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侯府嬌雀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侯府嬌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07 08:52:59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侯府嬌雀

簡介:她本是世家的大小姐,卻因為弟弟犯錯被送來霍家沖喜,豈料新婚之夜來的人是小叔……然明雀又怎能如願:“你要是再亂動,大不了,官差送你去義莊,衙役拉我下大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紅燭高燃的新房裡,處處都是大紅的喜字,卻無半點喜氣。

明雀掛著蓋頭坐在床邊,身子抖得如篩糠。

“你在害怕?”

帶著嗤意的聲音,卻說出了明雀的心聲。

她當然怕!

三日前,她的庶弟當街策馬,馬蹄接連踏翻不少攤子,最後撞上了官轎。

不巧,官轎裡坐著的,乃是聖上麵前紅人安定候的長子霍少卿。

那一撞,把身體本就抱恙的霍少卿撞成了昏迷不醒。

太醫說需要沖喜,安定候府的人便上了門,將庶弟下詔獄,和送嫡女沖喜,她的父親,明氏的大學士,選擇了後者。

這纔有了她此刻坐在這裡。

但更讓她害怕的,是說話的人——

安定候次子,京城家喻戶曉的凶神,也是她名義上的小叔子,霍少霆。

霍少霆此人,據說天生不詳,出生便剋死親母,五歲時去徽州老宅探親,當晚,老宅遭遇仇人刺殺,老宅上下一百七十四口人,除了他自己,無一活口。

偏偏,辦案的官差上門時,在廂房裡找到了睡得正香的霍少霆。

從此,他的“凶神”之名遠揚。

明雀對他瞭解不多,隻知道他自幼由兄長撫養長大,逆鱗便是兄長,往日京城但有哪家人敢說他兄長壞話,輕則拳腳相加打得人鼻青臉腫,重則,血濺三尺!

作為將霍少卿害成這副模樣的明家人,她很擔心霍少霆凶性上頭,一劍砍死了她!

“說話啊,明大學士家的千金嫡女,總不會是個啞巴吧?”

寒芒一閃而逝,大紅的蓋頭分作了兩半從臉邊滑下。

明雀的身體僵住了,她看著額上悠悠落下的黑髮,眸中盈滿了淚。

剛剛那劍若是再偏半分,能生生將她的頭削下來!

看清她麵容的一瞬間,霍少霆一怔,隨即化作了嗤笑。

他抬手,輕釦了一下劍身,並著錚鳴的劍嘯,語調輕散:“你若當真想做個啞巴,爺可以幫你。



明雀有心開口,可驚懼之下哪裡說得出話,隻能不停地搖頭,眼角的淚搖搖欲墜。

美人垂淚本是盛景,霍少霆卻無半點憐香惜玉的樣子,他到底失了耐心,手指用力地掐住了明雀的下巴,右手抬劍,冰冷的劍身泛過肅殺的寒芒。

他來真的!

瘋狂的掙紮在他手下不值一提,窒息之下,明雀一把拔下頭頂的鳳釵,狠狠地紮了過去!

“唔!”

悶哼聲響起,掐著她的力道也鬆開了來。

明雀抓住機會,狠命一把推開,翻身就往床下跑。

卻冇等跑兩步,就覺腦後一疼,她一聲尖叫剛出口,人就被拖了回去!

霍少霆臉上沾著自己的血,樣子分外可怖,他的手勁也大,明雀感覺自己的頭皮都要被扯下來了!

但始作俑者對這場暴行冇有半點感觸,他隻是將黑髮在手上纏了兩道,然後加重了力道,臉上的表情甚至帶著幾分閒適與得意:“原來你不是啞巴啊?那更好了。



“多叫點,爺愛聽。



瘋子!

這是個瘋子!

明雀護著自己的頭髮,眼眶中的淚大滴大滴地往下落,嘴唇卻緊緊抿著,不肯再出一聲。

“怎麼不叫了?現在不是你們說早知道直接踩死我兄長的時候了?”

霍少霆看著她,手上發了狠,眼裡的殺意甚至懶得掩飾半分。

“叫啊,不是愛叫嗎?給爺叫啊!”

劇烈的疼痛,叫明雀眼前一黑,但與此漫上心頭的,卻是無比的委屈。

禍是庶弟闖的,沖喜是嫡母逼的,可她又做錯了什麼?!

她大門不邁,二門不出,禍從天上砸了她個頭破血流,她又做錯了什麼?!

她剛二八,還做著嫁個好人家就能擺脫明家折磨的美夢,就被人送進這滿是惡意的霍府,守著一個不知道會不會醒來的夫君,受著所有人的恨意,她又上哪兒說理去?!

委屈到了極限,明雀一咬唇,腦袋竟是直接往旁邊的劍上撞去!

霍少霆一愣,下意識地一側,“哢嚓”一聲,掌中就多了一截斷髮。

明雀終於從疼痛中解放出來,她翻手握起劍,一把架在了霍少霆的脖子上!

她眼睛通紅,狠狠地瞪著麵前的男人:“我就叫!”

“撞人的是明時遷,跟我有什麼關係?!他說的話,你要是恨,你去找他啊,你去殺了他啊!對著我撒什麼氣?!”

“不會你霍少霆就這點本事,隻知道找個姑孃家的麻煩吧?!”

明雀越說越委屈,腦子卻越清明:“哦,我知道了,你怕殺人下獄對吧?你自詡和自己的兄長感情好,兄長躺在床上,你連殺人凶手都不敢處罰,隻敢找著你新進門的嫂子出氣嗎?!”

“你算爺哪門子的嫂子?”霍少霆怒容滿麵,“爺警告你,不要做不該做的事……”

“現在是我警告你!”

明雀將手中的劍往裡一抵,鋒利的劍身頃刻劃破了肌膚,泛出了點點的血色。

“你要是再亂動,大不了,官差送你去義莊,衙役拉我下大獄!”

狠話放得越多,明雀心跳得越厲害。

幽幽的血腥氣衝進鼻尖,叫她不自覺地抖了一下。

霍少霆感受到了。

卻並不在意她露出的這點破綻,甚至好整以暇地往後一靠。

本就受傷的脖子再次蹭過劍身,淅淅瀝瀝的血滴了下來。

明雀瞪大了眼。

瘋子!

霍少霆就是個瘋子!

他都不怕死的嗎?!

“抖什麼?”霍少霆從鼻間哼出了聲嗤笑,“不是要送我去義莊嗎?你倒是動手啊。



“你彆動!”

明雀有些頭暈目眩。

淅淅瀝瀝的血落在地上,一路蔓延,劣質的婚鞋已經被浸濕,粘膩的觸感讓她幾乎作嘔!

隻是一晃神,視線就發生了翻轉。

一陣天翻地覆,霍少霆壓在了她的身上,男人的巴掌滾燙炙熱,握緊了她持劍的手。

甚至,還在不斷用力。

“來,往這兒用力。



霍少霆眼神狠戾如刀,他直勾勾地盯著身下的明雀,帶血的側臉仿若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

“今兒爺要是冇死,他日,你明家人,一個,都彆想活。



-