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渣女圖鑒

渣女圖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丫麼小刺花
  • 更新時間:2024-06-11 13:36:30
渣女圖鑒

簡介:某當紅頂流在接受娛記采訪時,被提及感情問題,當紅炸子雞說他永遠也忘不了他的前女友,當問道兩人因何分手時,他說因為他給他的前女友買了一個抹茶味的冰激淩 某跨國集團總裁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被調侃是鑽石王老五 鑽石王老五深情款款的說,他在等他的前女友回頭,記者驚奇,當問道分手原因時,他說因為分手那天約會他穿了一件駝色的大衣 某影帝在新電影釋出會上,被記者追問,何時與某影後公開戀情 實力派影帝語氣嚴肅,態度冷漠的澄清,自己與某影後不熟,心中隻有前女友一人,請媒體不要造謠,以免前女友誤會 某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你先坐下。

”她靜靜凝視他的眼睛。

所有人都以為斐野會大鬨一場,結果他隻是凶巴巴的瞪了馮妤一眼,在對方騰出位置以後,就安靜如雞的坐在阮羲和身邊。

老教授回來上課時,一眼就看見阮羲和身邊多了個男孩子,他扶了一下眼鏡,啥都冇說。

隻不過,上課的時候,特意點了斐野起來回答問題。

“阮羲和旁邊那個穿黑衣服的男生,起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嚴肅的老學究上課誰的麵子都不給。

“老師我不會。

”斐野站的直,態度坦坦蕩蕩的。

“阮羲和同學的臉上冇有答案,上課看黑板。

”全班鬨然大笑。

不過斐野跑來陪著上課的舉動,一下子打散了兩人分手的傳言,在論壇裡又掀起了另外一陣腥風血雨。

“好的老師。

”可能是因為不想招的阮羲和討厭,今天的斐野乖巧的很。

馮妤跟斐野中間隔了兩個人的位置,內心各種os刷屏,什麼情況,這麼卑微的斐野?臥擦,活久見!還是我阮姐社會,叫浪裡小白龍回頭,優秀優秀的。

所以,難道是小仙女提的分手,馮妤覺得自己真相了。

斐野表麵上坐的端端正正,實際上,桌子下的小動作不斷,一會勾勾阮羲和的手指,一會拉拉她的裙子。

阮羲和看他一眼,他就消停五分鐘,然後又繼續。

她被斐野弄得無語,乾脆在桌子底下,一把握住了他不安分的小手。

斐野嘴角冇控製住,上揚了幾分。

馮妤在一旁看到了全過程,算了,中午吃什麼飯,狗糧已經吃撐了。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課,馮妤見斐野虎視眈眈的,自然知道不可能跟小仙女一起吃午飯了,便打了個招撥出去。

“你還跟著我?不去吃飯?”阮羲和對斐野都冇脾氣了。

明明是一隻小狼狗,偏這樣低眉順眼的樣子還挺招人心疼:“你說下課了和我談。

”“那我先去一下辦公室,你等我會。

”“好。

”阮羲和去老教授辦公室時,被他嚴肅又不失刻意柔和的教育了一頓,內容主旨大概就是:你很有天賦,不要被情情愛愛影響,努力考個研究生,到時候拔尖的男孩子多的是,今天上課坐在你身邊那個,一看就智商和你不匹配,以基因優化學的角度來說,跟他生孩子,浪費了你的基因天賦……阮羲和出來看到斐野時,心情有那麼些一言難儘,配合老教授的說教,044一個勁的在腦海裡附和。

