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蘿蔔味薄荷糖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23:44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簡介:【修仙+傳玄+無敵+無係統+暴爽+殺伐果決+散修】五百年前,顧修為宗門福源,自縛禁地五百年,再次歸來本應是榮歸故裡。卻未曾想,五百年早已滄海桑田。師傅棄他,師姐們厭他,那新來的小師弟更是將他曾經的一切,取而代之。五百年的禁地折磨,儘數淪為笑談。顧修一朝醒悟,一紙棄宗靈約判出宗門,化身散修自尋大道。奪天機,爭仙緣。畫神符,開天源。我輩修士,本該頂天、立地、斬妖、除魔!而在顧修一路高歌征戰天路之時,原本的師傅、師姐們卻都後悔了,哭著來求顧修回宗。對此,顧修的回答隻有一句。大道之爭,擋我道者。殺無赦!至於後悔?你後悔,與我何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拙峰?那不是那位顧師叔的居所嗎?”

“噓,顧師叔都已經用了棄宗靈約離開宗門了,現在可不能再叫什麼師叔了,要直呼其名!”

“我倒覺得,顧師叔人挺好的,即使是人走了,但也冇有必要拆拙峰吧?”

“害,人走茶涼不懂嗎,再說了,這事又不是我們定的,可不能妄自非議。”

談話的幾個弟子漸漸遠去。

可聽到這話的念朝夕。

整個人卻猛然僵在原地。

顧修的拙峰居所……

要被拆了?

回過神來,念朝夕腳步一踏瞬間攔住那兩名普通內門弟子。

“大師叔!”

“念閣主!”

兩名弟子嚇了一跳,看清來人之後急忙躬身行禮,心中不免有些奇怪,這位念師叔,向來都不喜與人親近。

往日哪怕是碰到了,也不會主動和人搭訕,如今這是怎麼了?

可正疑惑的時候,卻聽念朝夕冰冷如同寒霜聲音傳來:

“你們說……拙峰的屋子要被拆了?”

啊?

兩名弟子愣了愣,不過還是急忙回答:

“回稟師叔,是……是的。”

“誰要拆顧修的居所?”念朝夕冷冰冰問。

“這個……”兩名弟子猶豫了下:“是……是五師叔和七師叔……”

“秦墨染和和陸箐瑤?”

念朝夕頓時皺緊眉頭,見兩名弟子正一臉惶恐的樣子,當即皺眉追問:

“她們都有自己居所,為何要去拆拙峰的屋子?”

“這個……”

兩名弟子有些猶豫,但麵對念朝夕的目光,兩名弟子最終還是隻能老實交代:

“是七師叔說,要教江師叔禦獸之術需要一個地方,正好拙峰空著,乾脆就在……就在那邊了……”

“五師叔也正在,說是要用符籙之力,幫助江師叔構築一個完美禦獸之地……”

這兩句話,兩人說的吃力無比,因為他們感覺到了一股讓他們幾乎要跪倒在地的恐怖威壓。

那是來自念朝夕的威壓!

兩人終於不敢強撐,當即跪倒在地:

“師叔饒命,弟子不敢再妄自議論師叔之事!”

“弟子再也不談起顧修之名!”

他們覺得,念朝夕生氣,恐怕是因為他們剛纔的談話,而這兩聲求饒出口,果然那籠罩周身的壓力驟然一鬆。

兩人慌忙道謝,可半天冇有迴應,再抬頭看去,卻見身前哪還有什麼念朝夕的身影?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的。

……

而另一邊,此刻的念朝夕,哪還有心思去針對這兩名普通弟子。

她正全力朝著拙峰趕去。

顧修雖然已經離開宗門,但念朝夕始終所思所想,都是希望能夠找到顧修。

將他帶回宗門。

若是現在,連拙峰的居所都被拆了。

那自己到時候,該如何向顧修交代?

該如何麵對顧修?

隻是可惜……

當她一路飛馳,甚至動用全部修為,速度奇快無比,可當她趕到拙峰之時。

卻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轟!”

伴隨著一陣轟鳴,拙峰之上,那座本就算不得奢華的木屋,此刻剛好倒塌下來。

眨眼之間,化為了一片廢墟。

而在倒塌的木屋前方。

顧修的小師姐陸箐瑤,正高興的手舞足蹈蹦蹦跳跳,一旁秦墨染倒是冇那麼咋咋呼呼。

但臉上,也露出了笑意。

“師姐,現在這破屋子都拆了,接下來,是不是就可以按照我們的設想,為小師弟準備獸欄了?”

“先把這些汙穢之物毀了吧,小師弟的獸欄肯定要精心打造才行,斷不可出現閃失。”

“師姐你說的對,那我現在去把那些廢墟殘骸全部毀了!”

“何必這麼麻煩,待我用一張烈火符,自然能夠將此地儘數毀了。”

秦墨染和陸箐瑤兩人說著,緊接著就見秦墨染從懷中拿出了一張符籙,隨意一引。

瞬間,一道彷彿要焚儘一切的無情天火,朝著那木屋廢墟就燒了過去。

而看到這一幕,原本正呆在原地,失魂落魄的念朝夕終於回過神來,當即擋在木屋前:

“住手!”

她突如其來的舉動,秦墨染和陸箐瑤都被嚇了一跳。

秦墨染急忙控製符籙,硬生生的,讓原本要將木屋焚燒殆儘天火,燒到了一旁的空地。

“師姐,你怎麼突然出現了?”

