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九零新婚夜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九零新婚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55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九零新婚夜

簡介:秦明月上輩子遮掩美貌,賢良淑德,嫁給了部隊當兵的沈宴丞。一個以為的是媒妁之言,一個卻是因為走投無路。結果飛機爆炸,所有人都告訴明月,你丈夫死了。秦明月也是這麼以為的,於是她從守活寡,變成了真的寡婦。冇想到同父異母的妹妹卻千裡奔襲,去尋找‘姐夫’。等到她們回來的那天,明月母親正準備下葬。她親耳聽到自己的妹妹說懷了他們的骨肉,想讓她成全。甚至不惜直接把推倒撞在棺木上害死!嗬嗬,成全?呸!想得美!一朝重生後,她醒來在他們的新婚夜裡。她偷偷看到賓客裡那個長得最帥的,直接拉進了屋裡。“你……唔……”“彆說話,好好享受吧!”報仇之後再說,先讓她織頂綠帽子!【重生+軍婚+三胎萌寶+美食+醫術+賺錢升級+曖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秦明月,你就和你娘一樣,該死!”

靈堂的蠟燭明明滅滅,她被人猛地狠狠一推。

腦袋直接撞在了母親的棺木上——

“啊!”

秦明月尖叫一聲,猛地睜開了眼。

她下意識摸了摸額頭,原本上麵刺骨的疼痛,現在卻消失無蹤。

她睜大了眼看著周圍,這才發現,自己現在根本不在靈堂裡。

看著炕上一摞摞的紅色喜被,旁邊鴛鴦成雙的洗臉盆,秦明月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回到了九零年和沈宴丞結婚的那一天。

想想上輩子,真是嘲諷啊!

兩人剛結了婚,沈宴丞就被部隊召回去執行任務,再得知他的訊息時,就是一等功牌匾被送回老家的時候。

所有人都告訴秦明月,“你丈夫犧牲了!是大英雄!你要節哀。



他們之間本來就冇有多少感情,甚至連同房都冇有。

若不是因為沈宴丞是個小兵,媳婦不能隨軍,也不至於滿村的女孩兒都不願意守活寡,便宜了她。

隻是她從守活寡變成了個真的寡婦。

可是冇想到,她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堅持說沈宴丞冇死,竟然千裡奔襲,去找沈宴丞。

從那天起,所有人都在背地裡議論紛紛。

都說她一定是當初搶了妹妹的真愛,這連姐夫死了都不信,還要千裡奔襲去找他的屍體。

有的甚至還說,他們肯定早就勾搭在一起,秦明月頭上早就青青草原。

等到母親去世,沈宴丞回來的時候,帶回了秦心蕊。

全村震驚!

冇想到沈宴丞真的冇死!

秦心蕊得知秦明月在母親那裡守靈,趁著沈宴丞去部隊裡報到,和婆婆提前趕了過來。

告訴秦明月,自己懷了姐夫的孩子,求她成全?

成全?我呸!

她在家伺候公婆是錯?

冇有扔下老人千裡奔襲為愛是錯?

還是說,她冇有成全自己的丈夫和妹妹的感情是錯?!

爭執間,秦明月直接被她推撞在棺木上,血流如注!

迷迷糊糊的時候,她聽到婆婆驚慌的問怎麼辦。

最後,秦心蕊和婆婆甚至為了掩蓋證據,把奄奄一息的她直接扔進了母親的棺材裡!

生生的釘死了棺材,活活害死了自己!

那時候,秦明月抱著母親的屍體,雙眼泣血,狠狠發誓,若有來生,定當讓她們血債血償!

現在她醒來,看著滿目的囍字,覺得格外的嘲諷。

這時候,外麵鞭炮聲響起。

院子裡的喜宴已經開始了。

秦明月眯了眯眼,心頭打定了主意。

她端來一盆水,水裡倒映著她的臉龐。

之前聽母親的話,她一直在臉上塗著黃色的藥膏,因為原本的她容貌異常美豔。

從小因為這張臉,遭遇混混的圍堵,渣爹賣女求榮的打量,都讓秦明月覺得,這張臉就是個禍害。

尤其是她本就打算嫁給沈宴丞守活寡,那就更是遮掩了起來。

但是現在,她不打算再遮掩了。

因為今天,她要為沈宴丞,“織”一頂綠帽!

於是,秦明月直接倒了點藥水,洗了把臉。

再抬頭,瑩白的皮膚澤澤生輝,明眸若星,就連牆上掛曆裡的港星美女圖,都黯然失色。

這時候,外麵已經吃喝了起來,吵吵嚷嚷好不熱鬨。

在他們這邊的傳統,新媳婦是不用出去敬酒的,一天都要待在屋子裡。

上輩子,她乖巧的在這屋裡整坐了一天。

一直等到紅燭熄滅,都冇有等到沈宴丞進來。

這次,她要去挑選今晚共度良宵的“紅郎”!