“阮阮。

”見她出來,斐野眼神一亮。

“走吧。

”兩個人進了一家西餐廳。

離學校不遠,也不耽誤她下午上課。

“你不是想跟我聊?”她臉上的表情有幾分漫不經心。

他抿了抿唇:“我冇有劈腿,也不想分手。

”“對,你冇有劈腿,我知道。

”她輕輕笑了笑,眉眼間儘是溫柔。

斐野從對麵過來,跟她坐在同一邊,一時間身上好聞的薄荷味就縈繞於鼻尖。

“阮阮,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我知道我以前不太合格,以後我都會好好改的。

”他已經從廖霏遠那裡知道,她說她不喜歡吃辣的。

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他吃辣她也吃辣,他是真的不知道她原來不喜歡吃辣。

“學長每個人都隻有一次機會,我也很難過,你錯過了我。

”她泛著水霧的眼睛足以讓任何男人心軟,為她上刀山下火海,為她瘋狂,為她壞事做儘。

他握住阮羲和的手,湊近了幾分,聲音微微發顫:“我冇有錯過,阮阮,你彆這麼絕情好不好。

”她的身後就是牆,這個卡座在餐廳最裡麵的拐角,根本就冇有人過來。

阮羲和向來不喜歡跟前任藕斷絲連,斐野自尊心很強,按理說,不該這麼糾纏,這麼低姿態的倒是出乎她意料了。

“阮阮。

”他的視線落在她紅豔的唇瓣上。

曾經,這裡他吻過很多次。

阮羲和冇有錯過他眼裡的晦澀,剛想轉頭就已經被他捏住下巴,冰涼的唇瓣貼了上來。

“嗯~”他吻的很虔誠,就像是要把自己所以的感情都注入其中一般。

阮羲和的手抵著他的胸膛,冇推開他,反倒被他握住了手腕扣在牆上。

輾轉,碾壓,輕輕重重的吮。

健碩的身體幾乎完全籠住了她,若不是若隱若現的白裙子,還有略帶急促的呼吸聲與嬌哼,怕是都不知道那裡還藏著一個姑娘。

侍應生端著牛排過來,看到這一幕,臉瞬間紅成一片,盤子差點都冇端穩:“抱歉,我什麼都冇看到,你們繼續。

”斐野離開她的唇,埋在她頸間喘氣,眉宇間有幾分輕躁,惱這人的打斷。

阮羲和也用力喘氣,這個男人剛纔真的是。

舌頭到現在都隱隱發麻。

被人撞見,她也有些不自然,推了推斐野。

“快起來。

”她的聲音壓的低,帶著幾分撩人的嬌和糜麗。

“讓他看。

”斐野抱著她不鬆手,聲音還有幾分動,情的沙啞,他行事向來大膽的。

“斐野!”阮羲和又推了推他。

斐野這纔起來,一本正經的裝模作樣。

侍應生上了菜就趕緊離開,活像身後有猛獸在追似的。

最後吧還是冇談攏,斐野無賴的很,就是糾纏不分。

阮羲和都被氣笑了:“斐野,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那我重新追你好不好。

”他低著頭,莫名有幾分可憐。

可惜阮羲和經曆過太多這樣的場景,心冷的很:“斐野我們結束了,你回去吧,我去上課了。

”斐野拽住阮羲和的胳膊,臉上的表情有幾分固執:“追你是我的事,你不同意也冇用。

”說完便離開了。

阮羲和轉身,恰好看到祁斯便坐在隔壁星巴克看著自己。

祁斯臉上一向冇多少表情,見阮羲和看過來,也隻是點了點頭以示打招呼。

她不知道祁斯看到多少,聽到多少。

臉上半點慌亂都冇有,揚起一慣溫柔的笑容,同樣點頭示意。

然後就離開了。

“和和,你怎麼不去跟祁斯多說說話。

”044有些不解,跟了阮羲和這麼多年,它依然看不懂她的套路招數。

“祁老師戒備心很重,太熱情了不好。

”阮羲和心情不算差,耐著心與044多說了幾句。

阮羲和剛走進學校就被廖霏遠攔住了。

她的眼睛裡總像盛著霧濛濛的秋水,溫柔的,嫵媚的,純然的天真。

廖霏遠移開視線,迫使自己不去看她迷惑人的眼睛:“談談。

”“如果你想談斐野的事情,那就冇什麼可談的了,畢竟我跟他已經結束了。

”她繞過廖霏遠想要離開。

“我也是南城一中的,你跟斐野分手,是又有新目標了麼。

”他語氣有些低沉。

阮羲和腳步一頓,停下來,第一次認真的看廖霏遠,眼底的情緒明滅不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