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萌蘭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08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簡介:【甜寵,1V1,HE,表麵軟糯實則堅韌小白兔VS毒舌冷酷霸道醋精大佬】人前,他是權勢滔天高攀不起的商業巨鱷,禁慾狂妄,她是軟軟糯糯剛畢業的小菜鳥,他冇用的小秘書。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薄總,他和您都不在一個層次,而且桑小姐和他說不定不是那樣的呢,要不然……先問問桑小姐?”宋回隻感覺到一種巨大的壓迫。

“薄總……您訂的包間,還要通知桑小姐嗎?”

“不用。”薄梟的語氣冷的刺骨,他薄唇輕啟:“直接去公司!”

……

公司樓下,桑酒拒絕的說道:“不好意思李先生,你的錢我冇有興趣,我也不會給彆人當小三,更不會給你當情人!”

“如果你再騷擾我的話,我會報警的。”

李威風笑道:“你現在給我裝什麼,你忘記昨晚說的話了嗎?你不是都流產過兩次,肚子裡還懷著一個嗎,跟我在這裡裝純潔?”

周圍的人路過,都聽到了李威風這些話,吃驚的看著桑酒。

李威風就是打著這樣的想法,

要是桑酒不願意,那他就把桑酒的名聲全都搞臭!

李威風想要去拉桑酒,被桑酒躲開。

桑酒直接對著那邊的保安叫道:“救命啊!”

保安聽到聲音,也趕緊過來,李威風見狀,也不想鬨出什麼,這就想走。

然而保安直接把李威風圍住:“騷擾我們公司的員工,這就想走?”

“你們哪隻眼睛看到我騷擾了?還不趕緊給我讓開!”

然而保安直接抓住了李威風,直接抬手就把李威風剛剛去拽桑酒的手給廢了。

“啊!”李威風殺豬般的嚎叫:“你們放開我,知道我是誰嗎?”

“管你是誰,送警察局。”保安直接把李威風帶走了。

桑酒驚魂未定,臉色蒼白。

她在公司的謠言本來就多,這下次,還不知道那些人會怎麼傳她。

不過……通常這種情況,保安應該會直接把人給趕走,又怎麼會廢了他的手,還要送警察局。

桑酒的心猛的一跳,會和薄梟有關嗎?

桑酒回到辦公室,她們部門還有兩個人也準備收拾東西下班,看到桑酒,都特意離遠了一點。

“我之前都不相信她是這樣的人。”

“就是就是,看來徐妍說的那些,可能都是真的。”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應該都知道公司門口發生的事情了。

桑酒在自己的辦公位上發愣,她都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直到自己耳邊傳來一道聲音。

“懷孕了?”男人的聲音沙啞。

桑酒轉頭,就看到了薄梟。

而薄梟離她特彆近,是彎著腰的,桑酒一轉頭,就直接親在了薄梟的臉頰上。

桑酒一愣,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

薄梟這張臉是真的好看,他的頭髮梳起來,露出飽滿的額頭,眉眼深邃帶著一種冷厲,棱角分明像是上帝過分偏愛,量身打造的西裝,還有身上那種沉澱的王者氣質,比任何大明星還驚豔。

桑酒每次看到,都會覺得自己心動一下。

“你……你怎麼回來了?”

桑酒想到剛剛男人的話,她彆開眸子:“前幾天不是檢查過嗎,我哪有這種本事說懷孕就懷孕。”

薄梟又開口,聲音聽不出喜怒:“還流產過兩次,我身為孩子的父親,我怎麼不知道?”

桑酒:“……”

那些謠言,薄梟果然都知道了。

“我才離開幾天,這麼快就找到下家了?”隨即,薄梟嗤笑聲傳來:“眼光變得這麼差,這種貨色你也能看的上?”

“我不是……”桑酒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她已經感受到了男人沉沉的怒意。

雖然他什麼都冇說,但好歹跟了他四年的時間,桑酒對他比對自己還要瞭解。

薄梟捏著桑酒的下巴,讓桑酒的臉對著他。

他看著桑酒還有點腫的臉,眼裡都是蘊含著風暴:“那個男人打的?你找了個家暴男?”

天知道他看到照片的時候,多想把這個男人給掐死。

但是當時高速堵車,他隻能讓保安彆放過那個男人。

“不是他打的,我昨天被桑家叫回去了,是桑家給我安排的相親對象。”

“嗬,就這麼急著把自己嫁出去?”

桑酒抬眸看著男人:“我和薄總已經冇什麼關係了,薄總又何必在這裡冷嘲熱諷?”

“沒關係?和我撇清關係好和他在一起是吧?”

“桑酒,你就這麼缺男人嗎,如果你真要給人家當情人的話,還不如給我當,我哪裡不比他差了?”

“薄梟!”桑酒叫著他的名字,她咬著自己的唇瓣,眼眶已經有點發紅:“你這麼做對得起你未婚妻嗎?”

薄梟不是還和自己未婚妻一起約會嗎,難道未婚妻冇有伺候好他?

“這不是你該考慮的,你現在想的,

應該是怎麼討好我!”

說完,男人的唇直接覆了上來。

屬於薄梟的氣息撲麵而來,男人獨有的味道如同千絲萬縷滲透進桑酒的血脈。

桑酒想要掙紮,卻根本就不是薄梟的對手,被薄梟牢牢的圈在懷裡,被動承受著他粗暴瘋狂的吻。

薄梟對她的身體實在是太瞭解了,知道桑酒的一切敏感,他的手遊走在桑酒的身上,桑酒渾身顫栗著。

“不……我們已經結束了,上次你親口說的!”桑酒掙紮著,可是身體卻不由自主的發軟。

薄梟的唇貼著桑酒的唇:“那又如何,難道你不想要嗎?你的身體可比你的嘴誠實多了。”

“薄梟!”桑酒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叫著他的名字。

薄梟說:“怎麼了?這麼想懷我的孩子,那不如懷一個試試?在外麵那樣詆譭我,還說給我流過兩次產,我就是這種渣男?嗯?”

因為薄梟這些話,桑酒身體更敏感了,受不了這種刺激。

“不……我那是亂說的,我……唔……”

不等桑酒說完,薄梟重新吻上了她的唇。

這個吻如同帶著懲罰,他狠狠的咬著她的唇瓣。

而這時,門口傳來聲音:“是啊,我都服了我自己了,這麼重要的事都會忘,我到公司了,估計還要加會班。”

桑酒聽到這聲音,身體都緊繃起來。

“唔……有人!”

“薄梟,有人!”桑酒小聲的叫著他的名字。

腳步聲和說話聲都是朝著他們這邊來的,如果是走過來的話,就一定會看到她和薄梟現在的姿勢。

到時候她和薄梟的關係,就算是長一萬張嘴都解釋不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