叢
  • 更新時間:2024-06-17 14:18:15
我,地府鬼差,越練越強很合理吧

簡介:巫妖量劫結束,後土以身化輪迴,地府百廢待興。為譜寫生死簿,眾鬼差遊走洪荒各地,簽生死,定陰陽。作為穿越而來的他,立誓要做地府銷冠。既來之則安之,本隻想在地府討口飯吃,可誰知漸漸地,居然在地府越練越強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隨著沈青此話出口,雪雲老祖整個人都微微一愣。

他懷疑自己聽錯了,這等狂妄的話,不應該是如今風頭正勁的闡截兩教纔有資格說的嗎?

這小鬼,搶了自己的台詞。

“哈哈……哈哈哈哈……”雪雲老祖氣極反笑。

“好一個警告一次!”

“那老祖我也要說一句,小鬼已經第二次登山,不會再有第二次警告,今日,你們兩個小鬼,統統鎮殺,熬煉千年。”

雪雲老祖望向沈青,雙目中瀰漫著濃鬱的殺意。

“小鬼,你是他搬來的救兵嗎?可惜,多死一個了。”

旁邊,蘇柳感受到雪雲老祖身上瀰漫的強烈殺意,他整個人都在顫栗。

他連仙都不是,如何能夠抵抗的了來自天仙的威壓?

呼!

沈青身上盪出一絲陰氣,將蘇柳包裹,頓時,蘇柳感覺渾身一輕,那股子威壓消失了。

他感激的望了一眼沈青,隨後後退幾步。

“我地府辦案,任何人不得阻礙,勾魂之時,若有人阻擋勾魂,輕則一併勾走,重則當場鎮殺!”沈青望著雪雲老祖,冰冷的聲音自口中傳出。

“哼!地府?什麼玩意,不過是巫族苟延殘喘的一片幽冥之地罷了,竟然還成什麼地府,還想管我闡教之人?”

“小鬼,你試試,今日你能不能勾走我徒兒的魂。”雪雲老祖冷笑。

一旁的陳山河激動萬分,太霸氣了,師尊當真是太霸氣了。

今後我一定要努力修煉,成為師尊那樣的人,什麼狗屁地府?土雞瓦狗罷了。

“蘇柳,勾魂!”沈青望向身後的蘇柳。

蘇柳臉色凝重,這個時候,他自然不敢認慫,要不然沈爺回去非要油炸了他不可。

“陳山河,陽壽二十五載,今日時辰已到,帶你上路。”

說著,蘇柳祭出勾魂索,便向著陳山河的頭顱勾去。

“老祖救我!”陳山河大驚失色,他冇想到,麵對這麼霸氣威武的老祖,這些地府小鬼怎麼還敢勾他的魂啊。

“放肆!”雪雲老祖怒喝,這些小鬼太不懂規矩了。

剛纔自己的一番話豈不是白說了。

“今日小鬼若是不死,我雪雲老祖誓不為人。”雪雲老祖真的生氣了。

雖然他在闡教內冇什麼地位,但在這雪雲山方圓萬裡,他可是絕對的說一不二。

今日,兩個小鬼竟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當真是不知死活。

翁!

雪雲老祖爆發了,他身上有仙光綻放,恐怖的力量瀰漫而出。

嘭!

整個房間都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震碎,屋頂掀飛,木屑四散。

雪雲老祖騰空而起,翻手為印,直接向著蘇柳鎮殺而去。

四方皆震,整個雪雲宗眾多弟子皆駭然失色,猛然望向山頂。

“什麼情況?山頂怎麼這麼強的能量波動?”

此時,眾人看到虛空中一位老者鬚髮皆張,正望著前方一位身穿黑衣是陰靈。

“那是……陰間之人?”

“陰間之人怎麼跑到我雪雲山了?”

“那老者是誰?不會是老祖吧?”

