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一睜眼,我被頂級大佬纏上了

一睜眼,我被頂級大佬纏上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桑榆未晚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4:11
一睜眼,我被頂級大佬纏上了

簡介:我穿越了,還穿越成了一個草包,被渣爹折磨。本來還想策劃一次複仇,結果四個寵妹狂魔直接包乾了,看著四個哥哥為我鞍前馬後,本公主就躺平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老太太,好像有人暈倒在門口了——”

蓉姨聽到聲音,立刻朝著門口望了過去。

“去看看,若是真暈倒了,叫醫生過來看看吧。”

蓉姨走到門口,看到倒在地上的少女。

連忙上前,將她扶起來。

南喬渾身滾燙,臉上都是不正常的紅,蓉姨見過無數噁心的招數,立刻意識到她被人算計了。

“老太太,是個年輕姑娘,被人算計了……”

薄老太太聽到這話,手一頓:“叫醫生。”

蓉姨立刻通知了醫生,醫生趕到,將南喬帶走。

……

薄氏財團。

“薄爺,老太太那邊傳來訊息,南小姐出現了。”

祁九推開門,低聲彙報。

薄擎洲啪的一聲合上了手裡的檔案,眼下閃過幾分厭惡。

“果然出現了!”

很好,看來他冇算錯,南喬和那些女人一樣,現在甚至利用到了奶奶身上!

既然如此,那就不必留情了!

“轉告南家,合作免談!”

南喬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找上奶奶,不過是因為想要拿到合作……

他,偏偏不想讓南喬如意!

與此同時,一輛黑車停在樓下,車門打開,注射瞭解藥的南琪緩緩下車。

“你好,我想見薄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

南琪麵色溫柔,實則綿裡藏針。

南喬居然敢跑,還敢給她灌藥,那就等著死無全屍!

片刻之後,南琪被送到了薄擎洲的辦公室。

南琪踏入辦公室那一刻,隻覺得背脊發冷。

她深吸一口氣,緩緩步入。

“找我,有事?”

低沉的男聲落下,裹挾著寒意。

南琪嚥了咽口水,緊張地抬頭:“薄爺,我是來告訴你關於南喬的訊息……”

關於南喬的?

薄擎洲眉心微蹙:“說。”

南琪以為薄擎洲還不知道南喬就是那晚的女人,深吸一口氣,拿出了一遝資料,遞給了祁九:“麻煩幫我轉交給薄爺。”

祁九接過資料,恭恭敬敬地遞給了薄擎洲。

“薄爺,我意外看到了您在黑市的通緝令,我是來給你提供證據的,南喬就是那晚的女人!”

南琪目光灼灼,盯著薄擎洲,腦子裡已經想象出南喬死無葬身之地的場景了!

薄擎洲翻開資料,掃了一眼,漆黑的眸子落在了南琪身上:

“你是南喬的妹妹,你把這些資料給我,知道意味著什麼嗎?”

南琪當然知道意味著什麼。

“薄爺,南喬毀了您的清白,就算她是我姐姐,我也不能包庇,我隻希望,薄爺不要因為這件事,遷怒南家。”

南琪扣住了掌心,眼前的男人高深莫測,她不敢耍心眼。

薄擎洲摩挲著資料,眼下閃過幾分譏誚。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南琪看到薄擎洲這麼平靜的模樣,心下有些不安。

按理說不應該啊,薄爺明明知道是南喬毀了他的清白,卻還能這麼理智?

她不敢多問,告辭離開。

她前腳剛走。

祁九看向了薄擎洲:“薄爺,根據調查,南喬當晚是被下藥的,如今看來,下藥的人應該是南琪。”

南琪手裡的資料太齊全了,很難讓人不懷疑。

薄擎洲眼眸幽深晦暗,無端端透出幾分威壓氣息,下一秒,他起身:“去醫院。”

薄氏財團門外。

南琪冇走,看到薄擎洲離開財團。

看來,薄爺隻是表麵冷靜。

實際上,現在迫不及待要去收拾南喬了!

想到這兒,南琪嘴角一勾,滿眼都是得意!

……

南喬昏昏沉沉之中,彷彿被一張密密麻麻的網包裹住了,呼吸一點點急促。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隻覺得渾身都是濕漉漉的,好像剛剛被人從水底撈出來一般!

她倏然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慈祥溫和的臉蛋。

“丫頭,你醒了?”

薄老太太看她醒過來了,臉上閃過一絲笑意。

南喬看到老太太的臉,愣了一下,這不是之前在馬路邊救下的老太太嗎?

她撐起身子,渾身痠軟,乏力。

“老太太,是您幫了我?”

薄老太太笑眯眯地點頭:“嗯,現在還難受嗎?”

南喬搖頭。

她冇想到,南琪會故技重施,若不是她及時掙脫了繩子,隻怕後果不堪設想!

想到這兒,南喬恨得牙癢癢,等她好起來,她一定要親自教南琪做人!

薄老太太冇來由地喜歡南喬,這丫頭長得乖巧,眉眼之間透著幾分清冷氣息,越發入得了她的眼。

她起身,給南喬倒了一杯水:“小丫頭,喝水。”

南喬接過水杯,俏生生地說了一句謝謝。

她嗓子乾得厲害,一杯水下肚,才勉強將那一股乾澀壓下去。

薄老太太滿眼都是南喬:“還要嗎?”

南喬搖頭:“不用了。”

她另一隻手上還打著點滴,但她冇時間了。

她想起南琪說過的話,那個瘋子要是真把事情捅到薄擎洲那兒去了,隻怕事情不好收場!

“老太太,謝謝您救了我,我還有事,先走了。”

南喬拔掉了點滴,拿過麵前按住了針眼,打算離開。

“小丫頭,你還冇痊癒,你彆著急走——”

薄老太太連忙阻止,南喬冇心思留在醫院。

她顧不得換衣服,穿上鞋子,打算離開。

卻不想護士推門而進,看到薄老太太,恭敬地點頭,看到南喬,有些詫異:“哎,你不是之前救了老太太的好心人嗎,你怎麼也在這兒?”

護士是之前接診老太太的那一位。

南喬入院的時候,她不在。

薄老太太聽到這話,立刻看向了南喬:“小丫頭,之前是你救了我?”

“是,老太太,之前是這位小姐把你送過來的。”護士附和道。

老太太立刻上前,拉住了南喬的手:“丫頭,原來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那你就更不能走了,你在這兒等著,我孫子馬上就到了,我一定要好好謝謝你!”

薄老太太一直都在找救了自己的人,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自然不會輕易讓南喬離開。

“老太太,我真的有事,我先走了,這些事情,咱們改天再說,好嗎?”

她不知道為什麼,冇來由地心慌!

門外,傳來了沉穩的腳步聲。

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了南喬的心尖上,她隻覺得背脊發冷。

一道頎長的身影緩緩步入,“南小姐有什麼事情要辦,不如和我談一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