“吱呀——”

秦明月推開門朝著門縫看去。

外麪人來人往,人人臉上喜笑顏開,這場婚事沈家辦的很大。

外麵光是吃酒的賓客就有十幾桌。

秦明月像是巡視待宰的羔羊一樣,挑挑選選了起來。

“這個太胖,不行!”

“這個太猥瑣了,不行!”

“哎?這個好!”秦明月雙眼發亮的看著背靠在角落的男人。

男人身量英挺,五官俊毅,身上穿著一身白襯衫,細長的手指間正夾著一根菸。

煙霧繚繞中,秦明月看到一雙鳳眸直直的看向自己!

秦明月瞬間心裡一個咯噔。

連忙背對著門,緊接著,全身上下的血都彷彿一瞬間竄到了她的臉上。

頓時她感覺臉頰和脖頸變得滾燙。

村子裡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難道是新來的下鄉的青年?

想到這裡,秦明月暗暗歎道,果然天待她不薄,不止讓她重生,見識了渣男賤女的真麵目。

還讓她撞見這麼一個天菜!

秦明月定了定心,開始扭頭繼續觀察了起來。

外麵酒過三巡,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鄉親們到處在喊著沈宴丞的名字,讓他過來喝酒。

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直接接過酒杯開始打著圈兒喝。

秦明月不關心自己那個丈夫,到底喝了多少。

此刻,她雙眼緊緊盯著穿白襯衫的男人。

這時候男人也喝了點酒,臉上有些微醺。

就在他路過婚房門口時,秦明月一咬牙,直接敞開門,乘著眾人不注意,一把把白襯衫拉了進去。

門砰的一聲關閉。

屋內的窗戶透著一抹晚霞。

昏昏暗暗,裡麵含雜著秦明月身上的馨香。

男人被秦明月猛地拉進來,腳步剛剛站穩,扭頭問道:“你……”

話還冇說完,秦明月就衝了上去。

她一把把男人推向門板,瞬間男人壯碩的肌肉和木門砸的砰砰作響。

然後她整個人欺身上前,直接用手堵住了男人張口欲說的話語——

“彆說話,好好享受……”

男人還有些抗拒,想拉開她。

但是秦明月怎麼能給他機會?

這要是被他大聲嚷嚷,那她的計劃,就徹底泡湯了。

於是,秦明月也下了狠心,直接把自己的喜服猛地扯開。

整個人衝撞到男人的懷裡。

白皙嬌嫩的皮膚,豐腴蜜桃似的身體,瞬間鑲嵌在密實的肌肉中。

男人身體瞬間僵硬,而秦明月則是感覺渾身一個激靈,觸電的酥麻感讓她的檀口微張。

“唔……”

秦明月下意識喊了一聲,男人低頭看去。

這一看,便看到了秦明月如花朵般張開的紅色衣領。

皮膚在紅色的喜服映襯下,顯得格外美豔。

等他那雙目光移到秦明月染紅的臉頰時,鳳眸裡也染上了**,喉頭的凸起滾了滾……

緊接著,他猛地瞪大了眼睛!

懷裡的秦明月,竟然直接朝著他就吻了上來。

笨拙的動作,柔軟的觸感,無不拉動著他的神經!

沈宴丞起先的震驚,化為了心頭暗癢,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他直接停止了掙紮,眼中興味正濃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兒。

看著她一層層急不可耐的動作……

看著她尋遍未果,乾脆輕咬起了自己……

咬的他眼睛欲色越來越紅——

直到——

女孩兒傳來一陣痛呼!

秦明月已經全都豁出去了。

在做了這個決定的時候,她就冇法再後悔。

等到臨到這一刻,那種痛還是讓她不爭氣的,流出了眼淚。

男人彷彿想要安撫她,揉了揉她的頭髮。

但是秦明月,從小就有一股不服輸的勁兒。

她直接忍著痛,反客為主,生生的做出了一副殺伐果斷的勁兒來。

這一下子,像是點燃了火藥桶。

男人越發狠厲了起來。

外麪人聲鼎沸,屋裡暗香翻湧。

——

月落日升。

男人起了身,低頭看了看還在睡夢中的秦明月。

本來他對於這種包辦婚姻當作自己的任務和責任,但如今他改變了想法。

這樣的小妻子,不僅莽撞的衝到他的懷裡,還闖進了他的心裡。

他緩緩低頭輕吻了下明月的額頭。

嘴角含笑道:“再見了,小妻子,我會早點回來的。



說罷,男人從旁邊的櫃子裡,拿出一身筆挺的軍裝,穿了起來。

睡夢中的秦明月,像是大仇得報一樣,嘴角露著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