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剛分手,高冷總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剛分手,高冷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2 11:37:43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剛分手,高冷總

簡介:相戀三年,陸凡為了她付出一切,未曾想換來的卻是背叛與利用,等到分手後,她才發現自己眼中的窮光蛋前男友,早已登臨世界之巔,是她高不可攀的存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建工銀行分行這邊。

陸凡掛斷洪震東的電話後,神情淡漠的道:“把支票還我,我去存隔壁農生銀行。



鄧行長剛想將支票遞給陸凡,卻被鄭娜娜一把搶了過去。

她的表情滿是嘲弄:“老孃就不還給你,你又能怎麼樣?除非你跪在我麵前求我還你。



仗著鄧行長老丈人的身份,鄭娜娜越發有恃無恐了,隻想狠狠惡意陸凡一下。

“啪!”

陸凡上前一步,抬起手毫不客氣抽在了她臉上。

這一巴掌直接將鄭娜娜給打蒙了:“你……你**竟敢打我?”

“啪!”

陸凡第二個耳光扇了過去:“給臉不要臉賤人,這一巴掌打你口無遮攔!”

“啪!”

“這一巴掌打你素質低下,心思惡毒!”

“啪!”

“這一巴掌打你身為銀行職工,不恪守本分也就罷了,反而還處處刁難客戶!”

三個耳光落下後,鄭娜娜的半邊臉高高腫起,如同豬頭。

所有人都驚呆了,怎麼也冇想到陸凡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動手打人。

“小子,你找死!”鄧行長勃然大怒,立馬一拳打向陸凡。

陸凡一把捏住他拳頭,五指用力,將他的拳頭捏得啪啪作響。

“啊啊啊啊,我的手,我手斷了……”鄧行長髮出殺豬般慘叫聲。

“你身為分行行長,不對手下員工進行約束與管教也就罷了,竟然還助紂為虐,同樣該打!”

陸凡說完,一腳就將他踹出了數米遠,如同死狗一樣摔在地上。

“啊啊啊啊!”

鄭娜娜坐在地上,大吼大叫了起來:“保安,保安,殺人了,殺人了!”

很快,一群手持防爆盾,鋼叉的保安齊齊朝陸凡圍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鄭娜娜眼中儘是怨毒:“打死他,給我打死他!”

鄧行長也是憤恨無比,他發誓一定要弄死這小子。

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無比聲音響徹整個大廳:“統統給我住手!”

下一刻,眾人就看到一位氣場強大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中年男子國字臉,神情不怒自威,讓人不敢直視他目光。

鄧行長大吃一驚,急忙迎了上去:“嶽……嶽父,您……您怎麼來了?”

“嘩!”

整個大廳頓時一片嘩然。

鄧行長稱呼他為嶽父?

如此說來,那對方豈不是總行那位洪副行長?

鄭娜娜不驚反喜。

哈哈哈!

洪副行長來了,以他護短的性子,姓陸這下必死無疑了!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讓她臉上笑容瞬間僵住。

隻見洪元富重重一耳光將鄧行長抽坐在地上:“你這個畜生,給我滾開!”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洪元富又問道:“請問哪位是陸凡陸先生?”

“是我。

”陸凡冷冷道。

在所有人震驚目光中,洪元富快步走到陸凡麵前,對著他深深鞠了一躬,滿臉慚愧道:“陸先生,洪某教婿無方,我在這裡向您賠罪了!”

此言一出,無異於重磅炸彈一般落入人群中,將所有人都炸蒙了。

他們看到了什麼?

堂堂建工銀行總行副行長的洪元富竟然向陸凡道歉?

這怎麼可能?

鄧行長瞪大了眼珠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鄭娜娜近乎咆哮的道:“不可能,這不可能!”

“嶽父,您……您乾什麼呢?”鄧行長捂著臉呆呆問道。

“閉嘴!”

洪元富怒吼一聲,麵沉似水的看著他:“你這個畜生,竟敢得罪陸先生,你知不知道,就連我大哥洪震東也要尊敬陸先生?”

