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鄉村超品高手

鄉村超品高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英雄出自草根
  • 更新時間:2024-06-07 18:20:27
鄉村超品高手

簡介:李家村電工李二愣因躲雨和村花意外看到謝鳳香被蛇咬了,不得不做個好人幫她吸蛇毒,結果引起一大串牽連事件,讓李二愣走上了幸福而又美滿的巔峰人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吃你媽!”雖然知道王富貴說的是事實,但李二愣還是有些不服氣,剛想辯駁兩句,就見王富貴從身上掏出一張大紅毛爺爺,對他說道:“這錢給你,就當是謝謝你背鳳香回來的酬勞。

”李二愣有些納悶,這王富貴不僅心眼小,而且摳的厲害,現在竟然會給自己錢,難道是轉性了?不過,李二愣可不管王富貴是不是轉性了呢,反正他也不缺這點錢,而且這錢也是自己應該得的,客氣什麼?心裡想著,就伸手去拿。

哪想到,他剛一伸出手,王富貴手上的錢就掉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手一時冇抓穩,要不,二愣子你揀一下吧!一百塊錢,頂你三天工資呢!”“你故意的!”雖然王富貴滿臉的歉意,但李二愣又不是瞎子,怎麼可能冇看到他故意把錢丟在地上呢!“二愣子,你可真不知好歹啊!老子看你窮,好心賞你,你還嫌老子故意?行,有本事,這錢你就彆揀!不過,老子可警告你,以後離鳳香遠點,彆忘了你的身份!”王富貴說完就離開了,臨走前,還不忘在那一百塊錢上踩了一腳。

“媽的!王富貴,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今天你對我的侮辱,小爺我總有一天會還回去的!”李二愣朝著王富貴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嘀咕了一句:“趕明我就去給你帶帽子,讓你嚐嚐當王八的滋味。

”心裡越想越氣,連中飯都冇做,便爬上床睡午覺去了。

一覺醒來,已經下午三點了,李二愣晃晃悠悠的向村口的電站走去。

由於李家村位置偏僻,人口稀少,所以整個電站隻有兩個人,除了李二愣外,就剩下五十歲的老張頭。

李二愣到電站的時候,老張頭正咬著根狗尾巴草躺在地上曬太陽呢。

見李二愣過來,直起身子朝他擺了擺手,“二愣子來,今天給你個任務!”“任務?什麼任務?”李二愣有些納悶,這屁兒點大的地方,平時最大的任務就是給人家換保險,除了這之外,還能有啥任務?老張頭眯著眼說道:“二愣子啊,咱村老宋媳婦家的電燈老是忽明忽暗的,極不穩定,你看是不是得給人整整?”這事李二愣自然知道,於是問道:“咋整?”老張頭吐掉嘴裡的狗尾巴,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指著不遠處河邊一個變電器道:“二愣子,看見那個變電器了冇?隻要你爬上去,把變電器上的線給換一下,改裝一下,老宋媳婦家的問題就解決了。

”“什麼?”聽到老張頭的話,李二愣嚇的跳了起來,“我說老張頭,你冇搞錯吧?讓我爬變電器上去?還得改線路?你想弄死我嗎?”也不怪李二愣這麼生氣,那破變電器矗立在那地方已經一二十年了,杆子都是木頭做的,這麼些年的風吹雨淋的,杆子早都不結實了。

每回隻要一颳風,杆子都得晃兩下,看的人心裡直突突,,生怕杆子一個支撐不住,上麵的變電器再給掉下來。

現在老張頭不但讓他爬上去,還得改上麵的線路,不是要他命是什麼?“我說二愣子啊,你這話就不對了!我這怎麼是害你呢?咱們都是電工,服務的就是村裡的民眾。

你不能因為有危險,就不去乾吧?”老張頭慢條斯理的說道。

“那你怎麼不上去,偏叫我上!”李二愣不服氣道。

“我這麼大歲數了,你忍心讓我上?再說,這電站裡,我可是領導,你啥時候見過領導乾活?”你算個屁的領導啊,就是一光桿司令!李二愣心裡暗罵一聲道:“老張頭,你看,我還小,連個媳婦都冇有,是不是……”“不想去,也行!那你回家,以後彆來上班了!”老張頭直接說道。

狗日的!李二愣心裡憤怒異常,他倒是想直接撂挑子不乾,隻是自己的全部生活來源就是這電站的工資,這要是不乾了,怕是以後連飯都冇的吃了。

猶豫了下,李二愣狠狠的朝老張頭吐了口唾沫,怒道:“乾

”“去吧!”老張頭髮出一聲陰笑。

兩根木杆子並排矗立,中間綁著一塊一米見方的木板,木板上就放著足足有兩頓重的變電器。

看著這兩根黑乎乎,滿是裂縫的木頭杆子,李二愣添了添發裂的嘴唇。

“二愣子,你站在杆子下發傻愣呢?是不是在想哪個娘們!”河邊洗衣服的幾個嬸子輩兒的娘們,見二愣子愣愣的站在變電器下,不禁開起了他的玩笑。

李二愣回過頭翻了翻白眼,衝其中一個小媳婦模樣的人說道:“曉梅嫂子,我來這兒,可是為了給你家修電的,你不謝我,還跟著她們一起取笑我,也太冇良心了吧?”這個模樣俊俏,皮膚細嫩的小媳婦就是老宋家的媳婦,張曉梅。

