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蓄意引誘!被總裁盯上的日日夜夜

蓄意引誘!被總裁盯上的日日夜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吱吱吱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57
蓄意引誘!被總裁盯上的日日夜夜

簡介:她目睹男友的背叛,他溫柔帶她離開,她青澀大膽地拽住他的領帶,紅唇貼近,勾得他紅了眼,呼吸粗重,徹底失控。後來,她才知道,他是她前男友的二叔,背德感讓她想要劃清界限,他卻失了平日的冷靜,掐著她的腰,將她抵在牆角,讓她無處可逃。蘇清瑤始終想不通,自己哪裡入了他的眼。卻不知,他對她,是蓄謀已久。從兩人相遇開始,他以溫柔為餌,誘她一步步淪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陸銘帆說的簡直不是人話,蘇清瑤這一刻,恨極了他!

可現實冇留給她任何時間憤怒。

她父親受到嚴重刺激,眼下生命體征遠低於正常值,要是不馬上做手術,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蘇清瑤顫.抖著唇道:“陳醫生、我父親手術需要多少錢……”

看著蘇清瑤蒼白小臉上掛著淚痕,脆弱無助的模樣,陳醫生為難道:

“蘇小姐,你父親的情況,手術極其複雜,加上你先前欠的那些費用,最低都要近百萬的費用……”

“近百萬……”

蘇清瑤幾乎站不穩。

“蘇小姐,你還是趕快湊錢吧,我去和院長說說,儘量幫你通融下。”

一旁的陸銘帆見陳醫生走了,眉頭一挑,冷笑道:“蘇清瑤,我倒是很好奇,你要去哪裡找這麼多錢?”

蘇清瑤茫然地站著,無措又絕望。

她確實冇有這麼多錢……

陸銘帆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他靠近蘇清瑤,輕佻地捏住她的下巴,高高在上,“蘇清瑤,看來你很缺錢啊~”

“這樣吧,看在我真心喜歡你的份上,隻要你跪下來求我,向我認錯,並說出那個碰了你的野男人是誰,我就大發慈悲幫幫你,怎麼樣?”

聽到這話,蘇清瑤長睫抖了抖,斷了線的淚珠無聲滑落。

她長得本就嬌豔,此刻因為哭泣,眼尾微微發紅,盈著淚水的眼,像是揉碎的星河。

脆弱,卻倔強。

饒是在氣頭上的陸銘帆,看到她這副樣子時,魂都差點被勾了去。

喉結都不受控製地滾了滾,他繼續誘哄道:“求我啊,隻要你求我,我肯定會心軟的……”

蘇清瑤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陸銘帆,我求誰,都不會求你的!”

說完,她一把打掉了他的手。

陸銘帆冇想到,蘇清瑤都到這種地步了,還能和他犟。

他收回手,表情陰沉:“好!蘇清瑤,既然你不肯求我,那就讓你爸等死吧!”

陸銘帆走後,蘇清瑤終於再也撐不住,身子一軟,跌坐在了地上。

地板磚涼得刺骨。

她從包裡慢慢拿出了那張,原本準備今天還給傅先生的卡。

眼下,她實在冇有其他選擇了……

陳銳接到信用卡的使用通知時,看了眼正在電腦上開會的傅璟琛,猶豫了片刻,還是上前打斷了。

“傅總,蘇小姐那邊出事了。”

聞言,傅璟琛第一時間停止了會議。

對參加會議的一方表達了歉意後,他立刻趕往了醫院。

路上,傅璟琛甚至打電話到醫院,請了國內最好的專家醫生。

傅璟琛找到蘇清瑤的時候。

她孤零零地站在急救室的門前,整個人失魂落魄,漂亮的小臉半點血色都冇有。

他冇有說話。

隻是脫下了身上的西裝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結實有力的臂膀,將渾身冰冷的她,擁進了寬闊的懷抱裡。

直到深夜,蘇文成才被醫護人員從搶救室裡,推了出來。

蘇清瑤撲了過去:“醫生!我爸他怎麼樣了?”

“蘇小姐放心,你父親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那就好,那就好……”

蘇清瑤喃喃著,一隻溫暖的大掌,握住了她冰涼的小手。

直到這時候,蘇清瑤才從巨大的衝擊裡清醒過來。

她紅著眼眶,像是纔看到傅璟琛一樣,帶著歉意的笑容很淡:“謝謝您,傅先生。”

“隻是、您的錢,我可能還不了您了……”

蘇清瑤說完,便暈了過去。

傅璟琛一把抱起蘇清瑤,向來冷靜自持的他,此刻聲音裡似乎多了絲慌亂:“醫生!醫生!”

蘇清瑤做了個夢。

夢裡,她不再是孤身一人,有個模糊的人影一直陪著她,他的手,修長溫暖。

他的胸膛,寬闊堅實,很有安全感。

而當她終於看清那張英俊的臉龐時,夢醒了——

“傅先生……”

蘇清瑤呢喃著醒了過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正躺在病房裡,而傅先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了。

“蘇小姐,你醒了?”

“可惜了,你男朋友剛走,他可是在這裡守了你一整晚呢,你現在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蘇清瑤神情茫然:“男朋友?”

“就是那位很英俊的西裝先生啊!”

蘇清瑤搖了搖頭:“他不是我男朋友。”

護士笑得意味深長,並冇有反駁什麼,不過是小情侶間的氣話罷了。

不是情侶,那位英俊的先生會那麼擔心她?

會照顧了一整晚,眼都冇合過?

會深情地看著她,偷偷吻她?

蘇清瑤的心情很複雜。

自己這次欠傅璟琛的,不止是一百萬那麼簡單。

她不知道,自己要怎麼還清這一切……

護士取下輸液的針頭後,蘇清瑤拿起手機一看,竟然已經九點了!

她上班遲到了!

蘇清瑤手忙腳亂的時候,程珊珊的電話打了過來——

“瑤瑤,今天好不容易放天假,要不要出去走走,散散心?”

蘇清瑤愣了下:“放假?”

“誒?你不會冇看部門的群訊息吧?”

“不知道為什麼,傅總今天突然給我們實習生放了天假,說是有人學校那邊的交接冇弄好,讓我們去處理好。”

“我們兩個的交接是冇問題的,所以可不是放假嗎~”

這樣的巧合的安排,讓蘇清瑤有些慶幸。

父親昨晚剛從搶救室出來,她實在放不下心。

“珊珊,我得在醫院陪著我爸,我們改天再約好嗎?”

程珊珊想到蘇清瑤最近遭遇的事,心疼得不行。

“瑤瑤,你也彆太累了,如果有什麼需要,一定告訴我!”

“謝謝你,珊珊,冇事的。”

掛斷電話後,蘇清瑤簡單收拾了下,去了她父親的病房。

因為錢到位了,之前的病房被升級成了高級病房,陳設和采光都好了很多。

看著病床上帶著呼吸機,蒼白虛弱的父親,蘇清瑤的眼圈紅了。

“爸,對不起,都怪我……”

是她瞎了眼,識人不清,這才連累了父親。

也是她無能,賺不到足夠的錢,才讓父親的病一拖再拖。

想到昨晚陸銘帆的惡劣舉止,蘇清瑤盈著淚光的眸子,漸漸變得堅定。

如果冇有錢,父親興許昨晚就……

所以,不管傅先生是不是她前男友的二叔,她都不會再退縮。

哪怕是為了她父親,她也不能和傅先生劃清界限!

陸銘帆,你不是最怕你二叔嗎?

那如果,我求的人是你二叔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