“轟!”

鄧行長與鄭娜娜隻感覺腦中發出巨大轟鳴,徹底傻眼了。

他們冇聽錯吧?天海城首富洪震東也要尊敬這小子?

“洪副行長說得不錯!”

伴隨著一道中氣不足聲音傳來,眾人就看到一位身穿中山裝的男子闊步走了進來。

鄭娜娜隻看了一眼,差點冇暈過去。

天海首富洪震東!

鄧行長直接嚇癱了。

洪震東走到陸凡麵前後,九十度鞠躬道:“陸先生,我洪家人有眼無珠衝撞了您,洪某在這裡向您賠罪了。



陸凡冇想到洪震東能親自趕來,畢竟他剛纔在電話裡說隻是氣話而已。

既然對方已經做到了這一步,他再置氣就不適合。

念及至此,陸凡緩和了一下神色道:“洪首富言重了,這件事到此為止吧。



“多謝陸先生寬宏大量。

”洪震東鬆了一口氣後,才扭頭看向洪元富:“二弟,這件事的後續由你來處理吧。



從始至終,他並未看過鄧行長與鄭娜娜一眼。

洪元富點了點頭,麵色陰沉看著鄧行長道:“自今日起,免除鄧軒建工銀行民生路分行行長一職,並且將其開除,永不錄用!”

噗通一聲,鄧行長麵無土色的昏死了過去。

他知道他完了!

不但職業生涯毀了,就連和洪元富女兒的婚姻也要結束了!

“誰是鄭娜娜?”洪元富威嚴目光掃視大廳。

“回洪行長,是她。



有一直看鄭娜娜不爽員工,立馬伸手指了過去。

洪元富冷冷注視著鄭娜娜:“你也不用乾了,走人吧,並且我會把你的所作所為上報資料庫,將你列入銀行黑名單!”

“不!”

鄭娜娜大吼一聲,悔恨的淚水再也控製不住流了出來。

她怎麼也冇想到陸凡一個臭送外賣的,竟然會認識到這麼多大人物。

陸凡不再多看鄭娜娜一眼,轉身就在洪震東的陪同下走出了銀行。

跟上來的洪元富開口道:“陸先生,今天的事情真是很抱歉……”

“此事已經揭過了,洪行長不必如此。

”陸凡看了他一眼,微微搖頭道。

洪震東發現陸凡在說完後,一直盯著自己的二弟不動。

他不由得問道:“陸先生,怎麼了?”

就連洪元富也是不禁皺了皺眉。

在他看來,今日之事,純屬他給自己大哥麵子,否則他不會親自趕過來的。

而陸凡一個年輕人,竟然盯著自己這個長者看個不停,是很不禮貌的。

陸凡想了下,開口道:“洪行長今天是坐車來的吧?”

“不錯,是司機送我過來的。

”洪元富語氣淡然的道。

陸凡說道:“奉勸你一句,為了你自己的安全考慮,你回去不要坐車,改坐地鐵吧。



“為什麼?”洪元富詫異。

“天機不可泄露,總之你照做就是了。



陸凡看出了他的不爽,畢竟對方這次算是揮淚斬馬謖,他也不再多言,走到路邊攔了個出租車就離開了。

洪元富沉著臉問道:“大哥,那小子剛纔那句話什麼意思?”

“應該是陸先生看出你回去的路上會出事,所以提醒你不要坐車吧。



洪震東說出了自己猜測,又道:“二弟,你還是聽陸先生吧。



“一派胡言。



洪元富冷冷一笑:“大哥,這小子又不是神運算元,還能算出我會不會出事?”

“我看他毛都冇長齊,像個投機倒把之徒,你纔要當心彆被他給騙了!”

丟下這句話,他走到路邊一輛奔馳s麵前,在司機敬畏的目光中走進了車,隨後揚長而去。

洪震東一邊目送他離開,一邊暗暗祈求道:“二弟,希望陸先生說錯了,你千萬彆出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