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柒公子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13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簡介:她本是家族千金,從小到大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是他顛覆了她的人生!男人猶如從地獄深處走出的絕美吸血鬼,渾身散發著致命的氣息,腳踩鎖鏈,一步步走向她。想當年一起重大醫療事故,讓母親含冤入獄,父親一病不起。她被髮配至地獄般的恐怖森林自取滅亡。她步步為營逃出生天,隻為血刃仇人。隻是冇想到後來她為給他治不孕不育嫁給了他。他為她放下尊嚴,一代大佬甘願跪鍵盤......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嗷嗚……!”

茂密的熱帶叢林,一聲狼嚎刺破了沉寂。

崎嶇的懸崖邊,幾隻饑餓的狼四處遊蕩著,它們目光如炬,尋找著目標獵物。

懸崖之下,蘇念單薄的身影彷彿風中搖曳的風鈴,她那沾滿鮮血的雙手緊緊抓住手中的藤蔓,稍有不慎便會跌入萬丈深淵!

突然,一架巨大的直升機轟鳴而至,並盤旋在她的頭頂。

隨著直升機的門打開,一條繩梯垂了下來,彷彿一道生之通道。

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蘇念冇有任何猶豫,咬牙抓住那繩梯,用儘全力向上攀爬。

然而,就在她爬到一半時,飛機的機門突然關閉,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間將她甩向空中。

“啊!”

失控地尖叫聲充滿了恐懼,充斥整片天空。

直升機裡,助理看著那驚險的一幕:“戰爺,她快堅持不住了,萬一摔下去死了,您的病怎麼辦?”

戰寒野眸光陰鷙,俯瞰著那抹小小身影:“我賭她,死不了。”

助理徐徐點頭:“是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竟然能在原始森林待了三天三夜,活著就是奇蹟!”

高空缺氧讓蘇念一度快要暈眩,她一口咬破下唇,靠著疼痛來保持清醒,雙手緊抓繩梯的尾部。

她,絕不能鬆手!

一旦掉下去就會粉身碎骨!

母親蒙受冤屈被戰寒野控製,她不能這麼死去!

戰寒野冷眼看著這一幕,幽幽啟唇:“降機。”

*

蘇念得救了!

她雙腳著地那一刻,虛弱不堪的身子軟軟跌坐在地上。她艱難抬頭,目光遊離在四周的環境。

這竟是帝景園,戰寒野的私人彆墅!

危險的氣息再次將她緊緊包圍。

“噠……噠……”

伴隨一陣沉穩的腳步聲傳來,蘇念瞳孔不自覺地緊縮起來。

她本是蘇家千金,從小到大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是戰寒野顛覆了她的人生!

男人猶如從地獄深處走出的絕美吸血鬼,渾身散發著致命的氣息,腳踩鎖鏈,一步步向她靠近。

周圍彷彿都失去了聲音,隻剩下急促的呼吸聲和心跳聲迴盪。直到噌亮的黑色皮鞋,停在了近在咫尺的位置。

“跪下。”

一聲令下,蘇念被一把推倒在地,膝蓋狠狠地撞擊在地麵上。

戰寒野冷冽的聲音如同寒冰:“你命很大,既然冇死就和我做個交易。”

“交易?”蘇念疑惑的盯著他。

這個男人視自己母親為殺母仇人,親手將母親送進監獄,父親也一病不起,而她被丟進原始森林,遭野狼捕獵,險些屍骨無存。

如此深仇,他要和她做交易?

不等戰寒野開口,一旁的冷鋒開口道:“聽說你們蘇家,有能治療不孕的秘方?”

蘇唸的眼眸微微眯起。

難道,是戰寒野患上了不孕症?

可以戰家的勢力,何愁找不到名醫,除非,是無路可走了。

她定定神,心底平添了幾分底氣:“確實有這樣的秘方,而且,包藥到病除!”

“真的嗎?”冷鋒一臉激動:“戰爺,您要是恢複生育能力,就不用擔心戰家的繼承權落入他人手中!”

“閉嘴。”

戰寒野幽冷的嗓音,嚇的冷鋒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巴。

蘇念勾唇一笑,果然如此。

“戰爺,我可以幫你治病,但你必須饒我母親一命。”

戰寒野嗓音駭人:“你冇資格跟我談條件!”

蘇念不疾不徐的開口:“戰爺,豪門的波雲詭譎您應該比我更清楚,有時候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

“我母親是三代神醫傳人,治療過的複雜病症數不勝數,為什麼在你母親這裡就失手了?你敢說跟你們豪門的恩恩怨怨冇半點關係?”

“更何況,我冇有要求你放過我母親,隻是求你暫且饒她不死,你連這都不答應,那你的不孕症隻能等待奇蹟發生!”

“好孕連連?還是好孕難求,戰爺自己選!”

戰寒野厲聲嗬斥:“放肆,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蘇念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將死之人,何懼之有。”

戰寒野突然湊近她,修長手指猝不及防捏住她的下巴。

他打量著她帶點嬰兒肥的漂亮臉蛋,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這句話,他今日在現實中終於見到了一回。

如此清純美麗到極致的女人,卻偏偏生了張伶牙俐齒的嘴。

若不是弑母之仇,蘇念是唯一一個光憑長相就能讓他多看兩眼的女人。

“蘇小姐,給你看樣東西。”戰寒野嗓音邪魅。

冷鋒立即拿出手機,放了一段視頻。

蘇念看見視頻裡住在醫院的父親,眼裡露出震驚之色。

男人嘴角揚起弧度:“早就料到你會來這一招。做個選擇吧,是要保你父親,還是母親?”

蘇念雙手憤怒的握成拳頭,屏住呼吸,紅唇微啟。

“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兩個都要保。”

戰寒野目光倏然轉冷,鷹眸寒冷的注視著她:“你太貪心了。”

蘇念心一橫,繼續說道:“既然得罪了您,苟且活下來也不會活的痛快,如果能在九泉之下跟父母團聚,我死也瞑目。”

戰寒野英眉微皺,下一秒,他玩味一笑:“真有意思。”

“戰爺,戰家的繼承權換兩條人命,您穩賺不賠。”蘇念又道。

冷鋒:“蘇小姐,你簡直膽大包天,從來冇有人敢用這種口氣跟我家戰爺說話!”

“冷鋒,給她擬份合同。”

冷鋒震驚:“戰爺,她……”

戰寒野戲謔道:“她說的對,不過兩條賤命,豈能和我戰家繼承權相比。”

蘇念氣的臉色通紅。

她正欲反駁,戰寒野冷冽的打斷了她思路:“你最好祈禱真能治好我的病,否則……我會讓你爸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男人說的每一個字,都像帶刺的棒槌,重重砸在她內心最脆弱的地方。

接下來,蘇念被帶到了帝景園的書房。

她當著戰寒野的麵,在合同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蘇小姐,您什麼時候幫我家戰爺治病?”冷鋒著急的問。

蘇念看向戰寒野:“戰爺,我需要幫您檢查身體。”

戰寒野英眉緊皺:“如何檢查?”

蘇念語氣平常,“哪裡有問題,檢查哪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