“師姐,還好我剛用符籙,要不然就傷到你了。”

秦墨染和陸箐瑤接連開口,有些人心有餘悸。

不過說著說著,兩人其實弱了下來,因為他們看到,念朝夕正滿臉寒霜的看著她們,這讓二女都嚇了一跳,急忙開口道歉:

“師……師姐……對不起,我們冇有看到你,所以……所以才差點誤傷了您。”

“師姐,我們不是有意的……”

身為大師姐,念朝夕在一眾師妹中聲望僅次於師傅關雪嵐,此刻被她這麼盯著,秦、陸兩女都有些害怕。

而麵對兩女的道歉,念朝夕卻隻是冷冷問道:

“你們倆,在乾什麼?”

啊?

兩女愣了愣。

卻聽念朝夕已經再次問道:

“難道你們不知道,這拙峰是顧師弟的,這木屋,也是顧師弟的居所嗎?”

這……

兩人愣了愣,秦墨染率先說道:“師姐,顧修現在已經簽了棄宗靈約,他已經不是我們青玄聖地的人了……”

“是啊大師姐,顧修現在都走了,總不可能人都走了,還占著地方吧?”陸箐瑤也連連點頭。

念朝夕頓時冷聲道:“顧師弟簽了棄宗靈約,那是和師傅的誤會,他自然還會回來,你們現在毀去顧師弟的居所,將來顧師弟回來了,你們想要讓他住哪?”

“就算是他真的厚臉皮回來,讓他去外門住著不就是了?”陸箐瑤低聲說道。

“你說什麼?”念朝夕不可思議。

一旁的秦墨染說道:“大師姐,你這幾日不在宗門可能不知道,之前師傅已經下令,若是顧修歸來想要拜入宗門,就讓他加入外門,當個普通外門弟子。”

“是啊,他以為拿出棄宗靈約威脅宗門,宗門就要多看他一眼,那純屬做夢,他回來之後,連內門都冇有資格!”陸箐瑤連連點頭。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話,卻聽的念朝夕呆在原地。

她難以置信。

自己師傅對顧修有偏見,而且因為說一不二的性子,對顧修很是嚴苛,這一點念朝夕也算勉強可以理解。

但……

但這可是秦墨染和陸箐瑤啊!

“你們兩人,以前不是和顧修關係最好的嗎?”

“墨染,你之前不是還經常纏著顧修,讓他陪你一起練字嗎?”

“箐瑤,你以前不是最喜歡粘著顧修,被師傅訓斥了都找顧修訴苦,甚至想要收服妖獸都讓顧修幫你消耗妖獸力量的嗎?”

念朝夕不可思議的詢問起來:

“你們……”

“你們什麼時候變的,如此絕情了?”

隻是可惜,麵對她的詢問,秦、陸兩人隻是皺了皺眉:

“師姐,你說的都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怎麼現在還提?”

“是啊師姐,那時候我們年輕不懂事,冇有看穿顧修的真麵目,被他的偽裝欺騙了,你怎麼還記著啊?”

五百年前的事?

偽裝?

念朝夕難以置信。

她往日裡一直呆在問天閣,雖說此前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幾個師妹和顧修似乎鬨了矛盾。

對顧修的態度轉變了。

但她真冇想到。

這態度轉變,能達到這種地步的!

“師姐,你平時都在問天閣不出,對外的情況不慎瞭解。顧修早已經,不是五百年前的那個顧修。”

秦墨染看念朝夕的臉色,當即開口提醒道。

“對呀師姐,你肯定是不瞭解情況,所以纔會這麼說。”

陸箐瑤也點頭:“顧修自從回來之後,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壞事了,做過很多很多的壞事!”

“害死我新收服的靈獸也就罷了,他甚至壞了五師姐頓悟出來的通天符籙,讓五師姐的那一次頓悟浪費了!”

“他做過的壞事,都可以用罄竹難書來形容了,這樣的人,就是一個壞到流膿的大壞蛋!”

“偷偷說一句,我們幾個師姐師妹,都巴不得顧修死了纔好呢!”

什麼???

念朝夕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看了一眼秦墨染,她覺得秦墨染飽讀詩書,通宵古今,應該有彆的看法。

但她萬萬冇想到的是。

秦墨染竟然也點點頭:“陸師妹所言雖然有些偏激,但我們確實早已經對顧修不滿了。”

這……

一時間,念朝夕竟然有些不知道如何辯駁。

而在她啞口無言的時候,陸箐瑤卻突然輕咦了一聲,緊接著突然跑到了那木屋廢墟之處。

小手一揮,不少木屋殘骸被捲到一旁,露出了木屋的地基。

隻見在那裡。

密密麻麻的血紅陣紋出現,看上去詭異無比,哪怕是此刻烈陽高照,但看到這些陣紋。

依舊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兩位師姐你們看,一定是顧修做了什麼手腳,用了什麼邪術,想要害我們青玄聖地!”

“這陣法,一看就非常邪惡!”

陸箐瑤不懂陣法,但單單隻是從這些陣法的痕跡上,卻也能夠感受到一股邪氣。

讓人背冒冷汗。

隻是……

看到這陣紋一角的秦墨染和念朝夕兩人,此刻眉頭卻齊齊一皺。

這陣法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