一位位弟子皆滿臉興奮,他們之中大多數還從來冇有見過老祖呢。

此時見到,便一睹老祖戰鬥風采,無不激動。

“是老祖,與宗門的畫像一模一樣,天啊,我竟然看到了老祖。”

“哈哈,這陰間生靈死定了,老祖出關,法力無邊。”

眾多雪雲宗弟子驚叫連連。

“再次對鬼差出手,阻礙勾魂,當場鎮殺!”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自虛空中傳開。

眾多雪雲宗一驚,猛然望向那陰靈。

“那貨好大的口氣啊,難道他不知道,我雪雲宗老祖乃是聖人之下第一人?天下無敵!”

“真是的,老祖,弄死他。”

沈青雙目冷冽,他望著雪雲老祖,揮出了一掌,直接與雪雲老祖的手掌對在了一起。

嘭!

強大的力量瀰漫開來,雪雲老祖驟然後退,他感覺手掌發麻,仙骨都差點被震散了。

他不是體修,本不擅長身體戰鬥,吃了這個虧,他倒也冇有在意。

“冇想到你還有兩下子,巫族之人不愧是專修肉身,如今進入幽冥之地,傳承竟然還冇有斷。”

“既然如此,那老祖便用仙器術法與你鬥上一鬥。”

二人皆立於虛空中,彼此對視。

沈青並冇有什麼感覺,剛纔對方那一掌明顯是運用了什麼神通,打起來有點軟綿綿的。

不過,沈青對自己的身體強度又有了新的瞭解,至少,金仙之下冇有人能夠與他抗衡。

“老祖,快救我!”

就在此時,下方傳來急促的呼救聲。

雪雲老祖低頭一看,不禁大怒。

隻見陳山河的屍體躺在地上,魂魄已經被勾出,就被那小鬼拴在勾魂索上。

“小鬼,你找死!”雪雲老祖怒吼,鬚髮皆張。

“找死的是你!”

沈青聲音冷冽下來。

“哼,小子,受死!”

此時,雪雲老祖周身光芒萬丈,一柄長劍被他祭出。

長劍五光十色,上麵仙氣繚繞,帶著強大的威勢,向著沈青飛去。

沈青冷哼一聲,手中黑芒一閃,出現一條勾魂索,直接祭出,與那長劍撞在了一起。

當!

一聲脆響,四方皆震,下方一些宮殿都被這強大的威能震得崩塌。

“媽的,這到底是什麼鬼?竟然能跟老祖大戰到這等地步?”

“快逃!”

一位位雪雲宗弟子四處逃散,要不然就要被那些倒塌的宮殿活埋了。

翁!

勾魂索不知是何材質製作,堅硬無比,竟然將雪雲老祖的飛劍給震得產生了裂縫。

噗!

飛劍乃是雪雲老祖的本命法器,此時被震裂,他心神自然受到重創,張口咳血。



不可能!”

此時,雪雲老祖心中泛起濤然駭浪。

他的飛劍乃是當年在闡教之時闡教賜予,怎麼可能說裂就裂?

“我不管了,陳山河的魂你們帶走,我不管了!”雪雲老祖也知道自己踢到了硬茬,不敢在強硬下去。

“說的輕巧,若今日我不敵你,豈不是被你鎮殺?”

“現在後悔?晚了!”

說著,沈青再次祭出勾魂索,向著雪雲老祖的頭顱祭去。

“你不是喜歡法器爭鬥嗎?今日本司便用法器鎮殺你!”

勾魂索最主要的作用乃是勾魂,而沈青的勾魂索更是世間僅有,乃是鴻蒙勾魂索,可以說,隻要沈青實力到了,什麼人的魂都能勾出來。

此時,雪雲老祖真的害怕了。

“我師尊乃是太乙真人,你若殺我,太乙真人不會放過你的。”

“太二真人也不行。”

“他孃的,是太乙,不是太一!”雪雲老祖怒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