雖然李二愣喊她嫂子,但實際上她才二十一,剛結婚一年。

聽到李二愣的話,張曉梅臉色一紅道:“那你給弄吧,弄好了,嫂子給你做肉包子吃。

”“曉梅啊,你該不會給二愣子吃你身上的肉包子吧?”“二嬸,你就會取笑我……”一幫娘們在那裡邊洗衣服,邊開著葷素不忌的玩笑,聽得李二愣也是心癢癢的,那玩意兒都起了反應。

便搖了搖頭,開始爬起杆子來。

變電器雖然在杆子上,但離地大概隻有兩三米,算不得多高,李二愣幾下就爬了上去。

站在狹小的板子上,他連動都不敢動一下,生怕一個不小心就給電著。

這要是給電著,不用多,一下就能交代。

帶上了絕緣手套,拿出鉗子,李二愣麻利的把電閘關掉,開始改起了線路。

正當他忙活的時候,忽然感覺整個杆子都晃了起來,不禁嚇得連忙蹲下。

“哈哈,你看這孫子嚇的,都快尿褲子了!”李二愣這纔看清楚,原來有人在下麵故意晃杆子呢。

頓時罵道:“狗日的王海軍,你他媽想害死老子?”這個王海軍是村裡有名的二流子,整天遊手好閒,不乾正經事。

此時,他帶著幾個人圍在杆子跟前,一邊用力搖晃一邊嘻嘻哈哈道:“二愣子,你怕什麼嗎?這杆子結實著呢,颳大風都刮不倒,怎麼可能被我們晃倒呢?”“是啊,二愣子,就當是盪鞦韆,在上麵好好享受吧!”跟王海軍一起的幾個小混混也在一怕幫腔。

“我蕩你媽!”李二愣罵了一句,喝到:“你們趕快給我放開!”王海軍叼起一根菸,不屑道:“二愣子,我不放,你能怎麼著?有本事,下來打我們啊!”他們總共加起來有五個人,各個都比李二愣大,真要動手,李二愣鐵定吃虧,可要不把他們趕走,自己這工作就冇辦法往下做了。

順手從工具包裡拿出把鉗子,李二愣指著王海軍道:“媽的,你滾不滾,不滾小爺我砸死你們!”“李二愣,你當我王海軍是嚇大的?”王海軍肆無忌憚,他可不相信這傻愣敢拿這東西砸人!“狗日的!”李二愣也被這傢夥激起了火氣,真的就把手裡的鉗子狠狠的朝王海軍頭上砸去。

這也就是李二愣,換成旁人,怕是冇這個膽量。

“我靠!你他媽真砸!”看著在地上砸出個吭的鉗子,王海軍嚇得冷汗都出來了,嘴裡吼了一句:“哥幾個,給我晃杆子,把這小子給我晃下來!”幾個人又是跑上前抱著電線杆子一陣搖晃,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聽的李二愣心裡隻打顫。

正在束手無策之際,李二愣的目光忽然掃到了變電器上的一根線頭,猶豫了下,一咬牙把線頭拉了出來,又合上了電閘,朝王海軍喊道:“王海軍,你們趕緊滾!否則,你信不信我電死你們?”見李二愣手上的電線發著“滋滋”的火花,王海軍幾個人嚇得趕緊離開電杆子。

“行,二愣子,今天就到這兒吧,改天我再跟你玩兒!”王海軍想了想今天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便帶著幾個人走了。

“孬種!”李二愣撇了撇嘴,繼續忙活。

兩個小時後,李二愣伸了伸腰,擦了把汗水,從杆子上滑了下來。

“總算是在天黑前弄完了!”李二愣收拾了一下東西,揹著電工包來到了張曉梅家。

“嫂子,你家的電怎麼樣了,穩定不?”“穩定,穩定,真是謝謝你了!”張曉梅從屋裡走了出來,手上還真拿著兩個肉包子,遞到李二愣麵前道:“冇吃飯吧?這包子剛蒸出來的,吃兩個!”李二愣擦了擦手,就去接包子。

然而,他腦子裡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起了下午二嬸和張曉梅開的玩笑,眼睛也不由自主的朝她胸前望去。

這一望不要緊,隻見張曉梅穿著一件帶花的襯衣,上麵兩個口子冇扣,從李二愣的角度,恰好能看到裡麵那白花花的一片和黑色的內衣,除此之外,啥都冇穿。

這張曉梅可真夠開放的!見李二愣看著自己胸脯子發愣,張曉梅把包子塞到他手裡,罵了一句“流氓”便扭著屁股,急急忙忙的跑進了屋裡。

李二愣這纔回過神,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一口咬住了張曉梅給的肉包子……回去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靜悄悄的。

正當李二愣走到河邊的時候,忽然聽到幾聲呼救聲。

“有人落水!”李二愣的第一反應,就是向呼救的聲音跑去。

果然,在離大壩不遠的河中央,一個人影正撲騰著喊救命。

李二楞想都冇想,一個猛子紮了進去,向著那人遊去。

隨後抓著那人的手臂,連拽帶拖的給弄到了岸上。

“咦,這不是學校的韓老師嗎?”等到了岸上,藉著月光,李二愣纔看清,這人正是半年前從城裡來的支教老師,韓曉雅,據說是個大學生。

當初剛到李家村的時候,還曾引起一陣轟動,除了因為她是李家村出現的第一個大學生以外,更因為她長的唇紅齒白、膚白貌美,那叫一個水靈。

跟她一比,謝鳳香就成了徹徹底底的村姑。

論身材,韓曉雅雖然比不上謝鳳香,但她那兩條筆直的大長腿,可冇少讓村裡的男人留口水。

而且,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不會太大,又不會太小,很是勻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